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名门嫡妃

辩解(二)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1023 2014-07-19 11:42:01

  颜姨娘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不但摘清了自己,还将污水引到别人头上,可谓是一箭双雕,只是这道理却说不过去,因为谁也不会真的用自己的性命去陷害别人。

婵衣看着颜姨娘,眼里有说不出的讥诮:“这话可有些说不通,锦瑟陪着我一同去进香,若我有不测,同车随行的她就能得了好?”

夏老太太回过味来,沉声道:“还敢狡辩,自从你管家以来,就成天这里有事那里有事,你怎么管的家?好好的夏府成天乌烟瘴气的,你是嫌我这老婆子活的太长,碍了你的眼?整出这些事来,好让老婆子我早早的被你气死了才甘心?”

颜姨娘心头大跳,这话简直是将她往死路上逼,慌忙噗通一声跪下来,急声道:“老太太息怒,婢妾怎么敢有这念头,婢妾自管家以来一直勤勤恳恳,不敢行差踏错半步……”

“老太太想想,那木钉婢妾要从哪儿得来?又是如何安放在马身上?且若说是婢妾做的,为何二小姐去的路上平安无事,反倒是回来却出了事?这其中的内情老太太不曾多想,可婢妾却不能不说……”

“婢妾知道老太太一直不喜欢婢妾,就是老太太发落了婢妾,婢妾都毫无怨言,可婢妾不能让自己蒙着不白之冤,若老太太当真不喜婢妾,婢妾等老爷下了衙便去跟老爷求一张切结书,自求去了,只希望老太太能念着婢妾多年管家的勤苦,给娴姐儿一条出路。”

一番声泪俱下的哭诉,倒是让人连连惊叹,颜姨娘真是好本事,伏低做小委曲求全的姿态做了个十足,以退为进的将了夏老太太一军,明知道她与三皇子的姨甥关系,投鼠忌器不能动她,却还装模作样,真是令人作呕。

婵衣抚着装了冰的袖袋,屋子里暖和,冰已经融了,袖袋开始变得温温凉凉,她轻轻一笑,虽然不能动颜姨娘,但多的是方法治她,即便她与三皇子夏明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只不过是一个做了别人妾室的姨母罢了,身份上的差距有时是能要了一个人的命的。

她正要开口,忽听外头撩帘子的声音,寒风吹进来,带了一股子凉意。

“这是在做什么?”夏世敬低沉的声音传进来,让屋子里的几人分别带了不同的表情。

谢氏忙站起来去迎她,婵衣低声劝阻道:“母亲还病着别再受了凉,让晚晚去迎父亲吧。”

说完越过屏风,对夏世敬行礼问安:“晚晚给父亲问安,父亲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夏世敬身旁的夏冬回道:“原本今日的卷宗就整理的差不多了,后来听下人来报说二小姐上香回来惊了马,老爷担心二小姐就连忙辞了赵大人赶回来。”

难怪夏冬能成了父亲的左右手,一番话将一个慈父的形象勾勒的淋漓尽致,只是她却不信,前一世她也不是没有惊过马车的,那个时候父亲连看都没看过她,这时回来想必是颜姨娘的人通风报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