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番外:何事秋风悲画扇,奈何生于帝王家(14)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968 2011-09-30 21:02:03

  “殿下,王妃望您深思。”使臣见我无甚表示,拱手再道。芯儿在信里说南诏王有

意与我联手,他愿意助我复位,条件是登基后允许妹妹段珍瑜回到南诏并且让南诏永远成为段

家的封地。看着白纸黑字,想是我占的便宜居多,可南诏王要的又怎么可能只有这些?狼子野

心,当我不知道?我虽养在宫中多年,一直都是父皇为我顶着天地。但基本的算计谋划我还是

看得出来的。答应他?真还不如将皇位让给凌萧,起码他还是个爱民如子的皇帝,起码他也是

我们凌家人!“告诉王妃,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

平安。”装作怯懦地对使臣说,让所有人以为我胆怯只在乎情爱,最好不过。这是凌萧要的,

也是迷惑我那好妹夫念想必要的。越多小人受到凌萧打压,就越会多人站到我这窝囊好摆弄之

人的阵营里,不管这股势力牢不牢固,反正凌萧若看到必不会让我再留在塞外笼络人心。他要

当圣君仁者,他步步为营地逼我反抗,我偏不回京。紫金辉煌,可不是那样容易的。

“凌萧新册封了淑妃,是施易的小女儿。”送走使臣后夫子低声告诉我,我只是

冷冷地笑着,施易就是为了这些短暂的荣耀倒戈的吗?我纵再怎么不了解凌萧也知道他不会放

弃复仇的。娄妃的死,童相和施易都脱不了干系。现今童家被灭门,施易又可以风光几时?不

过我还是佩服凌萧的,不知不觉就将我的左右手都劝到他那一边去。“老夫子,我有个不情之

请。”礼貌地探问,夫子忙向我欠了欠身:“殿下请讲,臣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笑了笑,“ 我不需要你赴汤蹈火,我只需你进京了解琬儿的近况,还有就是让

黎民百姓想起曾经有位二皇子,是先帝的嫡亲儿子。” 见夫子了然于心,我淡然地转身,是时

候该去牧羊放马,沉醉在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里。来到边塞三年,初初心情是烦闷的,放

眼望去真是大漠孤烟直,堂堂皇子竟如斯境地,心情是落魄的。我被父皇内定为储君多年,赞

扬太多,受到的帝君课业太多,早就忘记人也会有失败的一天,也忽略了面对生死即使是皇帝

也无能为力这些事情。以天下为重,是童相最常与我说的话,因为这些我收敛,我沉着,只愿

做父皇心目中的皇子,温润如玉心怀百姓。正是如此,遇刺那天我只想着保命的窝囊行为对比

起琬儿的情深才显得那么低贱,也因为琬儿对我的毫无保留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说谎才显得卑鄙

。至今,我当了十七年的模范皇子,从未真正想过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知道父皇和母后认为

是好的,我就去做。到底自己要的是什么呢?琬儿总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她的爱恨都是那样

明明白白的,如果她知道我骗了她,定是不会原谅我的。她说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她说只要愿

意可以为爱而死,她总那样真挚,让我不得不信真心竟是存在的。一点一点地靠近,从开始因

为她是童相的女儿,到中间她的舍命相救,再到后来的默默相伴,琬儿早就像毒药让我欲罢不

能,明知是祸我也要向前走。江山,比起她的笑嫣,真的并不重要。

“王爷,多谢您帮我们寻回牧羊,重建家园。”思绪中,一牧民笑容可掬地向我

拜谢。这里的人都不惧怕我,这次的不惧怕是我欣喜的,因为我知道他们是真心爱戴我。这三

年来,我跟着他们牧羊,跟着他们务农,起初他们诚惶诚恐的,后来见我都如常人一般了。前

段日子起风,吹散了帐篷,羊群散失。于是我与他们一路一路地去寻找,派人帮牧民们重新搭

建帐篷。牧民们大多淳朴,连笑都是憨憨的。有一阿妈还定要送羊奶答谢我,夫子一度阻止怕

其中有诈,我倒无所谓,痛痛快快地喝下,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不图谋什么只为真心感谢

而送我的礼物,每一滴入喉都是珍贵的。瞧着这样亲切辽阔的天地,难怪琬儿一直心心念念想

要到塞外,琬儿总是对的。

只是凌萧没有让我的日子悠闲太久,夫子从上京回来后汇报情况吞吞吐吐的,直

到我厉声逼问,他才缓缓道来,原来他一直命人压制了上京想要传达给我的信息,原来琬儿被

西陵公主鞭打了,原来她危在旦夕。“京城都传遍了,都说当今陛下攻打西陵一怒为红颜。而

这祸水就是,”夫子见我眉头紧锁,不敢再言。我握紧拳头,凌萧分明早就对西陵怀恨在心,

凭什么装着情痴去怒发冲冠为红颜,置琬儿在风口浪尖上?想想也可笑,虽然父皇同他势如水

火,但一个明明卑微一生只求母后一个回眸却装得天下都以为他好色,而另一个明明无情无心

却偏偏演情种,到底是父子即使他们彼此不承认。“夫子,我们启程吧。”凌萧还是赢了,我

没有办法在这里坐看琬儿受苦,我不知道她的伤势怎么样,之前她已受过重伤,她的身子不知

还受不受得了。

“殿下,请三思。小不忍则乱大谋,只要我们再等些日子,完全得到戊边士兵

们的支持,我们,”我摆手示意夫子不必多言,所有的道理我都懂。凌萧要我回去是个陷阱我

懂,这一回去三年来的苦心经营会化为虚无我也懂,只是琬儿的事情不可以忍,她受伤了,哪

怕是个假消息,我也要回去看她一眼,确保她平安才可以安心,我一定要回去亲眼确认她是否

还好。稳了稳心绪,我不敢去看夫子的目光:“告诉南诏王,我同意与他合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