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三节 酒醒梦断,月朦胧(三)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049 2011-10-05 22:02:01

  “不哭了,把眼泪擦干。”凌萧递上帕子,语调轻柔。自母妃死后,他就发誓再也不哭再也不奢求别人,相信他人不如相信自己。可是如月不一样,她还是天真的年纪就被迫面对这样的局面,其实她旧时被方南侯折磨得身子本就不好,如今这般要她糟践身体他也不忍。可是这偌大的皇宫,如月已经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他只敢冒险相信她。

“不要与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绝不可以从你的口里说出来。”静嫔已经收拾好心情,面容却仍免不了惨淡,但她还是表情轻松地对凌萧说:“去吧,后宫里的事情我会应对的。早在侯府的时候我就习惯了各种遭难,这些算不得什么的。”

凌萧也不多说,朝堂今日事务繁多:盐运出了麻烦,船只停在江浙公然违令不再渡船;七皇叔已经称病多日不上朝了;南诏王仗着玉贵人小产事情未了和柔蕙恸哭凌葳被贬身子乏这些婆婆妈妈的小事就是要留在上京,他们的心里想着什么他会不知道吗?只是现今抛线太多,要一条一条处理罢了。盘根错节,容不得他走错一步。于是转过身,轻悄地说句:“照顾好自己。”即快步离去。

“他只有一颗心,要面对要装下的太多,那是整个天下。”听着凌萧的脚步声彻底远了,静嫔方才撑着柔弱的身子,轻喘着:“兰姑娘,难道你还要这般狠心吗?”

床榻后沿侧室的珠帘微动,嫣儿,即真正的兰雅若徐徐走了出来,及至静嫔床前扶了她躺下,替静嫔捋了被褥,轻轻说:“娄姐姐,我从未怪过他,也从未奢望他能分些心看顾我。”

“你这是气话!”静嫔稍稍有些激动,“童琬是什么人?凌葳的未婚妻!你明知她去看过良嫔后便开始暗中不吃那些药,你为何不说?你在替她隐瞒!你知道若是童琬恢复了记忆,凭着她那张嘴还有深爱凌葳的心,她能够说动多少有狼子野心的人?她往日长期出入皇宫内苑,你当七皇叔不认识她?你当七皇叔不会借机联络她?若果这些覷觑皇位的人知晓这么要紧的一个人恢复记忆了,陛下到时必定内外交困的!兰姑娘,您到底是爱他,还是害他!”

雅若淡淡的,只是再将静嫔轻按回枕边,“我纵是不说,你不是也知道了吗?娄姐姐。”她避开帮助童琬会伤害到凌萧的事实,只因为她的心里也矛盾至极,童琬对她一直极好深信着她,她真的不忍伤害这样的一个人。可是静嫔的话句句在理,她也没办法催眠自己这对凌萧的事情无碍。若真是无碍,凌萧知道童琬单独见过良嫔后就不会难以相信般看着自己,好似她已经背离了他似的。“我该回去了,你好好歇息。往后他若来你也不必派人遣我到此了。我只是一个小女子,看到贵为主子的人却舍命救自己没法不动容。往后的事情,若是我捅的篓子我尽全力补救。只,这些日子我当真看清楚自己真的不适合这宫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