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二十六节 伊人何处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222 2011-10-09 13:14:09

  “陛下,请息怒。”紫霄殿中却是跪了一群宫人,德安公公边磕头边劝着盛怒的凌萧。只见凌萧将所有的折子散落一地,他带着火气把御案前所有的物品都推落于地,他从未这般不理智过,他一生都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为何做了天子他还这般压抑自己?“息怒息怒!这些折子,通通都是请求彻查凌葳那庶人一案的,说有疑点有疑点!你说!会有什么疑点!”明知德安不敢回答,可凌萧就是这般怒吼着,他只是想找些理由去发泄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他已经打算不顾后果去处死童琬让雅若恢复身份的了,她为什么不要?有毒的明明是调羹不是粥!童琬既然只是换了粥,那么调羹分明就是雅若自己选有毒的拿着的。她明明知道是有毒的,她是自己求死,她是要自己离开的!凌萧忽而想起母妃临终时想要见父皇,他虽不知道母妃到底喜不喜欢父皇,他只知道原来那种想要再见一面却永远见不到的感觉是这般难过的。贵为天子又如何?他连想公开悼念自己爱的人都不可以,他都不可以。

凌萧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这里面又有哪一个人是对自己忠诚的?如今他连雅若都失去了,他着实不懂她为何执意要离开。偌大的皇宫如果没有她,他真的觉得好冷。从前那个巧笑倩目的女子不在了;从前那个唤着他笑为他解忧的女子不在了;从前那个会坚定地告诉他追随他到底的女子不在了,所有的空气包裹着他,他分明感觉到彻骨的寒冷。凌萧忽而想起他新纳淑妃时,雅若跪在地上生疏地唤自己陛下,一直跪着只等到童琬去扶她她才起来,莫不是那时他们就生变故了吗?从那日起,雅若就对自己冷冷的,他再也看不到她的笑意了。可是他是皇上,很多的事情他也无法自如的。

“我早知晓每日的膳食藏了毒素。只是这般悲哀的在牢笼里存活,死了不更好?殿下,其实本宫心里是欢喜的。你知道吗?本宫被你父皇从西陵强娶了来,可那儿还有我的孩儿。葳儿在这里锦衣玉食,但可怜那孩子死了爹没了娘,都是本宫的孩子心哪能不疼?可我不能死啊,当了皇后就不是本宫一个人的事情,那是整个西陵。殿下,求死不能的滋味,你懂吗?”凌萧的脑海里缓缓响起凌葳的母后临终前的话语,皇后是笑着离世的。他问过她为何不恨自己夺了她性命,她却只是笑着:“人总要为自己做的事收拾因果的。天命如此,本宫何须怪任何人?倒是谢谢您助本宫脱离苦海。只是黄泉路上,怕是愧对你的母亲了。可本宫若是见了你母亲定是会对她说,她有个能令她骄傲的孩子。”

凌萧在回忆中喃喃自语:“皇后娘娘,朕也在为自己的作为收拾了因果。”他感到心很累,脸颊不知不觉就湿了,自母妃去世后他就不会再流泪和心痛了,这样的感觉很久都没有了。他慢慢走出紫霄殿,迎着寒风,现在他多想天上倾盆大雨落下给他个痛快,可风只是一直吹着一滴雨也没有,所有的一切干涩得可怕。德安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后,恭敬地请他回殿怕他着凉。凌萧只是冷冷地笑着神色虚空,轻声道:“你何尝不是我记忆中仅有的美好?这般也好。从今往后,就真的再没什么可怕的了。”说完,稳步进殿,细细收拾起散落于地的折子,吩咐了宫人收拾御案,就又是那专心为政的上京皇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