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四节 曲径幽篁声声泪(三)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681 2011-09-06 22:33:50

  “什么?她怎么会来?”华嫔忙擦干眼泪,顾不上惊疑。着了宫人搀扶良嫔到床上歇息,自己对着镜子稍稍弄了发髻,遮掩住被良嫔撕破的衣袖。强挤出丝笑容:“喜翠,咱们出去瞧瞧。”伸出手示意喜翠过来扶自己,一副淡雅从容的模样。

“良嫔到底怎么了?”未及华嫔申辩,德嫔已劈头就问毫不留情面。今日她本只是在庭园处散步透透气,毫无目的地走到荣华殿,思及前些日子听到良嫔疯了的事情。即欲顺便探听探听,不曾想荣华殿一番严正以待连华嫔的去向也不肯告知,于是一时气急,便直接来了盈华殿。

“本宫怎么说也执掌着后宫。良嫔都这样疯疯癫癫的,好好一个盈华殿被弄得又是碎片又是血迹,华嫔你到底在想什么?”德嫔厉声道:“若是心病,就寻根。若是体病,就寻医!你这瞒着骗着的,为了哪般?她若是哄两句就好的,何至今日?”

“是妹妹不对。”被德嫔这般质问,华嫔不禁哽咽。她不是不想医治,她是不敢。在不知道姐姐口中喊的‘鬼’为何人时,这遍地是敌的深宫她真的不敢声张。只是听见德嫔不顾暴露自己有眼线在盈华殿的事实还要这般关心她们姐妹俩,心里些许感动。

“本宫知道你担心什么,本宫也知道你的忧虑没错。只是这样拖着,若良嫔神智永远不再清醒怎么办?若是像如贵人那样虽然死不得全尺,但也起码一了百了。良嫔她这般过一辈子,生不如死啊!”德嫔放轻了语气,向小如使了眼色让她就着华嫔耳边细说计划。自己却不免叹息,到底是多管闲事了。

暗影浮动,殿外树林一处明黄略去,不动声不动息。若非朱虚侯还有些用处,他还是觉得只有死人才是最信赖得过。生不如死?蓉儿,原来你是不怕死。此低语时,德嫔在殿内心里忽生悸动,慌着往殿外望去,夜色茫茫,无人影踪。

喻辰

喜欢的朋友请多推荐。。。这个故事铺垫较多,核心感情会比较后期才爆发。。希望喜欢的朋友能耐心支持下去!万分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