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九节 该相信谁?(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651 2011-09-03 15:27:51

  “娘娘,嫣儿姐许是去了御膳房。不如让奴婢陪您到庭院里走走吧?”春雪见主子就差没把兰轩宫掀过来似的找着嫣儿,不由上前安慰兰雅若。

只是兰雅若朝着春雪摇摇头。她不是想要到庭院里闲逛,她只是想要找到嫣儿,细问她到底怎么了,这些天总是躲着自己。好多从前她亲力亲为的事情现在都推给了春雪或旁人去做。兰雅若有些苦恼地随便找了个石阶就坐了下来,双手托着脸颊,鼓起了脸。虽然说旁人也对她很好只是总比不上嫣儿。这三年多的时间都是嫣儿在跟出跟进的,自己心里早把她当亲人了,想不出嫣儿为什么生了自己的气,兰雅若心里的疙瘩就是放不下,连带心情都变得烦躁起来。

“你是谁?竟敢擅闯兰轩宫!”兰雅若被春雪这般突然的厉声高喝惊到,忙站起来回过身想要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没想到映入她眼帘的居然是祁王!

“你还是像从前一样,一苦恼就鼓着脸。”凌葳宠溺地看着眼前人,眸里的神色却被她那一身宫装给刺伤了。

“大胆!”因为凌葳离宫日子不短,春雪又一直在后宫伺候,因此不知道她想喝退的无礼之徒就是当今圣上的皇弟祁王凌葳,便仍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只是兰雅若上前示意她不要再声张,免得引来不必要的误会。见主子朝自己摆手,春雪才暂时诺诺地站在一旁。

“为什么不说话?”凌葳见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跟前,却只是这般安静地看着自己。虽然没了那日在紫霄殿她对自己的强烈的厌恶感,但给他的感觉还是一副冷冷的样子。他不知道中间哪些环节出了差错,但是见她似乎安好也稍稍松了口气。于是也不再多言,这般安静地与她对视着。

可兰雅若却不知道凌葳想着些什么,只是苦恼怎么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个哑巴。心里有些恼怒他不是说认识自己吗?怎么不知道自己不会说话。在紫霄殿就逼自己了,现在又来。这人怎么这般无理取闹,紫霄殿上随随便便就走了,现在连兰轩宫也随随便便就进来。也就只有凌萧才容忍得了这个弟弟,要是她还不是早给他一耳光了。后宫内苑岂是旁的男子能来的地方?只是一想到凌萧那日的话,兰雅若还是松了皱着的眉,淡淡的笑着,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向凌葳摆摆手。

“什么?你不能说话?”哪知凌葳情绪激动箭步冲到她面前,双手抓着自己的肩,兰雅若感到生疼。只得无奈的点头。这人怎么这般好笑,她自己的事情都安然接受他怎么就这般激动。

“琬儿,不可能是这样子的。凌萧只是说你失忆了!你,你怎么会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凌葳满眼的痛苦,疼惜地看着与他近在咫尺的女子,懊恼自己怎么现在才回到她身边,怎么现在才感受她的痛苦。她嘴边的笑意简直快要灼伤他的双眼。

“你到底是何人?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春雪见主子被陌生男子无礼,再也忍不住,转身就想喊人。却在此时发现站在远处的凌萧,忙跪下行礼:“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凌萧!你说,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为什么琬儿会变成这样子!”凌葳放开兰雅若,恨恨地直面凌萧,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凌葳,你会吓着雅若的。”凌萧慢慢走到有些无措的兰雅若面前,轻轻揽着她,“雅若自小就如此。你这般质问,会伤到她的。”说着怜惜地看着兰雅若。

兰雅若感觉到凌萧传给自己的温暖,回了他盈盈笑意,只是心里有些落寞,但又说不出是落寞什么。摇摇头要甩开心里那莫名的感觉。再看向凌葳时,她用口型吃力地拼着“我很好”三个字。可是看在凌葳眼里却更心如刀割:“这样还很好?凌萧。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请把我的琬儿还给我!”

“凌葳,朕跟你说了很多次,这是雅若不是你的琬儿。你该清醒了。”凌萧声音极轻,但是让在场的人都听得分明。兰雅若也想明白定是自己与祁王心爱之人有几分相似,因此祁王才这般紧张。许是那琬儿已经过世了,只是祁王受不了打击不愿承认吧。这样想着,兰雅若对凌葳的态度也就好了几分,心里不由可惜起那段未了缘来。

“祁王!”在德安的惊呼下,凌葳已经双膝跪在了地上,拱手恭敬地向着凌萧:“臣弟愿倾尽所有,只求皇兄能让臣弟把琬儿带走。”声音不卑不亢,却透出些无奈。他知道自己这般下跪凌萧也不会让他带走琬儿的,但也许试一试可以呢?毕竟只是一跪,若能换回琬儿,没了尊严又如何?

喻辰

喜欢的请帮忙推荐一下。谢谢一路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