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四节 合纵联盟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396 2011-09-14 12:33:42

  “见血,是最卑劣的手段。”玉贵人朝着向她行礼的宫人点了点头,眸带犀利地看向正处罚玲珑的淑妃:“淑妃娘娘,您拿锥子弄得自家奴婢满地的血,可是会让别宫娘娘笑话的。”

“玉贵人不在殿里安胎,来景仪殿作甚?”淑妃也不顾仪态,死死地往玲珑身上又是一扎,只都听不到玲珑的声响。但见玲珑死死咬着自己的手,血丝渗出也不让自己哭喊出一声,方才主子说了,若她敢喊一声疼,必罚上千倍。

“本宫身子乏,太医说了,要多走动走动,对胎儿好。”玉贵人少有的和气,笑着对淑妃说:“妹妹,您这般打骂下人,陛下见了会厌恶的。”说着拿过了淑妃手中的锥子,缓缓道:“兰轩宫的消息哪是这般容易探听的?您这是打死了那丫头也无可奈何的呀。”睨视了怔怔看着自己的淑妃一眼,玉贵人着人扶了自己坐下,怀了身孕就是不好,走几步路都觉累,“兰雅若今个儿除了闷在宫里就是到紫霄殿给陛下送汤水饭菜去,日子着实沉闷,妹妹探听了许是也无趣不知个中奥妙的。”

淑妃审视着玉贵人,仅凭几句话,玉贵人要让自己知道她不但知晓自己殿里的情况还知晓兰轩宫的。都说兰轩宫的消息难探,可她玉贵人倒是知道。有些不甘,但还是微微笑着:“姐姐教训的是,妹妹是该好好对待自家下人的。只是不知姐姐都如何教导?”

“来人。”玉贵人只一声,玉曦殿跟过来的宫人便迅速进了殿,只见一人从袖中拿出绳索将几欲晕在地上的玲珑五花大绑的,又一人密密地将木签撑着玲珑的眼皮,更有俩嬷嬷抓着玲珑的手,将钢针一下一下地扎进她的指甲缝里,只需她一挣扎针就进几分,痛也更甚几分。玲珑满身是冷汗,十指连心,眼皮更是极重。只是不敢喊疼怕惹来更甚的折磨。原想那玉贵人吃斋念佛的许不会这般心毒,没想到花样更甚,玲珑的心渐渐灰了起来,这般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

“见着没有?”玉贵人看向淑妃,和颜悦色道:“既动不了她颜面,又见不了血。身上自没那青的绿的。你舒了气,陛下也仍道你良善,可不好?”见淑妃不曾应答,她絮絮说:“丫头,莫乱动,嬷嬷,去把她的绳子解了,仔细别留了痕。玲珑啊,本宫不会绑你的,也不会把你丢什么黑屋子里被老鼠咬的。只你不要胡乱挣扎,眼皮给本宫抬好,若不是,到时木签扎了眼可是你的事儿了。”

淑妃感到心里发麻,她虽自小打骂家奴,但这般做法她是没想过的。下着这样的手还可以笑盈盈地说话, 这玉贵人可真不能够小瞧,“姐姐断不是来教妹妹如何罚下人的,不知姐姐今日来访所为何事?”只见玉贵人使了眼色,淑妃也领会,便支了宫人离开,并喊人抬了玲珑出去。

待宫人皆褪去,玉贵人才开口:“合纵。本宫今日就圆你所想来合纵。”见淑妃不表态,玉贵人再说:“本宫知你必心奇,现在本宫也说不得什么。只是你要知道,这宫里上下没有本宫不知道的事情。你也不必查细作是谁。本宫可不会笨到安个自己人在别人宫里随时怕着被发现,更不会傻到收买别人的心腹丫鬟还令她为自己说好话。这样的人,本宫又怎么会让她活着出玉曦殿?”

淑妃知她在暗说意儿的事情,脸色发青,但仍强作笑意:“既得姐姐力助,妹妹当然心里愿意。只是不知姐姐怎样表示诚意?”

“诚意?”玉贵人笑了,“你不是最讨厌德嫔么?明儿你就看好戏吧!”说着只捧起杯茶,也不喝,“妹妹,姐姐再教你件事儿,别宫的东西,就是毁了也不要自个用。”直直就把茶杯砸到地上,引得宫人纷纷进了殿跪下。“扶本宫回去,淑妃娘娘要歇息了。”边笑着边由自家宫里人搀扶着,玉贵人慢慢出了景仪殿,只剩下淑妃若有所思地看着碎在地上的茶杯,豁然心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