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十九节 何处诉衷情?(二)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985 2011-09-08 23:16:21

  是的,凌萧的话句句在理。整个祁王府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若想要自己的命简直比捏死蚂蚁要简单,只是他却不动手而是这般慢慢地欣赏自己的痛苦。凌葳越想心越发凉,沉声问道:“既是如此,何不了了臣弟性命?莫不是要做天下仁君?”

“仁君?倒是有趣。”凌萧似乎心情变得大好,由着凌葳暗讽自己,“但,朕会是明君。”一字一句地说给凌葳听,极其认真:“放心。朕要想再也看不到一个人的话,绝不是粗俗地暗杀或莫须有了事的。朕定给那些人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局。二弟尽管好好等着,许结局你会喜欢。”

凌葳不再说话,只是深思地看着凌萧。半晌,及才转身准备离开。“慢着。”凌萧见凌萧离去却喊住了他。语气温和了下来,“过些日子是小蘅的生辰。虽朕不愿意,但也请你同朕好好演出戏。小蘅不希望看到他的哥哥们不和。”

诧异地回头,凌葳见着凌萧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情都极为真诚,感觉不出虚假的成分。“难得。”只留下两个字,凌葳便径自离去。也好,起码最小的弟弟是幸福的。毕竟他刚才那么一刻真的感受到了何谓兄弟之情。

“陛下。”德安恭敬地给凌萧提了个醒,凌萧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收回注视凌葳背影的目光,及一转身却看见那粉衣素裙的女子,有些木然的看着自己。心中稍紧,快步上前拥住了她:“对不起。对不起。”方才凌葳提及“兰雅若”三个字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定已在此。只是不可让凌葳觉得自己的太过在乎,因此语气间显得不甚在乎。

“陛下。”被凌萧拥在怀中的女子,睫毛微颤,幽幽说着:“您是皇上,哪有对不起何人?”

感觉到女子的语气疏离,凌萧拥着她的力度更紧了几分。如此静默无言良久,粉衣女子才又开口:“萧。放手吧。我有些累了。”

“不!”凌萧语气透着惶恐,眼神带伤:“你说过,会等我的。”说着,扳正女子的身子强制着她看向自己:“我说过,只有你才可以与我一起睥睨天下。只是,只是现在时机未到。可计划即将成功了。雅若,你也看到的,她,”

“够了。”未待凌萧说完,那被唤“雅若”的女子推开他的手,打断道:“你的甜言蜜语太多,深情如水。我都分不清真假。这趟估摸着我真不该来。”女子不去看凌萧受伤的神情,隐忍着:“许是平凡如我,当不得那与你并肩之人。”旋即转身离开,见凌萧想伸手拉住自己,女子倔强地拍开他的手。她知道他情有可原,她知道他事出有因。但是,她要的其实不过是简简单单的爱情,每日相对而居,粗茶淡饭也就安乐了。现在的一切一切,乱了。许是,当初自己真的太过天真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