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名门嫡妃

请安(二)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1234 2014-06-28 17:14:13

  夏老太太瞧见孙女眼睛红了,忙去拉婵衣的手,对谢氏埋怨道:“她才多大的孩子,又伤了头可怜见的,你就不要再数落她的不是了,”又转过头,将婵衣搂在怀里哄道,“晚晚不哭,头上的伤可还疼么?不要怕你母亲,祖母在这里,看她还敢吃了你不成。”

婵衣满脸通红,忙道:“母亲说的对,以前是晚晚不懂事,让祖母操心了。”

夏老太太惊讶孙女的改变,搂着她直笑:“我们晚晚真是长大了,祖母的乖囡囡,只要你好好的,祖母便高兴了。”

婵衣从夏老太太的怀里钻出来,向坐在檀香木椅上的父亲夏世敬行了礼,又跟大哥、二哥福了身:“给父亲请安,大哥、二哥安好。”

穿着牙白儒衫的少年伸手抚了抚她梳好的发髻,问道:“头上的伤好些了么?之前给你的创伤膏可还管用?哥哥那里还有几瓶,回头让丫鬟给你送去,要按时擦……”少年衫子上开遍了大片红梅,凛冽之气直面扑来,他不笑的时候身上有股子清冷的味道,而此刻面上带了关切的神色,将那股子清冷染上几分暖色,让人不由得称赞,真是一副好相貌。

另一个穿着青色的长直裰的少年忙阻止他的动作:“大哥,妹妹头上还有伤呢,你这般粗手粗脚的揪她头发,当心将伤口碰裂了再。”衣衫上绣着几株枝叶挺拔的湘妃竹在他的动作下隐隐活动,像是活了一般,衬托着少年的面容更显出几分雅致。

这般出众的两个少年郎,正是她嫡亲的两位胞兄,夏府大爷夏明辰和二爷夏明彻,婵衣心中欢喜,还未说话,便听得一声娇柔的笑声。

“祖母,您可别夸二姐姐,今儿早晨二姐姐还遣了丫鬟到大厨房抢了三哥哥半盘子的桂花糖呢。”

站在夏老爷身边着一袭胭脂色百褶裙,裙摆刺绣着蝴蝶,外罩一件水红色蔷薇褙子,面色白皙笑容甜美的女孩用帕子掩着嘴在一旁拆台,那正经的模样不是十二岁的夏娴衣,又能有谁?

婵衣瞄了她一眼,同样掩嘴笑道:“也不知是意哥儿小气,还是下人们故意刁难,明知道我从小便喝不得苦药,每次喝药总要些点心甜嘴儿的,可每次那小丫鬟都是紧紧捂着大厨房的点心,抠抠搜搜的给一点出来活似要了命一般,还总说是我抢意哥儿的点心,不知道的还当我们夏府连这点儿点心都供不起了。”

婵衣转头向娴衣挑起一个嘲讽的笑:“倒是四妹妹不知从哪儿学到的好本事,今儿早上才发生的事,才这么一会功夫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惜四妹妹投身成了女儿家,若是跟哥哥们一样,可不是又一个铁口直断的青天大老爷?”

婵衣看着女孩儿瞬间白了脸色,嘴角轻轻挑了挑,夏娴衣,我亲亲切切的四妹妹,平日里你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欢,我可不敢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妹妹。

而旁边的人闻得此言皆不由自主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只怕这四小姐的手也伸得太长了些,连自己姐姐院子里也要摸一摸。

娴衣忙辩解:“二姐姐误会了,是桃花今早去大厨房取羊奶羹的时候,瞧见思琪跟轻月抢桂花糖,回来说与我听我才知道的。”

婵衣笑了笑,却不接这个话头,倒是站在娴衣旁边的少年急忙表态:“姐姐若是喜欢,弟弟那里还有今早刚做好的芙蓉酥、芝麻球,回去便让丫鬟给姐姐送去,前日是弟弟莽撞了,害姐姐受伤……”

一股恨意伴着少年有些暗哑的嗓音翻涌上来,婵衣忍不住盯着说话的少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