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八节 是阴谋还是陷阱?(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900 2011-08-27 19:44:11

  紫霄殿内,凌萧在窗前负手而立,陷入思考中。桌案上摆着的是西陵国将士暗中偷入境的密报,当初他父皇沉迷女色又因西陵多美女,因此一直纵容西陵军队作恶边疆,只要西陵国王进贡美女他父皇一定不顾百姓死活。凌萧眉头一直不得舒展,转过身,烦闷地在殿中来回踱步。他登基后,举国百废待兴,自然无暇去攻打西陵只得以迎娶西陵公主为条件,换取安定。偌大的中原朝廷竟然要以婚嫁换取安康,凌萧越想越感到屈辱。现今西陵人得寸进尺竟然敢暗中入境探查,本想趁着国力恢复进攻反击,但贸然根据密报内容攻打西陵又定失礼仪之邦的颜面,出战理由也不全面。内心的愤懑排解不开,凌萧无奈地闭上双眼,思绪找不到出路。

“启禀陛下,许丞相求见。”德安在殿外恭敬地传话。凌萧听是许相,便快步回到桌案前坐下,“传。”话音刚落,上京德高望重的三朝元老许丞相已进了殿,人虽显精神但老态已然尽显。

“微臣参见陛下。”许相躬身请安,声音倒是不卑不亢。凌萧抬了抬手示意他免礼,然后注视着这位元老,声音温雅有礼地问道:“不知许相有何要事?早朝上说不得,特意单独觐见?”

“回陛下,臣在早朝前收到边关探子的密报,关于祁王的。”他那嫡亲的皇弟?今日西陵扰乱疆土使得他忽略了对祁王的监视,多亏有许相。“密报所讲何事?莫不是祁王已动身进京?”

“非也。陛下,臣斗胆疑问,或许这祁王并不是陛下所定论那般至情至性。虽然咱们的人一直散播消息至关外,但他丝毫没有动身进京的意向。”许相拱手道。

“您老的推断是个理,但朕对这皇弟的了解更深,他断不是掩人耳目之徒。若不是未触及他底线,就是身边有谋士制止了他。”凌萧笃定地分析着,他那皇弟身边定有些不开化的所谓忠臣跟在身旁,若不是以他对祁王的了解,祁王早该一怒为红颜了。“这样吧,就再下一计。若他仍无动静,那战略就要调整了。”

“遵命。不知陛下此次要用何计?”许相恭敬地问。见凌萧朝自己招手,于是快步上前细细聆听。终是面露喜色连连称好。

“我的好皇弟,别让为兄压错宝啊!”遣德安送走许相后,凌萧自语道。有些无力地想起那夜雅若哭红的双眼,不由得心里刺痛,用力摇摇头想把兰雅若的模样从脑海里甩掉,为君者大业未成不可被情所扰。这般想便专心下来准备即将应对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