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二十七节 山月不知心里事(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617 2011-10-11 14:52:25

  晨露至,玉曦殿

“不知嫂嫂今日前来所为何事?”玉贵人被人搀扶着,礼貌地向柔蕙公主请安。凌芯忙上前扶住她,使了眼色。玉贵人意会,于是淡淡吩咐:“都下去吧。本宫且与嫂嫂叙叙。”

凌芯等着所有宫人退出后,方才牵过玉贵人的手引她到椅子处坐下,而她自己也从旁落了座。她谨慎地从袖子里取出先前南诏王从玉贵人处要走的锦袋,边交到玉贵人手边叙说着:“王爷找人细察过了,锦袋里本是想让你安眠的杏香,被添加了些寒翠子,佐料是麝香。”

玉贵人怔怔地接过锦袋,紧紧地握在手里。这是她贴身之物,谁可以更换?若说是凌萧,他堂堂帝王为何要做害了骨肉的事情?更何况每每就寝都是她先清醒的。可若不是凌萧,又还能是谁呢?玉贵人低低地问:“哥哥怎么说?”

凌芯料知玉贵人会问,于是将声音放得更低:“淑妃。”于是一笔一划用手在茶桌上写着字。玉贵人看得认真,心思渐渐更重了:“明白了。”却又忽而见着柔蕙公主不小心露在外的皮肤有些青绿,她皱着眉:“哥哥他……”凌芯慌忙遮挡住自己的手,轻轻地笑着:“娘娘好生歇息,王爷很担心你。”

“嫂嫂,要不我与哥哥说说让他不要总是动不动就打你了。”玉贵人担忧地看着凌芯:“从前在家的时候就总是这样,现今也是如此。他虽是我哥哥,但也着实不应该如此待你。那个人与你无关的。”见玉贵人失了分寸,凌芯忙制止着:“听宫人们说娘娘总是闷在房内这可不好的。不如嫂嫂陪你出去走走吧,这空气还是外面的好。”

玉贵人见凌芯顾左而言他的,也就不多说了。只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忍,但终是让凌芯陪着自己出去园子逛逛,按下不提了。现今她最挂心的是哥哥,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孩子已经没了,即便是知晓了不是意外,她从何查起?如若是凌萧不愿要这个孩子她找谁申冤去?哥哥已经够烦了,她不想再平添他的烦忧。可走几步,总是不自觉用手抚着依然平坦的小腹,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

“奴婢给玉贵人请安,柔蕙公主请安。玉贵人吉祥,柔蕙公主吉祥。”玉贵人与凌芯才走几步迎面就遇着小如和一嬷嬷,玉贵人示意她们起身,方才那嬷嬷手中抱着婴孩。那就是与她孩子一同降临却幸运存活的德嫔的宝贝公主么?玉贵人不发一言只是看着嬷嬷怀中的小公主,看着她甜甜地睡着,小脸通红。

小如与那嬷嬷面面相觑,可主子不发话她们也不敢离开,只得这般站着。而凌芯看着玉贵人那样心里也不好过,只得柔声劝道:“让她们走吧。”可玉贵人却像没听到似的,轻声问嬷嬷:“给本宫抱抱。”

嬷嬷神色迟疑地看向小如,但也不敢拒绝玉贵人,于是慢慢将小公主递给玉贵人,心里却是无比忐忑。那玉贵人却没管那么多,此时眼里只有这么个小公主,柔柔的小人躺在自己的怀里,也不知道做着什么好梦,小嘴微微笑着。她瞧着这小公主,心里柔软的一角被填得满满的,又有些感动,她的孩子若是平安降临也该是这般模样的了。

凌芯着实不想看到玉贵人这个样子,而且现在许相可以说是权倾朝野,他们也犯不着同德嫔来个冲突,于是仍细声劝道:“把小公主给嬷嬷抱着吧。瞧着时辰德嫔也想见见自己女儿了。你若真的这般喜欢小孩,嫂嫂改日带小煜进宫见你,可好?”

其实道理玉贵人都懂,见自家嫂嫂已经再三劝说了,她只能依依不舍地将小公主交回给嬷嬷,着了她们退下。瞧着那些人千恩万谢地抱着小公主离开,她心里缺失的一角更加空了。玉贵人忽而迎着凌芯的目光,殷切地说:“嫂嫂,你生了小煜,你是知道那种母子连心的感觉的。我方才,我方才真的,”

“好了。”凌芯沉着脸看着这样的玉贵人,语带无奈:“看来你也不适合到外面走走,咱们还是回去吧。”凌芯分明看见玉贵人神不守舍的,眸里的光忽闪忽灭,她不是不懂玉贵人想什么。但德嫔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会是玉贵人的呢?即便是,那又如何?她们现在什么也做不得,更何况宫里耳目众多,再多的想法都不可以流露出来的。“你向来聪慧,怎么此刻如此糊涂?”

玉贵人只是看了看凌芯,不反驳也不辩解,只任由凌芯扶着自己回玉曦殿。她只是觉得作为母亲,她不会错的,那种感觉不会错的。她只是想证实自己的孩子还活着,只是想这样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