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名门嫡妃

哭诉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1100 2014-08-21 15:28:38

  西枫苑。

颜氏正俯着身子对着恭桶吐得七晕八素,几乎将胆汁都要吐出来。

夏世敬在一旁,看的直皱眉,“怎么这次这般严重,大夫怎么说的?”

陈妈妈边拍抚颜氏的背,便恭敬的回道:“大夫说姨太太近日忧思太重,身子虚,所以害喜的重了些,还说看胎像,多半是个小公子呢。”

颜氏止了呕吐,用茶水漱了口,低声斥道:“没影的事儿,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夏世敬却喜上眉梢,伸手拉住颜氏,高兴道:“既然大夫说是男胎,那八成是跑不了的,就算不是男胎,只要是你生的,我都欢喜。”

颜氏脸上泛起红晕,轻声呸了一声,撒着软娇儿:“老爷就会拿这些话来哄我,老爷都有两个嫡子了,自然是不在意婢妾这一胎是男是女。”

夏世敬板起脸来,“再有嫡子也不是你给我生的,那能一样么?”

颜氏羞怯的垂下头,似想到了什么,嘴角一抿露出些不痛快来,“婢妾这一胎来的不易,如今娴儿被禁足在飞香轩,也不知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这个月十八号是娴儿十一周岁的生辰,总不能一直这样圈着她,以后说亲都要耽误了……”

颜氏水汪汪的眼睛里流露出担忧,像是一朵含娇带怯的花儿,看得夏世敬心中一片不忍,可想到夏老太太的话,又不得不狠下心来,“娴儿也太过无状了,打骂嫡姐,不敬长辈,母亲也是为了她好,让她面壁思过,过些日子给她请了管教嬷嬷来教她规矩,也好日后出嫁了不会辱了夏家的门楣。”

夏家门楣,夏家门楣,颜氏心中大恨,若不是她一时心软,只怕自己的女儿已是公主之尊,又怎么会被这般折辱?

“…老太太偏向二小姐也就罢了,老爷也不信娴儿了么,她何时这般不知轻重过?若不是二小姐出言挑衅在先,她又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她自小就与我吃尽了苦,如今又要因为我这个低贱之人受这样的罪……”颜氏说着就哽咽起来,美目之中泪光浮动,一片凄苦,“老爷再不为她做主,她就要被欺负死了,她也是老爷的女儿,老爷怎能厚此薄彼……”

夏世敬被她一番哭诉纠结的心都化了去,眼中只有她垂泪的俏丽容颜,伸手拿帕子帮她擦泪,嘴里安慰道:“你别哭,待母亲气消了,我定然将她的禁解了。”

那个老虔婆看见她都恨不得将她乱棍打死,如今抓住娴儿的把柄,会轻易罢休才怪!

颜氏恨得直咬牙,身子一转,脸侧过去不看他,气鼓鼓的泣道:“老太太本就厌恶婢妾,如今这份厌恶祸及到娴儿身上,怕是更没有娴儿的活路了,老爷若再不向着些娴儿,以后还不知道娴儿能不能有个好亲事。”

夏世敬已经劝解了半天,见她仍旧不依不饶,也有些恼火,冷声问:“那你要我如何?做儿子的还要去忤逆自己的母亲不成?”

颜氏瞧瞧抬头,看了看夏世敬青筋跳起的脸色,心中的柔情也散了许多,抽噎道:“老爷不能解了娴儿的禁,那就多给娴儿备一些嫁妆,娴儿日后若没有个好亲事,也好有嫁妆傍身,不至于被欺负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