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二十九节 山月不知心里事(三)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141 2011-10-11 22:40:40

  春雪诺诺地退下,忙动身去太医院。而童琬瞧着春雪离开便命小如去准备冰水:“记着,要满满的一盆。”时间紧迫,这只能用这种家常点子来生病了。德嫔也领会童琬的用意,只一人进了内室将衣物一件一件褪去只余下单薄的里衬。

“小姐,你可当心。水很冰。”德嫔毅然点头,没有一丝犹豫就坐进了盛满冰水的木盆了。继而整个人沉进冰水里,闭气。小如在旁看着实在是不忍,别过脸去。德嫔却无碍,过会儿透出水面,大口地呼着气,嘴唇泛着黑紫。可她却仍镇定地问童琬:“接下来呢?”

童琬看着这样的德嫔心里有些触动,但很快就抛弃这些无用的心绪,沉声到:“到外面吹风。”于是不由分说就拎起德嫔。她见小如想为自家主子披件袄子,便眼神严厉地制止小如。扶着德嫔快步就走了出殿。空旷的院落瑟瑟吹着凛冽寒风,莫说是德嫔这样刚浸了冰水又衣着单薄的人,就是穿了齐备冬衣的人也还是会感到寒冷。可德嫔却迎着风不曾有一丝的退缩,强压着身体的颤抖,她只能这样做,她知道陛下是想借她的罪名去问责她的父亲。无论受多大的苦,她都必须维护她的爹爹。渐渐想起小时候爹爹抱着她喂她吃桂花糕的样子,她总是干扰爹爹处理公文要爹爹带自己放风筝,爹爹总是对她无可奈何。可后来爹爹新娶了姨娘,极少再去看望娘亲了。也因着这样对她的眷顾也少了。可是他到底是自己的爹爹,那是她的家,无论如何都是她要守护的!德嫔思绪越来越远,她开始感觉到头重脚轻,只一会儿,天地就没了颜色。

“小姐!”小如惊慌地看着直直倒在冰凉地面的德嫔,眼眸红肿。可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只是看着童琬。童琬长叹着,点头示意小如扶自己主子进屋。可德嫔已完全失了力气,本白皙的脸颊变得黑紫般的颜色,浑身都僵了,小如一人是无法将德嫔弄回房间的。于是童琬无奈上前扶住德嫔,明德殿的宫人们都被她遣退下了,这事儿也就只得她亲力亲为了。

于是童琬与小如二人费力气地将德嫔搀扶了回房。才刚将德嫔放在床上,童琬便对小如说:“去帮你家主子穿戴好。莫露出破绽。”小如诺诺应承着,估摸着时间也近了,但见自家主子渐渐开始发烫,脸颊烧得通红,她不安地问道:“贵妃娘娘,小姐这样会不会没命的?”

“你莫这般诅咒你家主子就定无事。静嫔这般都还好好的,你家小姐不过是吹了风寒,太医马上就到了。你怕什么?”童琬边说边走出房间,眺望长廊另一边,心里忽而没底:怎么春雪请个太医也那么久?这时候太医院定是有人值夜的呀!童琬有些急迫,莫不是凌萧料到自己会帮德嫔?怎么可能?许相背叛葳哥哥出卖了爹爹,任是谁都不会想到她会帮德嫔的啊。只是德嫔不清楚其中底细才会傻到拉拢她而已。可时间分分在流逝,春雪却仍不见人影。眼见估摸着时辰也该搜到明德殿了,童琬一跺脚,愤愤地对小如喊道:“小如,你瞧好你家主子。若是搜查的人来了你就拼命拖着”言毕快步离开,她要去找凌萧,面对面说清楚。

喻辰

今晚感谢kiqikiqi001给了我一个长评。。所以就加更啦。。嘻嘻。。亲。。喜欢记得多点留言。。收藏或者点击推荐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