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名门嫡妃

辩解(三)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1040 2014-07-19 21:02:02

  颜姨娘见夏世敬回来,一双美目含泪看着他,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忍不住疼惜,“是婢妾无能,管家不利才让二小姐遭此劫难,方才婢妾还说等老爷回来了就给婢妾一张切结书,让婢妾自去了,省得留在这里给老太太、太太添堵。”

夏世敬脸色立刻沉下来,怒道:“胡说八道什么?赶车的是车夫,拉车的是两匹畜生,跟你有什么关系?”

颜姨娘凄凄切切的哭了,珠泪盈眶颤声道:“多谢老爷相信婢妾,那马车跟车夫都是婢妾妥当查过才让他去服侍二小姐的,可是出了这样的事,婢妾也难逃罪责,只希望老爷看在婢妾多年服侍的情分上善待四小姐一些,婢妾日后虽不在府里了,也会日日在佛祖前为老爷祈祷的。”

夏世敬蹙着眉头,看了看端坐着的谢氏,又看了眼夏老太太,沉声道,“毕竟是畜生,受些惊吓便控制不住也是常理,否则还要车夫来做什么?倒是那个车夫,身子有病不瞧好了,还敢明目张胆的接揽差事,这样的下人留不得,早些打发出府了事。”

父亲一回来头一句话就是为颜姨娘开脱,婵衣脸上的笑意渐渐隐没。

之前她想了许多话想告诉夏世敬,此刻却没了诉说的念头。

夏老太太脸色发青,指着桌上的木钉冷声道:“当真是畜生受了惊吓也就罢了,你好好看看,这几个木钉可是从那两匹马身上取下来的,若不是晚晚福大命大,只怕现在凶多吉少,哪里还能在这里跟你请安?根本就是有人故意安排,心思歹毒的想害晚晚性命!”

夏世敬脸色一滞,他以为是马受惊导致,看到桌上染血的木钉才发现事情的严重,难怪她会派人去叫他回府,不由的脸色有些不好,转头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颜姨娘掩着帕子语带哭音:“婢妾管家这些年,从不曾出过这样的事,婢妾真不知那马匹身上怎会有木钉,婢妾原本是个苦命之人,承蒙老爷怜悯,太太大度才进的府,婢妾再如何下作也不敢生出这样的念头来害二小姐,婢妾知道是婢妾上回将二小姐得罪的狠了,这次连问都不曾就直接给婢妾定了罪名,二小姐向来瞧不起婢妾……”

“若实在看婢妾碍眼,婢妾愿自求去了,只希望老爷能看在娴姐儿是老爷的女儿,别难为她,她也只是投错了胎,错投身在我肚子里头的可怜人……”

婵衣只觉得好笑的紧,她这个受害者还没哭诉,反倒是作恶者哭哭啼啼。

颜姨娘倒打一耙的本事越来越高,生生的将受了委屈的人变成了她,偏父亲就吃她这套。

果然,夏世敬脸上的怒气消的干干净净,“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见她还跪在地上扯着自己的袍服下摆,一把拽起她,“谁也不会撵你出去,行了,这事等查清再说。”

颜姨娘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凝视着他,“老爷对婢妾的恩情婢妾不敢忘,只希望老爷给婢妾一个机会查明此事,还婢妾一个清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