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一节 只影向谁恼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474 2011-10-12 22:22:34

  “娘娘,奴婢该死。”春雪一路跟着童琬回宫不敢多言,及进殿才慌忙跪下。童琬看着她愧疚的模样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意外也好有心也罢,她都不想在这一刻多想。于是她语气飘忽着:“退下吧。”

可是春雪听了反倒将头埋得更低了,也不起来,只是缓缓道来:“奴婢自知不及嫣儿姐的讨巧。奴婢也不知道娘娘您有什么心事。但是奴婢绝对不会背叛您。当初若不是娘娘,奴婢这条命早就没了。娘娘,奴婢是真心为了您的,还请娘娘能相信奴婢的心意。”说完,再三向着童琬磕头。

童琬淡淡地看着这些,眸子闪烁不定,最后只化作一句:“退下吧。”就再也没有理会春雪自己往内室而去。这后宫里有多少真心可言?或许是有的,只是她不想再相信了。退一万步来说,若春雪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宫女,那么知道的越少活着出宫的机会就越大。她需要劳心的事情太多,每走一步都是艰难,宁可负了天下人也不要再让任何人负她!

满腹心事,她缓缓走在空荡的长廊里。那些扑鼻的兰香已经淡了,空气带着丝丝的寒冷。忽而记起凌萧知晓兰雅若去世后怒气的模样,他捏着她的脖子几乎是要了她的命。可是她竟然毫无畏惧,不反抗也不咒骂,只是镇定地回应凌萧。“我原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竟然一件一件都做好了。”她越是冷静,凌萧自然越是奈何不了她。现在她知道他每一处弱点,而她的弱点早已被他除掉,想来她要看到的局面该是坐稳了的。童琬倚栏望着黑蒙蒙的天,连带着月光都没有,心里却毫无复仇快感。她是怎么了?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处,童琬觉得不舒服,“不可能的事情不要想;不应该的事情不要想。”一字一句地说着,她转过身不步入内室,不再去看那些天那些景。明日还需去探望一下德嫔,毕竟做戏要全套。现在这样被她一闹,估摸着静嫔算是白病了。

可当童琬平躺在床上,却一直辗转反复难以入眠。心知是自己思虑过重,于是无奈又披衣下床迷迷糊糊地踏出房间。只感觉屋外的空气极好,人也没那么烦闷。从前这个时候若是这样夜游被嫣儿知道了定又是唠叨,她微微牵动嘴角:“什么时候我能做到不再叨念那些过去的?”正自语间,她却抬眼见着自己竟步至嫣儿生前的房间处,门口处躺着微亮的光。童琬心下疑惑,放轻了脚步,又轻靠着门边微探出头来,她竟看到了凌萧!原看着凌萧那日冷漠的离开,她道是没有触碰到凌萧的心房,还以为自己许是估摸错了凌萧的用情。现在想想,这样静默时的凭吊却才是最真挚的。

“出来吧,朕知道是你。”凌萧没有转过身,只是语气有些萧条,同方才紫霄殿里的他很不一样。童琬缓缓走进房内,见凌萧依然站立在房中间,她只看到他的背影望不见他此刻的表情。童琬想说什么,凌萧却又开口:“那化尸水,是德嫔给你的。”见等不到童琬回答,凌萧再低低地说着:“那药瓶是朕给德嫔的。是朕当初为了一个谋划将这东西给德嫔的。没想到,竟是这样用上了。”他有些自嘲,可童琬只是站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似三年的时间她都习惯了安静在他身边,无论他做什么她都忘记反抗。

凌萧转过身来,凝视着眼前人:“为何不出一言,方才你可是伶牙俐齿的。”慢慢走近童琬,目光敏锐,他在等着童琬的回答。

“陛下,夜凉风大。歇息吧。”童琬恭敬地施礼,她感觉自己的无力。她可以憎恨那个冷面笑匠般的凌萧,却无法完整地对这样的凌萧说一句狠毒的话。心里总觉得那份安详的熟悉似乎很久了。但这样的念想让她感到耻辱,她只能回避,她只能告诉自己这一切也许只是因为夜凉了,也许只是因为他们此刻怀念的都是同一人。待明日醒来,她定可以冷眼心狠地夺了凌萧一样样的珍贵!

凌萧略过童琬,也没有叫童琬起身。每一步都走得极慢,这个地方,怕是以后都不会再为他亮着一盏灯;这个地方,怕是再也没有人亮着灯等着他了。

喻辰

今晚由于学校网络问题更新迟了。。。不好意思丫。。今晚只有2更。。。明天会5更的。。敬请期待明天的情节丫。。收藏推荐多多的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