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名门嫡妃

妾室(二)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1129 2014-08-25 13:54:15

  谢氏的头疼病又犯了,抬手揉了揉,就感觉一双细嫩的小手轻抚过自己的头,不轻不重的按着,谢氏心中一暖。

“…安礼公子不是说了吗,母亲的病需要养的,七分治三分养,母亲这几日才刚好,家里的事就不要再管了,交给晚晚,若是晚晚哪里做的不好,母亲再插手。”

婵衣温声劝着,母亲就是忧思太重,如今又强迫自己给父亲纳了一房良妾……

想必母亲心中那个勾破了袍子的少年,也在父亲的偏心之下,渐渐淡了颜色吧。

谢氏微笑着,拉拉她的小手,“母亲累了,想歇会儿。”

婵衣偏头,见到谢氏稀薄的笑容中满是疲惫,脸色苍白,心中越发的不安,张开小手抱着谢氏,“母亲,您还有大哥哥、二哥哥和我,您不要伤心…”

谢氏抚摸着她的头发,低声道:“母亲不伤心,母亲有你们三个就够了。”

婵衣被谢氏抱得紧紧的,忽然感觉后颈落进几滴温凉的水,一路顺着颈子流进了她的心里,婵衣心里苦闷的很,母亲还是放不下,可是父亲他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了,又是何苦为难自己。

……

回到兰馨苑,婵衣手中捏着已经绣好的缠枝梅花腰带,上面开的朵朵红梅漂亮的很,她的眼神穿过层层的梅花,落在了不知名的地方,怔了许久。

锦瑟进来的时候,就见到婵衣这副发呆的神色,忍不住心疼,老爷纳妾,太太心里难受,连带小姐心里也不好过。

锦瑟从食盒中取出杏仁羹放到婵衣面前,瓷碟交换间发出轻微的碰撞声音,婵衣回过神来,见到锦瑟,问了句:“你嫂子的伤势如何了?”

锦瑟恭敬的答道:“吃了药,养了这些天,已经结痂了,就是不能下床走路,每日在床上趴着难受的慌。”

婵衣点点头,“这样的伤需要多养着,一会你从库房支两支高丽参回去给她补补身子,让她不要急,等她伤好了就回兰馨苑来,还有这个月的月例等月底了你去支了给她送去。”

锦瑟忙跪下谢恩,自家嫂子受了伤在家养病,主子还能按例发放月钱,是她们的福气。

婵衣摆摆手让她起来,转头问锦屏:“颜姨娘那边可都安排妥当了?”

锦屏道:“小姐放心吧,就这几日的功夫,颜姨娘那边既然换了人手,这样的事必然遮掩不了。”

婵衣颔首,颜姨娘,上一世你将母亲害死,这一世若轻易的放过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婵衣放下手中的腰带站起来,一边将织云锦袄子穿在身上,一边道:“祖母最爱吃杏仁羹了,将这碗杏仁羹装好了,我们去福寿堂,”然后又对锦瑟道,“你去门房安排车马,我们一会出去一趟。”

锦瑟恭声应了,然后去安排车马了。

锦屏将大氅仔细的给婵衣系好,跟在婵衣身后,快步到了福寿堂。

老太太正在佛堂念佛经,敲动木鱼,一声一声不快不慢,檀香弥漫在佛龛前,将整个佛堂渲染上了一层肃穆的光。

婵衣净了手,恭敬的捻起三炷香朝着佛龛拜了拜,插在香灰炉中。

见老太太还早,转身跟张妈妈交代了几句,然后出了门。

【近几天小意要开始忙了,所以最近几天成一更党惹,小意会努力多码字努力二更,谢谢大家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