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番外:何事秋风悲画扇,奈何生于帝王家(15)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766 2011-09-30 21:04:04

  于是就这样,天历三年,我又回到熟悉而陌生的上京,步入我再熟悉不过的皇

宫内苑。紫霄殿,我一步一步地往紫霄殿的方向走去。来往的宫人都已换了新人,可对我倒不

显出奇,想来凌萧早已探知我回京,只是一直不出面而已。夫子在路上时曾担心护送我的侍卫

不够,怕凌萧会有埋伏。我太了解这个哥哥了,他做戏就会做全套的。要暗杀我,他多的是机

会断不会在我自投罗网时了了我性命。估摸着他不会让我死得那么轻松,没有身败名裂他怎么

会甘心?果然,一进紫霄殿,他那满眼的惊讶,果真是帝王的典范!“皇弟归来怎么也不与皇

兄说一声?皇兄好备宴相迎!”关切的话语,殷切的神色,我真真自叹不如。于是冷冷地回着

:“这里没有旁人,皇兄何必如此?臣弟只想见琬儿。”

“琬儿?朕这里只有贵妃兰雅若。不知是不是臣弟要见的人呢?”凌萧嗤笑着

看向我,他改了琬儿的身份,我若要带走她就是犯上,童琬是我的未婚妻,兰雅若却是贵妃。

“我人已经在这里了,皇兄有什么吩咐?臣弟要求卑微,只想确认琬儿是否平安。”躬身谦卑

地对凌萧说。他喜欢看我卑微的样子,我就做给他看,反正为了琬儿没什么不可以的。

“朕只是苦恼朕的宠妃一直恢复不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听闻皇弟在塞外

多年潜心学习各种技巧,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医理?”凌萧淡淡笑着,见我生气他真的甚是高兴

。“不过还好,她记得自己最爱的人是朕。皇弟,这里没有人记得你凌葳,你能带走谁?”面

对凌萧的质问,我无言以对,心如刀割。琬儿到底受了多大的创伤,竟然连记忆都没了。那些

经历一定很可怕,让她只想逃避。

“常言道,记忆会消失,感情却会留下。如果她见到你的时候能稍微对你停留

,朕就许你所愿。怎么样?”凌萧见我不答话,又说了一句,他语气信心满满,感觉料定我输

定了。此时我听见殿外传来脚步声,想来琬儿就要来的,有些忐忑,但仍坚定地看着凌萧:“

君无戏言。”我相信我们的爱情,琬儿不会忘记我的。

只是所有的一切出乎我的意料,她抗拒我,她不记得我。琬儿柔情似水的目

光从未离开过凌萧,她靠在他的怀里恐惧地看着我,她对我的目光带着厌恶。她所有的一切都

让我失去再上前一步的勇气。凌萧说我吓着她了,是了,我承认我鲁莽她一进来就忍不住抱住

她。可是,琬儿,从看着你气息奄奄躺在床上到今日再见,三年半的时间,想你,除了抱住我

,我真的做不到还平静地看着你。可是,你那些厌恶的眼神,你冷冷不对我说一句话,你甘之

如饴地靠在凌萧的怀中,想来其实你过得很好。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说了谎,我曾想要放

弃去救琬儿,所以上天就让她彻彻底底忘了我。如果当初救人的男子真的是凌萧,那么琬儿现

在才是幸福的,因为她与她倾慕的英雄在一起,如此壁人,我算什么?不知道,真不知道。跌

跌撞撞地离开皇宫,自从凌萧回到皇宫后,每一次我都是带着威风去见他然后狼狈逃离。琬

儿,我只需你小小的眼神肯定,也许勇气就会多一点。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两句古诗从前只是念,却感悟不了。今日这

般情景,现今又身处物是人非的祁王府,天下之大,到底什么才是我该坚持的呢?那么一瞬间

我真的感到好累。可是我不能倒下,还有太多人跟我相关。如果我没有利用价值了,芯儿在南

诏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凌萧定不会去顾念我的胞妹的。为我劳碌前后的夫子,他已一把年纪了

,再不济我也想保他能安享晚年。人的心软了之后,担忧不免就多了。湖水倒映着月色,我静

静地思念,回忆一幕幕重演,好像那时自顾自己的那个我,活着没有那样累。但是,那样的人

又有什么意义呢?感觉周围有探子,我嘴角牵动,凌萧还真是对我放心不下啊。既然这样,我

就更让你放心不下一点,我要让你知道,不把琬儿还给我我赔上性命都不会罢休!

吏部、礼部、户部,南诏王,还有那墙头草似的施大将军,群臣上书抵制再将你

那贬为庶人的母妃追封为父皇的皇后并葬入皇陵。七皇叔大殿内指着你骂你不孝要将卑贱的女

人葬入帝陵,是想要将父皇气得九泉之下都不的安宁。凌萧,你当皇帝是好当的吗?祖宗家法

是可以改的?你动了我最着紧的人,我就要让你母妃死不安宁!娄妃是你的软肋,这可比借政

权打击你还要成效。只是,那时我这般意气用事却全然不知后患无穷,我令凌萧更加憎恨我,

也埋伏下更深的仇恨。这一暗地策动上书,凌萧更加看清楚我在朝中的力量,那些人相信我复

位的可能性极大,却不知道我其实在利用他们的全家性命来换自己的爱情。有时想想,我和凌

萧,真不可以说谁比谁不卑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