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六节 风云变色(二)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254 2011-09-15 09:32:03

  “昨日奴婢如常去请了安,到小灶处为玉贵人拿安胎药时,多说了句贵人前些日子脾胃虚膳食要及时上,莫凉了。哪知那些宫人都跪了地对着奴婢说姑姑莫胡言,贵人身子安康哪来脾胃虚?再说了,御膳一来,咱小灶的人都是试了食就立马送过偏殿的。可是从未迟过。那些宫人还讲什么奴婢都听不到了。原那玉贵人早已知晓奴婢是小姐派来的,她好似猫抓老鼠般抓了也不吃,仔细玩弄手掌中,再看着奴婢怎么担惊受怕。她说她脾胃虚病恹恹在床上时只奴婢一人侍候着,小姐送的砂仁肘子有脾虚痊愈后孕妇食用调理的功效。咱们是进了圈套,若当时她只是怀疑,那砂仁肘子就是证据了。纵然奴婢想装不知道也不行,她 明着向奴婢埋怨饭菜不准时送达,这不是要奴婢去问么?奴婢问了不就明白了?本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好给小姐报信,却没走出殿就被那些太监架住了。玉贵人掷地有声地说那日其实是她授意德章把意儿的死告诉玉曦殿所有人的,就要看着哪宫有动静。她说原来明德殿的人这般好对付,真不值得她下手。她说奴婢说了不该说的,见了不该见的,就该这般下场。”

良久,心兰疾书的笔才松了下来。若说要控诉要埋怨的还有很多,只是在主子面前都不能说。哪怕是残疾了,她还是想留了命回到家人身边。感觉到小如将自己写的拿了起来,估摸呈到了小姐面前,心兰的心都提了起来,小姐会不会恼怒自己办事不力不及早发现?可半晌都没动静,莫不是自己凭感觉写得东西太潦草进不得小姐的目?心里七上八下的,心兰忧愁至极。忽而她好似听到些微脚步声,偏头细听,该是小姐的。“蓉儿替许家,谢谢你了。”德嫔的声音从后传来,听不出感情起伏,心兰只觉一阵心慌,继而口鼻被捂住,一股浓烈的味道进去,呼吸也就弱了。

“小姐。”小如见心兰的手垂了下来,她没想过小姐会杀了心兰,想着毕竟都是许家的人。可未等她反应过来,见德嫔从袖子中拿了个袖珍瓶子,往心兰身上一倒,所有的一切瞬间化作滩水,再也没有先前那在眼前写着自己在玉贵人处遭遇了什么的鲜活人儿。越想眼泪越止不住:“小姐,您连一具尸体都不愿留下么?”

“留下来垫桌子么?”德嫔将那袖珍瓶子又藏在袖子里,捶了捶后颈,慢慢走至床沿“带个话给爹爹,要好好对待王伯一家人。明白吗?”

“小如明白。只是心兰她,”不等小如再说,德嫔压低声音凌厉道:“没有心兰。这个世界没有这个人。记着了,陛下是不需要无用的人的。有心兰就不会再有我许蓉,她是我成事不足的证据。所以,没有心兰。”说完,不再看哭成泪人的小如,躺了下床,这下该可以睡得安稳些了,“擦干那没出息的眼泪,若真那般姐妹情谊当初你怎折了签不去玉曦殿?仔细别被人怀疑了。告诉所有人本宫身体微恙,若无要事就别来打扰了。”摆摆手示意小如退下。

拭干眼泪,小如不敢再多言。主子原来都知道自己做过的肮脏事儿,她看得分明。于是小如诺诺退了下去,忙照着德嫔的话吩咐各方。

“你这般模样,死了倒干净些。”见小如离开,德嫔平躺着细细滴出了眼泪。明德殿是好对付的?玉贵人,等豫王生辰一过,你就该知道明德殿是不是好对付了。“心兰,小姐必为你报仇!”咬牙切齿,德嫔瞪大眼睛一字一顿望着天花狠狠地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