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二节 曲径幽篁声声泪(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267 2011-09-05 22:16:53

  “玲珑说瞧着是回紫霄殿了。”淑妃带着盈盈笑意看向背对自己跪着虔诚念佛的玉贵人,“妹妹在来之前听宫人说似乎出了些大事,娄尚书急着要找陛下。不知道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呢?”

“后宫不得干政。凭着怎样的大事,咱们只管好自己的胭脂水粉便好。妹妹何须劳心?”玉贵人眼皮也不抬,半晌才回了话。只是心里百转千回,总担心事情与哥哥有关。

“姐姐真是见过大世面的,这般淡定。”淑妃从座位上起了身,缓缓走到玉贵人身边,“也不知道相处多年的丫鬟没了的时候,是不是也这般云淡风轻?”

“意儿为什么会死,妹妹比我要清楚。”玉贵人停止拨动念珠,睁开双眼望着佛像:“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听了玉贵人的回答,淑妃心下揣度着,这玉贵人竟是这般沉着的人,想来要与她联合起来对付德嫔,怕是行不通的。她好似把事情都看得通透,只是又不去掺和,这皇宫内苑更与她无关似的。于是轻笑着问:“姐姐莫不是来这玉曦殿修佛的吧?德嫔与您一般入宫,又与您几乎同时怀有身孕。如今这后位悬空,怕只有她才是您最强劲的对手了。偏明德殿又离得近,姐姐就不怕隔墙起了火么?”略去自己发现德嫔假怀孕的事情,她想先看看玉贵人的态度。

“皇后是谁,陛下明镜得很。本宫从不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言毕,玉贵人重又闭上眼睛,娴熟地拨动手中念珠,口中念念有词。

“姐姐,妹妹听说良嫔似乎疯了,如今华嫔几乎天天都耗在了盈华殿。陛下却这会儿都不知。莫不是有人瞒下了?”淑妃见玉贵人不理会自己,便又将自己派人探听到的消息告知玉贵人,传言良嫔与玉贵人关系融洽,这总该有反应了吧?

“连天下的一草一木都是陛下的,谁可以欺瞒得住他?即使有这样的人,也不会是德嫔。”玉贵人见淑妃仍不知趣离开,不由得烦心,“淑妃娘娘,莫不是您的时间都用在了小道消息上?有这些时间关心别宫的事情,倒不如充栋自己,也许陛下会对你回心转意。”

“真是多谢姐姐的教诲。”淑妃强忍着怒气,巧笑着施礼。只是这个动作再美妙,在玲珑的眼里都好似噩梦的前兆,看来娘娘达不到目的,回宫定又不知想什么法子折磨自己了,想着身子不免微颤。

“妹妹。”玉贵人见淑妃欲走,倒开口喊住了她,“纵使你控制了整个后宫的事情,每一件就了如指掌,都没用的。”听玉贵人这般说,淑妃停住了脚步转过身认真地等着玉贵人的下文。

“兰轩宫的事情,你又能够知道多少?”玉贵人微微笑了,“当日你成新贵时,知道本宫为何不送礼予你而转送给贵妃么?”见淑妃念及先前日子的事情温润的脸色稍变,玉贵人用手舒了舒稍稍麻痹的经络,慢慢站了起来与淑妃对视:“本宫不是不问世事。本宫只是喜欢恭敬真正有用的主儿。瞧兰贵妃的境况,妹妹认为后宫何人能够?难听地说句,咱们可是连个哑巴都不如!”

琢磨着玉贵人的言语,淑妃内心不觉阴郁起来。兰雅若,又是她。那个曾狼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哑巴,真是思前想后都想不出自己差她哪儿去了。可是德嫔提及了她,玉贵人也这般说。想来自己也该是时候邀她同去御花园赏赏花了。

思及今日虽不能让玉贵人与自己同对付德嫔,但倒更明了哪块才是绊脚石。心稍欢喜,于是施了礼,摇曳生姿地领着玲珑离开玉曦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