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六节 假胎?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905 2011-09-02 21:32:43

  “妹妹为何定要撵退左右?莫不是本宫来看你还是这般见不得人的?”景仪殿内,德嫔冷冷地说。本今日到景仪殿是要瞧瞧这淑妃要撒野到什么时候,也好向陛下禀报。没想到她才入殿即见景仪殿的宫人们几乎都鼻青脸肿的,连侍候在旁的丫鬟玲珑也是明显能看到双手布满血痕。这淑妃看来不过是徒有外貌实内在骄横之人,真辱没了大将军的名声,更不值得陛下为她费这么多心思。只是不知为何她要勒令左右退下,连带要求自己的随从也要退下。真不知道她打什么心眼。

“妹妹虽是将军府的人,可到底也是弱质女子。姐姐怕什么?”淑妃缓缓走到德嫔身边,打量似地围着德嫔转:“难不成是怕妹妹施个什么功夫让您没了孩子?”

“妹妹说得什么笑话!”德嫔嗤笑道,“妹妹莫再在姐姐跟前绕,你是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了吧。虽说你纤纤风度,但教训起人来也是发得狠的。”

“这不是景仪殿么?难道不是姐姐无事不登三宝殿么?怎么就变成是妹妹有话要说了?难不成姐姐怀胎怀得脑子都傻了?”淑妃停下脚步,意味深长地瞅着德嫔,果然是后宫的执掌者,这般逼迫也不见得有丝毫的畏惧。

“本宫见陛下最近疏忽了妹妹,想着妹妹殿内总传着些不和谐的声响,只好来看看。也免得陛下责怪本宫管理不周。”德嫔的脸色渐渐变了,显得些许冷淡,连带客套也少了。这淑妃总打量自己的肚子,难道是要算计什么?可是瞧着她前日子的举动,可不像是这般智慧的人。

“玉曦殿的意儿,可是第一天就被本宫收买了。姐姐,您说妹妹怎么会舍得只关心玉贵人不关心您?”淑妃似笑非笑地靠近德嫔,纤纤玉手在德嫔隆起的腹部上下游移,“姐姐,您说这里面的到底是不是人?”

“放肆!”德嫔怒喝着打掉淑妃的手,心下惊疑,难道她真在明德殿安插了探子?见淑妃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德嫔恢复从容的神色:“无论是公主还是皇子,都是陛下的骨肉。妹妹这番言论就不怕被陛下听见?”

“哈哈哈哈哈”淑妃仰首大笑着,好似德嫔说了十分好笑的事情,直笑到喘不过气才罢休。猛一凛冽的眼神看向德嫔,挥手就是用力的一拳,直打得德嫔步伐不稳跌坐于地。

“你!”德嫔捂着肚子一脸的诧异,这般明目地伤害怀有身孕的嫔妃,她真真是从未见过。只是还未等她斥骂,淑妃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忽而又生生往肚子上猛的是一脚。

“施柔晴!你未免太放肆了!本宫怎么也先你进宫!可不是那些任你鱼肉的奴仆!”德嫔又气又痛,全然想不到淑妃竟是这般凶残,真与平日那弱不禁风温柔艳丽对不上号。

“姐姐怎么只懂得骂,不关心一下腹中的胎儿?”淑妃诡异地笑着,半跪在德嫔身边禁锢住她想要逃跑的可能,“姐姐,你看你姿色平淡。好听一句就是小家碧玉,不好听一句就是堪比路人。若不是许相的缘故,你真以为陛下会看顾你一眼?龙种?不是你的东西说了谎可是会折寿的。”语调极轻,她单手捏住德嫔的下巴,嫣红的指甲深陷肉里,德嫔感到脸颊一阵生疼。

“淑妃,你既然知道本宫怀有身孕,还如此粗莽。你,你眼里还有没有皇上!有没有王法!”下颚被淑妃捏着,双手被淑妃擒住,德嫔连带说话也吃力。她料想淑妃定有功底只是想不到力气竟是如此之大。看来淑妃这般胆大地针对自己定是知道些什么。只是,她不确定淑妃到底知道了哪一部分,或者她今日的放肆是不是有人指使。

“本宫就是心里有皇上才要替陛下扫干净后宫。”淑妃的眸里生出寒光,咬牙切齿:“你想诞下龙子?想一步登天当皇后么?哼!还没这资格!”说着扬起手就想朝德嫔脸颊扇下去,却不想听见小如在外高呼:“小姐!陛下来了!”以及门外随从纷纷跪地的声响。便改了主意,硬是把手往自己脸上狠狠地扇了几下,生生挤出几滴泪珠,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好生让人怜惜。

德嫔见淑妃松开自己的手忙挣扎着起身,切莫不可让凌萧看到自己这般没出息的模样。“妾给陛下请安。”恭恭敬敬地行礼,强忍着疼痛控制住声色如常。

只是未待凌萧发话,淑妃倒哭着扑倒在凌萧跟前,梨花带雨:“陛下!陛下要为妾做主啊!想着柔晴入宫不久,因此我素来十分敬重姐姐。今日不过问了些平日听到的碎语,一来是相信姐姐为人给姐姐提个醒小心小人;二来也是表表心意。”淑妃边哭边抚着红肿的脸颊:“没想到姐姐不由分说就打了柔晴耳光。陛下,您一定要为妾做主呀!”

凌萧皱着眉看着匍匐在自己脚边哭哭啼啼的淑妃,神情带着些厌恶但很快隐去,朗声问到:“你听了什么碎语?且说来听听。朕也想知道素来得体的蓉儿为何会动怒。”

听见凌萧喊着德嫔的小名,淑妃内心一阵恶心,但脸上仍是娇弱委屈的模样,抽泣着回答:“妾听下人们说,姐姐的肚子里不过是些棉花,根本没有怀孕。”说完佯装低头拭泪,却悄悄睨视着身旁有些微颤的德嫔,嘴角不觉带了笑意。

“陛下!”德嫔见淑妃竟如此说,忙急着想解释。却见凌萧摆摆手示意她们都别吵,声音阴沉地吩咐一旁的德安:“传太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