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一节 酒醒梦断,月朦胧(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101 2011-10-04 22:04:02

  沉在计策中的童琬,不知的是兰轩宫外,玲珑一直躲在墙根边只看到凌萧离开,才隐了身子离开。抚摸着自己的双手,远看着与一般人无异,细瞧却是星星血点,如果不是自家兄弟在将军帐中行军,她何必忍受这些闲气?玲珑步伐有些沉重,她虽不是京中富贵人家的小姐但到底也是小康之家,这样为奴为婢,还不是因为爹娘对弟弟的殷切希冀。女儿人家低下,所有好的都该留给自家兄弟,爹娘何曾想过她早已淑女窈窕,该觅良人相夫教子?执笔描眉,对镜而笑的日子,好似那样遥远。微微叹息,玲珑低着头无力地走着,“哎哟!”一细长的声响突然传来,她才发现自己没注意竟踩在了一人的脚上。

“你哪宫的贱婢!竟敢如此冲撞本公公!”那公公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玲珑低着头只看见那公公是师傅的装束,唬得她忙下跪只道:“奴婢是景仪殿的宫女,因主子传得急才一时莽撞冲撞了公公,还望公公恕罪。”

“景仪殿的?抬起头来。”听得此话,玲珑忐忑地抬起头,即见竟是玉曦殿的主事太监德章,真真羞得脸通红,这他分明就是刁难自己!她常随主子出入玉曦殿,他怎么会不认得自己?“哟!竟是玲珑姑娘,德章算是冒犯了。您且走好,这趟咱家只当是捡了个宝,梦里想想可都是甜的。”那德章好似看穿她心里恼怒的事情,阴阳怪气的媚笑着说话。玲珑只觉得恶心,忙起身拍了拍衣裙,施了礼就逃似的离开,极远似乎还听到德章那可怖的冷笑。

“本宫吩咐你办件事儿,你怎么总办不好?怎么这会儿才回来?”玲珑才进殿,淑妃茶碗就摔碎在了地上,怒目而对:“你到底是什么榆木脑袋?爹爹怎么会让我重任你?说!兰雅若那儿怎么了?”着了宫人替自己柔肩,淑妃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玲珑。

玲珑自是不敢怠慢,细细地将她看到凌萧去兰轩宫之前之后的情形都一一述说了,本还欲将德章的事情说出来,毕竟德章敢对她无礼那也可看出玉贵人并不是真心要与自家娘娘结盟的。可瞧着淑妃那般模样,又想起平日来自己受过的苦,于是生生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按下不提。

“静嫔怎样了?这都病了好些天了。”淑妃拿了见糕点放入口中。祁王一被废静嫔就病倒了,这其中若说没有猫腻可真是没有人相信。只是陛下天天嘘寒问暖的,她也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仅仅是这样自家爹爹倒喊了小厮带话进宫让她安分守己。她真的对这个爹爹无语,安分守己可以摘得凤冠吗?她要安分守己了,可真是应了俗话:死了都不知道发生何事!

“回娘娘,适才奴婢将娘娘予静嫔的补品送至延禧殿时,殿外进进出出皆是太医院的太医,奴婢连内殿都进不去,在殿外就被主事的姑姑拦住了。还说陛下口谕,任何人都不可以打扰静嫔的休养。”玲珑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淑妃朝身后的宫人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着了玲珑扶起自己,心下纳闷地在内殿里来回踱步:“静嫔唱的是哪一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