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二十八节 山月不知心里事(二)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489 2011-10-11 14:55:31

  “娘娘,方才玉贵人见着小公主了。”延禧殿一宫人恭敬地候在旁,望着气息微弱的主子,细细汇报着情况。静嫔撑着口气,摆了摆手示意那宫女退下,自己仍闭上眼睛。陛下宣布童琬死了,可她知道死的不是童琬而是雅若。虽说计划出了差,但雅若的死却给了表哥一个更好的局面。如果,如果玉贵人再按着表哥所想知晓小公主身世的秘密,那么他们赢家的局面定当坐稳了。

静嫔闻者自己一身的药味,真真令人嫌弃。“这样的日子,你终于不需要再熬了。可我呢?要到什么时候?”苦笑着,静嫔翻了身子,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静嫔感觉到有人在探着她的额头,有宫人进进出出,甚至还听到了哭声。那个时刻终于要来了吗?她多想自己可以睁开双眼看看凌萧为自己发怒的样子,哪怕那是假的她还是想要看看。但身子真的很虚,她连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看来她这辈子真的得罪了老天爷,要不为何从来都是苦的呢?

“你放心,朕不会让你有事的。”手被紧紧地握住,她知道是他。于是迷迷糊糊地点着头,就又没了知觉。她原不该病得那样重的,但如今却真的这般重了。她在赌什么呢?用自己的性命能够换来什么?

兰轩宫 夜未央

春雪捧着灯跟在童琬身后,静静地候着。只是觉得今晚娘娘心事重重,一直看着宫门外,也不知道在等什么。陛下已经解除了所有关于兰轩宫的指令,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娘娘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只是这样看着宫门,似乎外面即将会发生重大变故一样。

“咱们去明德殿吧。”童琬径自往宫门而去。这是第二步棋,凌萧,咱们就看谁下子下得好。她嘴角慢慢上扬,人心若变硬了,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她知道今晚德嫔定是会焦急等着她上门的,她也相信德嫔定是会没了平日所有的娴熟玲珑。这就是凌萧的后宫,所有一切都与朝堂风云紧系,没有任何人是多余的,也没有一个没价值却受宠的。

童琬一步一步走下石阶,穿过长廊。重峦叠嶂的假山、凝结成冰的湖水、蜿蜒曲折的小径,寒鸦似被惊动掠林而过,所有的一切她都看不见。此时她眼中只有一个光明点,就是明德殿。慢慢走上明德殿的石阶,殿外的宫人见是她纷纷跪在地上。而小如早已候在殿前朝她迎了过来:“奴婢可把娘娘等来了。”童琬只是微微点头,这盘棋局,她已得帅。

及进殿,德嫔已“扑通”向着童琬跪了下来:“姐姐,只有您才可以救妾了。那静嫔也不知着了什么魔,竟然一病就病了这般久。陛下现今大怒,说太医说静嫔得的不是什么常病,怕是遭了厌胜之术了。如今已经下旨要连夜彻查,方才来人说才搜完容华殿,现在往景仪殿去了。”

“你怕什么。莫不是真如外间传说静嫔相交最多的人是你,你的嫌疑最大?”童琬嗤笑着,慢慢入座,只见她悠闲地把玩着德嫔为她备着的热茶,眼皮也不抬任由德嫔跪着:“既然如此害怕,为何不将你宫里的肮脏东西藏了?”

德嫔磕着头:“姐姐,妾真的没有加害静嫔的心。真不知道她是为何如此。妾如今全无主意,还不是怕有人陷害。如今爹爹位高权重,怕已经是陛下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妹妹纵是这殿里没有那肮脏东西,待搜查的侍卫一到也就凭空有了。”

“看在你送了本宫一样东西的份上,这个忙本宫帮了。只是陛下放不放过你,可就看你的造化了。”望着德嫔点头如捣蒜,童琬笑意更浓了。德嫔啊德嫔,纵是凌萧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们许家的。可脸上表情从容,慢慢起身扶起德嫔:“别跪了。本宫可是会折寿了。宫里可有那些东西?”

“回娘娘,延禧殿一传出消息咱们就先自个儿先搜了一遍。仔仔细细都是没有的。”小如欠了欠身恭敬地答话。童琬听后点点头,沉思着,“点子不怕旧,静嫔可以病,你也可以。这从景仪殿再到这里可有得是时间,妹妹,你就先病了吧。”说完转身吩咐春雪,“今晚本宫就在此处照顾德嫔娘娘,你去请太医,动静越大越好。”

喻辰

现在每天如无意外都是四更的。。所以各位亲请给力继续点击推荐哈。。收藏虽然只有一次,但推荐可以每天点击的。。。。有空留下言!谢谢各位亲了,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