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二十四节 及尔转身,流去了光年(五)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213 2011-10-09 13:09:28

  “今儿的粥,是嫣儿做得最好的一次,娘娘为何不尝?”嫣儿稳稳地将调羹放下,淡淡看着主子笑着,嘴角却禁不住一丝丝血迹流了下来,脸色发紫却仍强撑着笑容。童琬心里不是滋味,甚至觉得自己不敢看跟前女子。可嫣儿却慢慢撑着起身,先缓缓施了礼:“奴婢,多谢主子。但请主子日后保重。”她看到嫣儿每用力多说一句话,鲜血就更涌得厉害,她想要制止嫣儿再多说,可伸出的手生生僵在半空中。葳哥哥死的时候,凌萧可没她这般仁慈。于是看着嫣儿跪下向着自己行大礼,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发出闷响,人就再也没有起来了。那个会哄她逗她开心的丫鬟,就再也没有起来了。

童琬只是怔怔地站着,两行清泪缓缓落下,慢慢转身走到门前,轻轻推开门扉,望着那些景致,神色变得越来越沉郁。继而看到春雪正朝自己走来,于是不紧不缓地开口:“春雪,随本宫进来。”全然不顾春雪在自己身后有多么的惊讶。

“啊!娘娘,这是怎么回事?方才嫣儿姐才让奴婢一会儿过来同她陪您出去散散步,怎么就,莫不是又有人下毒?”春雪一脸的惊慌,看在童琬眼里却是另一番滋味。嫣儿是刻意离开的,是特意留了时间让她换掉二人的碗的,童琬思及嫣儿从前到后的表现,心里忽生嫣儿分明是在与自己告别!原来嫣儿说的“适合出远门”是在说自己,而不是她!她没法回答春雪的话,只是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开始蔓延:“春雪,守着这里不让任何人知道。”冷冷丢下话语,童琬转身匆匆跑了出去,她想要去找德嫔,她记着德嫔说过无论自己想要知道什么都可以去明德殿讨个明白的。她定是错算了哪一个环节,难道她错了吗?可疯狂的奔跑到兰轩宫宫门前,童琬却生生将脚步停住了。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这样一踏出兰轩宫岂不是立刻就让凌萧知道死的不是她了?手里不意触碰到德嫔那日递给自己的瓶子,手紧紧将瓶子握住,心绪慢慢变得清晰。错也好对也好,她要的不过是凌萧也尝尝那痛失最爱的悲恸心殇,无论如何她都做到了。

于是童琬稳了稳心神,慢慢浮现笑意,慢慢沿着来路走回去,这样一步一步,狠狠地告诫自己不许难过、不许怀念、不许内疚,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嫣儿,没有。死的是凌萧的兰雅若,死的不过是兰雅若,不是那个无怨无悔陪了自己四年的伶俐宫女嫣儿,没有嫣儿,再也没有嫣儿。德嫔给的瓶子在手中握得更紧,她喃喃自语着:“再也没有嫣儿。”就这样童琬麻木地往内室走去。

及一踏进房内,春雪哭红了的双眼便映入童琬眼帘。她强忍痛苦厉声喝道:“本宫才是你的主子,你主子好好站在这里,你哭什么?”唬得春雪立刻噤住了哭声,只是跪在地上诺诺地求饶。春雪每磕一次童琬的心就痛一下,她从未想过有这样一天,她兰轩宫的宫人会这般畏惧自己。“起来吧。你只需谨记,从今日起,本宫身边只有你春雪没有嫣儿。兰轩宫从来没有嫣儿这个人。”

“奴婢记住了。奴婢今日只是来伺候娘娘早膳的。”春雪恭敬地答着,不再看嫣儿冷却的身体一眼。童琬看在眼里,忽而想笑,于是放肆地大声笑着,用尽全力笑着,她只是想把眸里的泪花笑没,笑化开。从今天起,童琬真的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