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七节 昨日种种已死,想忘哪堪忘(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467 2011-10-16 10:30:05

  “娘娘,贵妃娘娘来了。”良嫔在长椅上假寐,等到宫娥的提醒才睁开双眼,静静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童琬。她眼神示意所有的宫人退下去,方才黯淡地开口:“你终于回来了。”

童琬望着良嫔也是恍如隔世之感。最后一次见良嫔时,她们还是朋友。她还喜欢喊她尹姐姐,只是所有的一切都冲淡在刀光剑影里。她不想提不想想,真想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童琬带着艰难的心情,缓缓说着:“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自私?清醒的那么一刻多么希望自己真的就是兰雅若。没有血海深仇,没有死别血殇。尹姐姐,我那日竟不相信你。不过也好在你的话我才心里隐隐不安,最终还是起了疑心。若不是你的提点,我或许现在也难以复原。”

“葳哥哥回来的那天我就知道陛下许要对付你了。这些年在后宫陛下都容不得我接近兰轩宫,而你又不出来。若不是他使计逼我,夜夜找了些神怪来恐吓我,想要乱我心智。我也不会将计就计想到装傻。不装傻也引不开德嫔,不引来她也难以将陛下的注意力转移。你放心吧,现在陛下的精力在于对付许家的人,你暂时是无碍的。”良嫔有些唏嘘,凌萧对这个盈华殿监控已久,没想到今日童琬竟然可以出现在此。今日在园子相遇本有很多话想要对童琬说可碍于妹妹在旁,她不想尹佩卷入这场争斗中,于是只能旁敲不得直言。

童琬耳朵微动,听得一丝不寻常的声音,忙伸手示意良嫔禁言。自已放悄然移步到桌前用茶水快速写着字,嘴上却恶狠地说着:“暂时无碍?尹姐姐可真是说得轻巧。我的家没了,葳哥哥死了。你当我是傻子吗?当日你是凌萧他胁迫你的,你是为了妹妹。难道就没有一点因为自己那喜欢葳哥哥的私心?你明知道凌萧心狠手辣,却迟迟不肯告知葳哥哥也没有旁敲让我不去赴约。你这不是私心是什么?”打了手势提醒良嫔回话。

“原想着娘娘慈悲料不到。即是如此今日就明说了吧,我就是借着陛下之意顺手除了你。只是今日的局面也不是我能料到的。娘娘原来不是来叙旧而是算旧账的,可您也不想想自己现在还有什么技俩!”边说边灵巧地在桌面笔划着,良嫔面对着童琬,这样的方位着实不利于是她连带着表情也变得一副厌恶的模样。

童琬看着良嫔写的话,心里已然明白了几分。只是现在不是叙旧的时机,她不清楚门外监听的是哪一派系,但无论是什么样良嫔其实知道的不多只是一颗棋子,该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的。于是她靠近良嫔耳边,压低了声音:“继续装疯,现在脸色难看一点。”

“你,你想干什么?”良嫔表现得慌张,“佩佩是无辜的。她执意入宫只是为了照顾我,你何苦牵连她!”

“牵连?这宫里又有多少人不是被牵连着的?本宫劝你好好地病下去。疯疯癫癫的也许本宫还保你和你妹妹一辈子。记住了,这里没有童琬,只有兰贵妃。”语气阴险,童琬说得咬牙切齿继而拂袖离开。只听得良嫔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着:“恭送娘娘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她的恻隐着,要疯一辈子谈何容易?可也只能这样了。凌萧和德嫔是不会去对付一个疯子的,只要良嫔示弱她们就都会暂时没事的。她只是没想到良嫔心思如此细密,竟是一进屋就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仅从德嫔呼吸的次数就可以得知人是否清醒着,如此观人以微她实在佩服。

“恭送娘娘。”童琬见自己的宫人突然都变得站到了殿外,于是她睥睨着眼前朝她道安的宫娥,心下冷笑但还是温和地点头示意她退下。伸出手由着春雪扶自己上轿,稳坐在轿内童琬才静静思考良嫔最后写的两个字“静嫔”。满腹藏着心事,她有太多不明白。童琬卷起帘子探出头去往回望,那个曾经直爽地告诉她自己喜欢凌葳,所以也喜欢与她交朋友的女子,竟然要这样颓败在后宫里。“自身且难保,我也不想这样放弃你的。”童琬叹了口气重稳坐在轿内,未来的路看不到光,她只需要带着恨意走下去。

喻辰

亲。。。这是14、15日因为我的电脑出了问题没有办法发表的内容。。现在补了回来。。。然后今晚7点的时候更新今日的内容。。谢谢这两天来不放弃支持我的文丫!我会继续努力写好这个故事的。。月内完结哈!大家就不用一直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