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名门嫡妃

情窦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1054 2014-07-08 02:16:39

  “三爷自是有事,还请二小姐移步。”夏棋垂着头,语气却不容拒绝。

婵衣冷冷看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夏棋,心中有些好笑,一个下人也敢这么拿乔作势,真当她性子好谁都能踩一头,“我可没那么多功夫听他这事那事的。”

夏棋看她绕过自己便要离开,心中担忧夏明意在此延误太久被责罚,忙道:“二小姐,三爷为了等您已经误了去宗学的时辰,您怎么能……”

婵衣转过头冷冰冰的盯着他:“怎么?你是代你家主子来教训我的?”

婵衣身旁的锦瑟忙将她护到身后,气鼓鼓的开口道:“难道是我家小姐让三爷等的么?误了去宗学的时辰便怪罪到我家小姐头上,这是什么道理?”

夏棋脸色一变,知道是他心急了,忙告饶:“都怪奴才这张嘴,请二小姐恕罪,奴才是说三爷等了许久,真有要紧事……”

那厢,夏明意等了许久不见她进来,一把拉开琉璃窗,唤了一声:“姐姐!”

婵衣抬头就看到那双琥珀色晶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真是麻烦!她就不明白了,夏明意为什么总爱找她的茬儿?他从不敢这般的对自己的两位兄长,莫非真是柿子挑软的捏?

她不情不愿的挪步过去,夏明意将她让进暖亭,不顾一旁的小厮丫鬟们,直接关上了琉璃窗,倒是让下人们在暖亭外面面相觑,两看生厌却又不好擅自离开。

夏明意拔高的个子杵在婵衣面前,让她感觉头顶的空气也稀薄了,索性坐到暖亭中的石墩上,不耐烦的问道:“到底什么事?”

夏明意将一直握着的锦盒放到她面前:“这是回春堂的凝脂膏,对伤疤很有效,”边说着话,边小心翼翼的伸手将夏婵衣额角上覆着的一撮刘海挑起,仔细看她额角上已经结了痂的伤,“还好伤口不大,等痂落了再涂半个月便能好。”

婵衣侧头避开他的手,冷哼一声:“将我撞伤,然后又买祛疤膏给我,好人坏人都是你,怎么?是想要我谢你么?那我谢谢三爷赏赐!”

婵衣起身,作势给他行礼,他忙拉住她的胳膊,急切道:“都是我的不是,姐姐不要生气了。”

婵衣一把甩开他,嘲讽的弯了嘴角,“三爷如此低声下气的我可不敢当,又想出什么法子来折腾我了,昨日那一出戏还没唱够?”

夏明意心口一滞,抿了抿唇低声道:“姐姐,你不要怪姨娘,她是个苦命人,总有不得已的苦衷,她也很不容易……”

“她很不容易?”婵衣逼近他讥讽道,“陷害我陷害的很不容易么?”

看着她秀美的脸庞近在咫尺,盈盈翘起的睫毛下,那双琉璃般透彻的眼睛直盯着自己,夏明意开始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吃力,一颗心跳得厉害,忙往后退,婵衣却步步紧逼,鼻尖快抵上他的鼻尖,“你是看不得我过的如意,恨不得我死了你才高兴?”

直到背贴上了暖亭的柱子,他再无路可退,只好轻轻侧过头,脸上发热,嘴里低声辩驳:“我,我怎么会希望你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