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四节 酒醒梦断,月朦胧(四)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024 2011-10-05 22:04:02

  “兰雅若!”刚唤出名字,静嫔就气急攻心不停地喘息。又见雅若想要扶起她为她顺气,静嫔恼怒地拍开雅若的手,狠狠地说:“我一直不喜欢你,你一直是表哥的软肋。可是表哥对你好,我也就对你好。我当你是我们这边的人看待。今日你却这般不知好歹!不适合?早知不适合当初为何要趟这浑水?你已经身在其中,你凭什么说不适合!”

“娄姐姐何须这般好似明理的样子。”雅若见无法与静嫔说到一处,心也冷了。于是她别过脸,冰冷地说着:“你的义无反顾,又有多少是为了萧?娄家的鼎力支持,又有多少仅仅是因为萧是娄妃娘娘的儿子?谁能保你们荣耀富贵到老,谁就是亲人。娄如月,入宫四年来,是你教会我这些的。”

静嫔愕然地张开口,想要说什么,却又生生噎住。“本宫累了,退下吧。”摆了摆手,她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那眸若星光,骨清神秀的女子一眼,也不愿再听她那凌厉话语一句。

“娘娘好生休养,奴婢先行告退。”微微施礼,雅若凝视着佯装熟睡的静嫔,缓缓转过身,慢慢向着房门走去,这个地方,曾经有他和自己的甜蜜回忆,曾经。及至庭院,她稍稍用手挡着脸,眯着眼瞧着那凌空的耀日:“妾思泪断,东君怎晓?兰香悠悠,只影何处。”带着些茫然,雅若一步一步走出延禧殿,一步一步走向兰轩宫。往来的宫人何其多?虽说宫女到了年纪可以出宫,可出去了该何去何从?或者可以说,又有哪一个宫人能安然熬到出宫的日子?心底有无限的悲伤无法排遣,她真的看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长路迢迢,她走得真的有些疲倦。凌萧,我从来不知道要爱一个帝王,是那样艰难。情思悠悠,却只敢放在心底,她无法自如地开口。

“给王爷请安,给柔蕙公主请安。”玉曦殿外太监宫女谄媚的声音传来,雅若生生放下愁思停住脚步,隐了身子躲在墙边,不禁琢磨:萧并没有准许南诏王今日探视玉贵人呀!这皇帝后宫也是随随便便能进来的吗?即便是公主陪同也是不可以的。忽而想起凌葳那次闯进兰轩宫的事情,雅若眉头开始紧锁,他又在谋划着什么?莫不是又要当一次‘郑庄公’,只这次‘共叔段’换了南诏王来演?雅若揣度着,及见南诏王与柔蕙公主已然进殿,她方才松了口气慢慢挪出来,继续自己回兰轩宫的路。在那个地方她只是嫣儿,一个平平常常的宫女,无须担心无须争抢,只要看着他的背影也能高兴,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爱情能够这样简简单单就好。望着依然高挂的日头,心情又沉重了几分,他总让自己莫思虑过重,可这样的局面,她如何能够?她真的很清楚自己,不想萧受伤,但也不想童琬死。她如此天真祈祷过日子能越来越平顺,她真的到底是可悲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