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六节 原是付与他人作笑谈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710 2011-10-16 10:28:27

  春雪仍是安静地跟着童琬一路回到兰轩宫,自家主子自从在明德殿出来就一直不说话,她也弄不清楚状况。每每这个时候她就总想要是嫣儿姐在就好了。她看着木然坐在庭苑里的娘娘,想劝慰几句又不知道从何而起,于是只得带了些丧气立在旁,但视线却不离主子。她生怕又出了什么意外。

但此时在童琬的世界里,已经没了色彩也没了任何人。她只是觉得很累,从恢复记忆那一刻起,她每天都过得无比的疲惫。每说一句话,每走一步路都是细心斟酌过的。可如今她以为自己可得帅之时, 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枚棋子。爹娘他们护着自己是要她去找葳哥哥的;葳哥哥护着她是希望她能出宫,可自己似乎一样都没有如他们所愿。她不想苟且偷生,她想报仇。但他不是也已经命不久矣了吗?童琬将头埋在手臂里,哀伤地想着:自己方才听到凌萧会灯油耗尽时突然很是难过,那不是该有的情绪。如今怎么办?自己计谋着的,德嫔都看得仔细,可她却不知道德嫔想要的是什么?难道是要扳倒凌萧?德嫔与皇叔也有联系。难道许相又要叛主?可瞧着德嫔为了父亲甘受风寒的模样也不像是假的。那时德嫔着实是担心凌萧会借罪问责许相的。

心烦意乱蓦然站了起来,童琬在庭苑里来回踱步。想不通,宫里有太多事情她想不通了。可是也没有一个真的知心人可以问可以信任。她斜眸看了眼春雪,是挺乖巧的但就是不知道是哪宫的细作而已。德嫔知道她那么多的东西,身边伺候的宫人通通都值得怀疑。纵然春雪说得多情真意切她都不敢相信了。今日一事,童琬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眼见不一定为实,耳闻也可以为虚。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

“春雪!备轿!”童琬猛然想起德嫔提到的良嫔,她想以德嫔真正的性格该不会放过拆自己台的人。于是急急喊着春雪,人已经奔到长廊上往兰轩宫宫门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