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四十一节 对峙(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929 2011-09-17 16:56:04

  兰雅若一直看着凌萧的每一步,总似艰难,她感到不放心于是想走到他身边。手臂却忽然被一双手抓住,回头一看竟是静嫔。只见静嫔对她摇摇头,示意她莫要妄动。正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兰雅若听得园外马蹄声扬,再见凌萧已是眉头紧锁。

“南诏王到!柔蕙公主到!”太监高远细长的声音响起,兰雅若看见凌萧的目光更深邃了。只见凌萧对道贺的人视若无睹,审度般转身看向凌葳,似乎衡量着什么。待来人脚步近了,他方才展露一丝笑意,向着群臣摆手示意他们安静,自己大步走至园口,负手而立朗声笑道:“芯儿回来了。”

兰雅若被凌萧的举动弄得有些糊涂,她看向静嫔想得到解释,静嫔没有解释只是低声说了句:“芯儿是柔蕙公主。她的驸马是南诏王,玉贵人的哥哥。”她听了讶异,不曾想玉贵人与皇家的关系千丝万缕,怎么人方小产,南诏王就来了,时刻恰得如此准时。

“陛下万岁。”南诏王夫妇向着凌萧行礼,只是在兰雅若眼里看到了不敬。怎么会如此?妹子小产,哥哥有气行礼敷衍也情理之中,可柔蕙公主不是凌萧的妹妹么?怎么也这般敷衍?“柔蕙,是祁王的胞妹。”静嫔仿似看出她的疑惑,再次悄声道。兰雅若听得心里起伏不定,又是凌葳,为何总感到凌萧的一切都被凌葳挟持着,所有的皇亲重臣好似都当凌葳是第一等要人,可分明凌葳才是当今皇上!

“珍瑜小产了,朕正打算去看看她。南诏王是否同往?”凌萧倒无视南诏王的敷衍,只稳声问道,见南诏王眼神带着寒光,先看向身旁的妻子又看向自己,半晌才回话:“豫王生辰要紧。本王道皇家正气,王妹该安康的。”

南诏王在讽刺!心里突兀地冒出自己的想法,兰雅若蹙眉忧切地看着凌萧。玉贵人临近生产才出意外,又岂安康?他分明在嘲讽这皇家的气数不正。“王爷舟车劳碌,本王想芯儿也累极了。不如先歇息吧,明日再进宫探视玉贵人。想来小蘅也不会怪王爷早退宴席的。”她正想着,一直沉默的凌葳却温润地笑着边说边走到南诏王身边,似要替凌萧解围么?兰雅若再次看不明朗状况。

“是啊,姐夫先离去到府里休息好,再去看贵人嫂嫂。小蘅这生辰宴无关紧要呢!”凌蘅见气氛压抑,眼珠一转顺着凌葳的话,奔到南诏王身边,意欲解围。只是本不说话的柔蕙公主拉过凌蘅,轻声说:“皇子的生辰岂有不重要之理?莫胡言,若父皇天上得知,可是要气着的。”言语间也不看凌蘅,只盯着凌萧说。

喻辰

今明两天都是这个时候一更。感谢各位关注,请喜欢的点击一下推荐和收藏,谢谢大家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