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节 不过伤心断肠人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057 2011-10-04 22:02:02

  玄黄色袍子的背影,童琬看见凌萧只影在侧室等着自己。嫣儿,不知行踪,是的,有哪位女子愿意看见心爱的人与别的女子谈情温存?虽说喊的是她的名字,可到底心里十分难堪的。童琬双手交握于前,心里命令自己要笑,要欣喜,要像往常一样陪在凌萧身边,可是距离越靠近她的身体就禁不住颤抖,他的手段太过凶残,她的爹娘死得太惨,鲜血淋淋,那是一个侩子手,他杀了她全家,他害了她的至爱,他夺走她珍惜在乎的一切!真希冀现在手里就有一把最锋利的匕首,一刀从其后了断他的性命!

“去哪儿了?怎么到处皆找不到你?”凌萧感觉到她的靠近,转过身仍温和地笑着,只是凭谁都能看出个中隐隐的疏离。她神色如常,将心思暗藏与内心。她原以为做不到与他自如相处,没想到真到了这一刻是那样自然,童琬庆幸自己内心足够坚硬。于是巧笑着牵过凌萧的手,只在触碰到的时候身体微颤,胃间又开始有反复的感觉。强忍不适,童琬牵了凌萧坐下,静静地替凌萧倒茶,就像从前一样。只是,又如此不一样了。

童琬玉手纤纤,沾了些茶水,细细地在桌子上写着:散步。凌萧若有所思地看着,直到水纹散开,淡到看不见,才重拾那固有的笑容,捧起茶杯端详着:“那庶人的事,你无需害怕担心,朕已经处理好了。安心养病,记得准时吃药。”言辞好似恳切,却又进不得她心内,童琬竭力按奈自己的情绪,凌萧口口声声的庶人,曾经该是上京的新帝!若不是他这般卑鄙夺了凌葳的皇位,现在的乱臣贼子就该是他!她的手下意识暗中掐着自己的大腿内侧,用疼痛试图让自己清醒。

“朕从来不信天的。”凌萧放下茶杯,站了起来,淡淡地说:“天命是什么朕从来不想知道。天子,朕说朕是天子,朕就是。别人能够做到的,朕可以更好;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朕拼了命也要做到!你懂吗?”凌萧站在门栏前,望着蔚蓝的天空,不再说话,似乎想要等着童琬给他回答。他不知道自己在希冀些什么,终于还是叹了口气:“罢了,你休息吧。如果这样就是一辈子,也许我会愿意。”最后一句,他忽而想要说得亲近些,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般想法,但见童琬只是木然地看着自己,终究蹙了眉,默默地迈步跨出门槛。他答应雅若的事情算是做到了吧?

童琬一直坐着,看着凌萧的身影渐渐消失,蓦然感到脸颊有些许冰凉,为什么自己会哭?是哭手刃至亲至爱的凶徒就在眼前却不得报复,还是哭那一声“朕”?不会的,不可能的,兰雅若喜欢凌萧就算了,她是童琬,凌萧是仇人,是血海深仇之人,她该恨他,恨毒了他!从今日起,凌萧,我将使你后宫不得安宁,将使你至爱承受无尽苦痛!“愿你长命百岁,一生痛苦。”低压压地一个字一个字说着,童琬擦干眼泪,眼眸生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