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八节 昨日种种已死,想忘哪堪忘(二)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923 2011-10-16 11:38:46

  紫霄殿内,凌萧直望着跪在地上的德安,若有所思地问道:“她当真要良嫔永远疯下去?”在得到德安的肯定时,凌萧不得不再问:“尹倩素来在乎自己的行为,童琬说她有私心与自己结交并出卖自己,这样的质疑她竟然不反驳?”

“回陛下,安排的宫人说因殿内门户紧闭他也看不的清楚,只是声音是听得真切的。而且他透着门缝远远看了良嫔当时的表情状似厌恶。良嫔还双手撑着桌面,很是激动。”德安有序小心地回话。

凌萧沉思着:“不可能。遇刺那日她们彼此关心难舍,行刺的人说她们互相争着要为对方挡刀,这样的情谊若不是朕以尹佩的清白相逼尹倩根本不肯出卖童琬的。如果不是她还有可以牵制童琬的价值,朕又岂会费心去监护她?难道桌面上没有纸张之类的东西吗?”

德安恭敬地回到:“回禀陛下,没有。而且那人听得真切是贵妃娘娘勒令良嫔娘娘要痴傻一辈子她才开心的。若不是就会对华嫔娘娘不利。”

“为了保住自己她这般也可以做出来了吗?”凌萧心里已然有了答案,正欲询问德嫔的状况,却听见德安道:“还有一事,监视的人说瞧见一宫娥推搪了其余宫人出去,自己倒守在了殿侧。他原以为是良嫔吩咐的,却发现贵妃娘娘出来时那宫娥快速离去,瞧那步伐不似寻常的宫娥。”

凌萧嘴角泛起了笑意,一向沉稳的德嫔怎么就这样按耐不住了?看来她也不是如她所说的那样了解童琬,她也怕出错。“良嫔疯癫之病今日又发,殿前宫娥照顾不周所致。杖毙。”他稳步走下台阶,环顾着宏大的紫霄内殿,心里渐渐得以安定:“从今日起,凡李太医经手的,膳食方子也好补药方子也罢。德安你给朕通通照单赐予德嫔。就说朕体恤她的操劳。朕沐宸宫里点的香也分给德嫔,不得有一点更改。”他早已觉察李太医的不妥只是按捺着不说,毕竟从前一直抓不到错处。真没想到今日竟然因为德嫔急着拉拢童琬而被探子了解到。凌萧见德安已经领旨离开,他方走到香炉处将笑料倒个干净。“错就错在,你愚蠢到认为朕已经不再监视你了。当真笑话!”

于是他心情似乎大好,德嫔藏得太好。一直以来都找不到她的错处,连带她的细作都隐匿很深,更别说假冒李太医一事。没想到竟然因为童琬而原原本本地曝露了。凌葳的哥哥?就是先皇后临终与他说的那个儿子吗?凌萧着了宫人命起辇到兰轩宫,望着景致晴方好,从小他总喜欢冬天,这对他来说是个吉祥的季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