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三十七节 风云变色(三)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353 2011-09-16 02:24:55

  数日后,清风吹过的怡雅亭里。时时传了些笑声。及早华嫔就邀了兰雅若赏景,兰雅若想着怡雅亭四周景致清幽,于是便应了承与华嫔到怡雅亭小聚。

“姐姐您莫辩,这亭子可真的比宫里旁的都要好,原是陛下此番心思。”华嫔看了兰雅若递过的纸张,笑着含了颗枣。“只姐姐您倒总闷在自家宫里,想想都可惜。您瞧瞧,这皇宫本就如牢笼,您却把自己关在更小的笼子里。可真真不值。”华嫔说着免不了摇头。

“华嫔娘娘说的是。奴婢早劝娘娘走走了,可她竟真成扎土里的兰花了,动都不愿意动。原奴婢知娘娘心情乏也就不多说了,后来这些日子也是这般。今个儿若不是华嫔娘娘您说得娘娘羞愧,奴婢才知原是主子身子懒,怕走动。”嫣儿噙着笑意,笑着顺了华嫔的话茬。方才自家娘娘无辜地写着个懒字时,那要哭不哭的表情,自己真几欲掉牙。怪不得自己一直都劝不动主子多走动走动,原来根本就是她自己不想动嫌走路麻烦。若不是今日华嫔一直纠缠主子怎么能闷在宫里这般久,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宫内趣事。因此逼得主子说了这原因,嫣儿还真没往这些想。只是笑着笑着,忽而止住,担忧道:“娘娘,您这般身子懒,不想走动。莫不是喝药的作用吧?要不,奴婢问问太医,方子是不是该换了?”

“药?姐姐平日都需喝药么?”华嫔诧异道,她原以为兰雅若口不能言已可怜,若身子弱到要靠着熬药过日,瞧那婉转风流之姿,着实惋惜。

嫣儿见主子只是看着自己,也没有动笔,于是便代自家娘娘答话:“回华嫔娘娘,我家娘娘素来身子弱。进宫第一天就没断过药,奴婢总得每天按时熬了药送到娘娘处。现今就怕方子跟不上,连累了娘娘的身子。”

拾起笔,兰雅若悠悠地在纸上写着:我记不得自己从前的事情,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自己满身是血的模样。估摸着当初受伤极重,因此太医一直没说我痊愈,多年来一直都得喝药调理身子。只是我这身子乏,断不是与药方子有关,明明就是养尊处优久了人就懒了,怎么能怪方子?也不看看我每日瞧着那些兰花就是静坐一天,精神着呢。

“若是这般,姐姐存心想让妹妹笑话您呢。”华嫔收起笑意,握住兰雅若的手,“人总不可能一辈子喝药什么的。总得根治。”

见华嫔真心切切,嫣儿本想替主子谢过,可即见不远处一众随从跟着静嫔和豫王走了过来,忙与旁的宫人出了亭子行礼:“给豫王请安。给静嫔娘娘请安。”

“免了。”豫王小孩心性,语气倒十足学着他的皇兄。惹得静嫔宠溺地朝着他笑,微微弯下身:“小王爷,可不准如此调皮。眼前可是你口中貌若天仙的贵妃姐姐宫里的宫女。”

“贵妃姐姐?贵妃姐姐!贵妃姐姐!”凌蘅调皮地拨开横在他面前请安的宫人,直冲冲就跑到兰雅若面前,撒娇道:“贵妃姐姐怎么自个儿吃好吃的,也不邀本王。”

兰雅若与华嫔对视一笑,顺着就挑了块黑糯马蹄糕送到凌蘅的口中,刚刚消了那小王爷没完的控诉。华嫔见凌蘅起先不知口中何物表情有些像吃鳖的模样,后尝了味倒大口嚼了起来,还自个儿跑石桌前拿着继续吃。忍不住又笑了,她真从未进过凌蘅如此,从前都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豫王殿下,妾给您请安了。”

“啊,华嫔。呃,免礼。”凌蘅接过兰雅若递给他的手帕,擦了擦嘴,想想又装着正经儿:“不许告诉皇兄本王今日这模样。知道么?”

“是。”华嫔拉长语气,好笑着答:“妾知道了。”七岁小儿真是可爱,只是将来不知又会怎样的争夺名利,心狠手辣骨肉相残。只能看是何种造化了。华嫔仍带笑意,心境却悲凉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