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三节 破了晨曦露重寒更深(二)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009 2011-10-13 22:31:53

  “姐姐,您等等我们。”华嫔扶着良嫔急急地跟着童琬,春雪与一群宫人也随着这些主子小跑在长廊上,童琬忽而这般紧张让他们都觉得仿佛要出大事了。但童琬却蓦然落下了脚步,慢慢平稳心绪,轻轻地推开德嫔的房门。她重又深深松了口气,心里觉得可笑:这也是。凌萧怎么可能这般没脑子?德嫔还有用处,好歹也要等静嫔完全康复呀!这后宫是不能无人执掌的。

童琬平静地走到小如身边,轻声问询:“太医来过了。”小如哽咽着点头,泪眼婆娑地看向童琬:“小姐从昨晚到如今,太医都换了一拨了,可还是意识模糊着。奴婢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跟小姐说事情都过去了莫担心。小姐只是动了动眼皮子也不睁眼。”

“怎么就突然病得这般重呀!太医怎么说?”华嫔担忧地来到德嫔床前坐下,她伸手探了下德嫔的额头,眉皱得更深了:“这大冬天的竟然出了这么些虚汗。整个人这般滚烫,这个如何是好?太医难道都没个准信么?”

“回娘娘话,太医说只要谨遵医嘱就会没事的。可小姐如今这番模样连水都咽不下去了何况是吃药?这被褥都换了三张了,喂下去的药都吐了出来。”小如小心地答话,忍着难过望着自家主子面无人色的样子,心里无限的凄楚。

内室的气流一时显得凝固难耐,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病榻上的女子。冷风从窗口处吹了进来使得窗棂“吱呀”作响,惹得宫人忙合上窗帘恭顺地守候在门前。屋子里的人都闷闷不作声,只剩下小如低声的哭泣,没有人可以帮忙也没有人真的可以宽慰什么。童琬只觉得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她又感觉到不安。总是这样,每走一步棋她都会感到不安,但这样的感觉是不应该存在的。她想张口说些什么,正欲开口却被一声啼哭打断,才见着一嬷嬷抱着小公主走了进来。瞧着那样的婴儿,粉嫩可爱。童琬心里有些温暖,从前她小的时候她的嬷嬷该也是这般抱着她的。只是这样想着画面却停留在嬷嬷身首异处的场景,她眸里带了坚毅的光,不安的心情便又沉了下去。

“嬷嬷,你怎么把小公主抱来了?”小如待嬷嬷向各位主子道了安方才开口。那嬷嬷看了看怀里的小公主,担忧着:“我也是想着娘娘忽而就沉睡不起,想着母女天性,也许这样娘娘可以醒来。”听了这话,小如想着也有理。于是小如接过小公主轻轻将她放到德嫔身边,柔声说:“小姐,您快醒醒呀!小公主可想您了呀!”

可是德嫔仍合着眼,不见丝毫动静。小如有些丧气,倒是良嫔忽而出了声:“咱们回去吧。许是姐姐并不想看到咱们。人多反倒厌烦。”拉着华嫔就往外走,临了还丢下一句:“纵是你有千般恨,也不该对自己的孩子视而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