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八节 何处诉衷情?(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859 2011-09-08 23:15:10

  凌萧远远已看到凌葳朝自己走来,见之仍形单只影不带一兵一卒,心里也有些佩服。于是习惯性的微笑着朗声道:“二弟怎么得闲游览朕的紫霄殿?莫非之前的情真意切不过是另有图谋?”

“臣弟纵使千般算计都绝不会算计心爱之人。”凌葳一身月白色,极素极清冷,目光如炬地看着凌萧:“原来当真有兰雅若此人。对于皇兄的以天下为己任,臣弟真心学不来。”经过多日的暗察,他终是知晓了凌萧或许也有弱处。

“看来朕高估了你。”凌萧交握在背后的手悄悄用力握紧,脸上却不便让凌葳看到自己情绪有变化,言辞变得冷峻:“原以为你为了童琬,早已将前因后果都查清。没想到竟这般迟钝。可即使你知道雅若的存在又如何?朕是天下之主,朕说谁是兰贵妃谁就一定是。”顿了顿,凌萧一步一步走到凌葳面前:“凌葳,当你要美人弃江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美人不过是江山的附属?海誓山盟都敌不过富贵荣华?”

“住口!”凌葳疾步上前粗鲁地揪住凌萧的前襟,额前青筋几近突出。他可以容忍凌萧说琬儿不爱自己,也可以容忍凌萧贬低自己。但是他绝对不可以容忍凌萧这般暗讽琬儿爱慕虚荣!她不过是失忆了,不过是被凌萧蒙在鼓里,他们的爱情容不得任何人亵渎!他的琬儿也容不得凌萧这般侮辱!

“哼!”凌萧戏虐地笑出声来,示意随从都退下。任由凌葳揪着:“这样一句话你就恼怒了。那兰轩宫里每晚的软玉细语,不知二弟敢不敢听?”睨视着跟前的凌葳,观赏着他的神情由盛怒到错愕再到悲哀,他果真感到满心的舒畅。父皇,你看看你最骄傲的儿子,不过一无用的情种罢了。哪里值得你的赞扬?凌萧这般想着,稍加用力就掰开了凌葳的手,拍了拍前襟,从容大度的说:“为兄只当你是情伤,定不会在意二弟方才的失礼。”

“到底你要我怎么做才可以放过琬儿?”凌葳颓然片刻,蓦地凛冽道:“还是你想看到兰雅若痛苦?”本不想以此相要挟,总觉得卑鄙异常。但为了交换出琬儿,他在所不惜。

“二弟怎么会认为你可以在朕的地方伤了雅若?”凌萧嘲笑着那不自量力的威胁,“你手下谋士的万民请愿是唬住了娄尚书,可唬不得朕。过了这些时日了,你不仍是闲散王爷?自身都难保,谈要挟朕?哼!可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