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六节 山长水阔知何处?(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087 2011-10-06 13:39:50

  白驹过隙,深冬的上京,已是一夜苍茫雪白。自那日南诏王离宫后,凌萧似无动作,而后宫又变得极少的安静。童琬一身冬装,素色翟衣及深翠色的襦裙衬托着她越发的清冷,她扶栏望着昔日满园繁茂的兰花,如今都谢了那荣华。微微叹了口气,忽而感觉到身子被暖和包裹,才抬眼及见嫣儿关切地看着自己,为她披上了柔暖的狐裘。那狐裘刺眼的鲜红,在雪白中显得格格不入,好似她自己,在这争夺荣宠的后宫里显得那样隔阂。她想去见一下良嫔,想知道那日到底前后生了什么变化。当日她是被良嫔约了出郊外的,她们俩是因元宵节的灯会以诗结缘的,当天更结拜为姐妹。于是良嫔的邀约她欢心应承,只是亭子内只一杯酒入喉,便感觉到绞肠刺痛,面对着良嫔惊慌的模样她一口气接不上来,就胃酸反复“哗啦”地吐了一地,刹那间喉咙便似火烧般炙热难熬。只这一切未待反应,四处就跃出了数十黑衣直直就是冲着良嫔与自己而来,朱虚侯家的家仆为了护着她俩奋力迎战,却仍纷纷相继倒地。也是,瞧那些刀剑功力,虽比不上行刺葳哥哥那日的那般人,但也到底不是寻常的杀手,区区家奴又怎敌得过?混乱中她与良嫔牵着的手被冲开,她本已中毒失了扶持更觉天旋地转的却在这紧要的关头看到一人举刀正往良嫔身后劈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撞开了她跟前意欲抓捕自己的黑衣,冲到良嫔面前将她扑倒在地,一瞬间她就没了知觉,最后的画面她只记得背后冰凉,连痛都没有领悟得到了。

“娘娘,您想什么这般入神呢?这儿风大雪大的,咱们还是回屋吧。奴婢已经将炉子生得暖了。”嫣儿在旁暖语宽慰,童琬却仍沉浸在回忆中,曾经这样的雪天,葳哥哥命了人造了雪船,他俩就在冰河上痛痛快快地笑着,互相掷着雪球,那时他们的笑,真的一点杂质都没有。想笑就笑,想恼就恼,永远不会想到将来的一刻许会生离死别。无奈地收回心神,她将手搭在嫣儿的手中,她已经知晓嫣儿就是兰雅若了,这个女子是反击凌萧最好的武器。可是自己的心却软了下来,嫣儿至今还是对她毫不怀疑,关怀备至,她心里不只一次怀疑,也许那些下了毒的药嫣儿是不知情的,也许嫣儿对自己的照顾都是真心的。任由嫣儿扶着自己回屋,才踏进门槛既感到了暖意,想来嫣儿为了自己早已准备良久。童琬心里叹息,嫣儿从前到如今都是这般对自己的。只是,嫣儿不死,她又怎么能牵动到凌萧那冷血的神经?她又怎么能找到复仇的突破口?凌萧现今已经秘密派人监测自己了,她已经踏不出兰轩宫半步了,纵是她想有作为也做不到!

“娘娘,喝口热汤吧,暖和暖和。”嫣儿带着笑意将汤舀好在碗里奉到自家主子面前,她却不知道此时童琬望着她思虑万千,眼眸分明闪烁着泪花。童琬接过碗,静静看着嫣儿,默默地说:你我二人,只许活其一,对不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