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番外:何事秋风悲画扇,奈何生于帝王家(10)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876 2011-09-29 11:13:13

  母后去后,父皇紧接着也病了。或许母后一辈子没喜欢过父皇,这个皇宫于她而言不过

是牢笼。但是我真的觉得父皇付出的足够多了,多到江山不顾,性命不要。看着父皇病恹恹的

样子,我曾想问他作为君主值不值得这样为一个女人,可未问出口就想起琬儿说的“没有值不

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心里似乎也释然了,他愿意为她倾尽天下毫无怨言,我作为儿子又

可以说些什么?只是我开始变得沉默,开始比以往更加用功课业,开始私访民情,同时也开始

真正接触政务。父皇这些年掏尽所有只为讨母后欢心,国库早已空虚,再加上连年来的水灾、

旱灾,边境西陵军队扰民,原来这外表看似强大的中原王朝早就如垂危老人了。可叹我竟然过

得如此无忧,想着在父皇母后的庇佑下成长。自从政后,我一直无暇顾及琬儿,只能派人去看

看她是否安好。我已经失去了母后,不可以再失去她,我那时在心里告诉自己定要创造一个安

定的环境给琬儿,及后与她畅游塞外,永远只让她笑不许害她伤心难过。这样做会不会可以弥

补我之前内心的龌龊自私还有撒谎?

“给殿下请安。”一日我在紫霄殿帮父皇批奏折的时候,听见殿外有太监讨喜般向人请

安,远远看去凭背影我能知道是哥哥。父皇讨厌哥哥,在娄妃死后就不准许他再进宫,只能待

在自己的府邸里。相反我虽有府邸却更多是住在宫里。可他为何会进宫?虽父皇病重,可我实

在相信不了他是因为担心父皇才进宫的。那金光闪闪的皇位,果真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

哥哥,哥哥,陪我去玩好么?”清脆的呼唤打断了我的沉思,抬眼一看才看到是弟弟凌蘅。见

太监拉住他,于是示意他们放手。小蘅的母妃在他两岁的时候就过世了,许因为这样这孩子比

一般4岁大的孩子要懂事得多。想着,我柔声问道:“小蘅为何今日兴致如此高呢?”却见小蘅

鼓起了腮帮子:“你这哥哥。大哥哥都记得今日是我生辰特地进了宫,你可好,都把我忘得一

干二净了。”原来如此,心里虽对凌萧不放心,但还是笑了,小蘅还小,这些明争暗斗他不必

知道,“好,哥哥看完这些奏折就陪你去玩,可好?”小蘅懂事地点头,乖乖在旁等我,看他

这般模样,心里感慨,每年我的生辰都是举国同庆的,这般寂寞从未有过。我竟真的如此幸福

却从未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