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九节 昨日种种已死,想忘哪堪忘(三)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956 2011-10-16 11:35:00

  “回娘娘,奴婢看到陛下恩赐了许多东西给德嫔娘娘,德安公公还宣了说以后德嫔娘娘的膳食以及调理都要与陛下同一规格。静嫔娘娘病了这般久陛下都没有如此,所以想来陛下已经相信德嫔娘娘了。”春雪恭敬地汇报着,她真不明白自家娘娘为何这般着意德嫔的事情。

童琬盈盈笑意,舒心地点了头示意春雪退下。“同一规格?”自喃着,她缓缓从长椅起身坐直。看来凌萧是要公开明摆着让德嫔知道他已经要与她决裂了,想想德嫔明知凌萧送来的东西是有微毒却还要从容笑意地吃下去,还要谢恩,童琬只觉得好笑。“你向来谨慎却输了这一着,如今你也没什么可以威胁我的了。”

“从前你也是这样思考的时候不提防的吗?”凌萧的声音突兀地传来,童琬猛地抬头发现他已经站在门处,目光凝视着自己。她忽而感到局促不安,于是起身施礼道:“妾不知陛下前来,还望恕罪。”低眉顺眼着,下巴却被凌萧捏紧强迫着她要抬头直视他的眼睛。凌萧冷漠地说:“你就那么喜欢与朕作对?”

童琬诧异凌萧竟然这样问自己,强别过脸去,她不喜欢他们之间这么亲密。这样总让她想起那些不真实的过去。可凌萧却没有放过她,硬是要她看向自己:“如果你要当朕的对手,那么朕不需要这样心思不定的对手。童琬,你该恨朕的。”他眼眸深邃,一字一顿地对着童琬说。他看得清楚童琬对自己的话感到惊诧,心知不妥但也不知道从何辩解。蓦然松开手,凌萧转过身负手而立:“从今天起,朕要你做朕的宠妃兰雅若,听明白了吗?你若放得下你就不是童琬,所以别以为弄个疯子就可以打发朕。朕要除掉的人可不管傻还是不傻的。”言毕,凌萧即准备离开。

“陛下。”眼见他要走,童琬却喊住了凌萧。“既是宠妃,陛下为何不留下来呢?”她从后抱住凌萧,声音轻巧语气冷漠但脸上还是带了娇柔:“这兰轩宫可没有往日的安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配合凌萧,但直觉她这般做自己的信心才会安。于是握住凌萧的手牵他进殿,巧笑着说:“陛下,妾见您一直忙于公务。德安也说您晚膳用得少,不如妾去为您准备些小吃?”

凌萧方才坐下听童琬这么说不禁挑眉。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试探着:“你自己?”童琬微微点头,于是转身出殿,“陛下担心什么?”她不认为自己要下毒什么的会当着凌萧的面做这种事情,他何须担心?这般想着径自往小灶而去,只没看到凌萧那罕见的行为,手忙脚乱地去备茶,还轻声唤了德安去多拿了壶茶,模样古怪滑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