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七节 君心难测(三)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1230 2011-08-27 19:44:11

  夜色清冷,白兰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幽幽萧条。兰香袭人的兰轩宫,依然沉在静默的氛围里。尤其,在举国欢腾庆祝将迎龙子的这一天,兰轩宫的宫人都不敢踏出宫门一步,怕听讥笑声也怕看那红灿灿的灯笼。只是躲在自家宫里也暖和不了,月冷雾重,曾经被举国称叹的因兰而筑的宫殿俨然故时汉家废后的长门殿。只因“哑妃”有苦不能言,连《长门赋》都不可唱起。湖光粼粼,真真恰似一江愁绪向东流。

兰雅若静静的站在兰花丛中,一身素白衣裳,发丝悠扬。她遣了嫣儿去歇息,只想一个人呆着。自那日从明德殿离开后,她将自己关在内室整整五天,不吵也不闹,连嫣儿也不想理。总觉得过去三年,虽然虚空无望地等待着,但起码也有他奔走求医的模糊影像和他那句“你是我的妻”支撑着自己,一遍遍告诉自己或许他只是忙于政事,或许那些碎嘴的人只是见不得贵为天子的他娶一个哑巴为妻,或许他并不爱那些嫔妃只是为了政治,或许。。。。。。她为他的遗忘和负心找了许多的理由,到最后不敢问不敢想,怕得到的答案是自己也不过是一枚棋子。但是,那样的三年总说来还是有盼头的,还是可以期盼他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如往日般深情。这短短数十日竟是比三年还来得煎熬!兰雅若慢慢走向湖边,无声叹息。这数十日的时间,她亲眼看到了他对旁的女子好,看到他选择了旁的女子为他生儿育女,看到他对她的狼狈她的疯狂不闻不问。有什么比亲眼所见更伤人?

凌萧,你可知道我本无欲无求只愿与你执手到老。你说过我失了记忆没关系往后你就是我的记忆。为何,置我于这般勾心斗角连自己都厌恶自己的境地?兰雅若悲哀地在心里想着,折了兰花投入水中,原真是镜花水月般虚幻。其实那日她见淑妃明**人心里已然难过,想着在御花园时气焰嚣张的如贵人旁刻意掩埋自己的德嫔,料得她才是后宫里的主儿。于是才急急忙忙地去明德殿想问个明白那日她们真正要说的话,她其实想要合纵。兰雅若不由得嗤笑了一声,虽说心计没耍成,到底不再干净。都说女子易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一天。只是后来,看着如贵人口口声声的姐姐、看着德嫔苦口婆心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与这后宫像是两个世界般,她们早已姐妹情深,自己却仍是槛外人,连看热闹的资格都不具备。找谁合纵去?估摸着没排挤了淑妃倒先让她们害苦了自己。她们好说还有凌萧三年的情谊,德嫔肚子里的血脉宣示着即使日后德嫔不得宠也还是皇子或公主的生母,没人敢轻视。这偌大的皇宫,能被轻视的只有她。毕竟,往日的她记不起,现今的她与他毫无交集。

兰雅若狠心地把头没入水中,冷冽刺骨。心里一遍一遍念着,兰雅若,你这无用之人。说好了既然凌萧无情你便不可再留念,怎还这般没出息?记着手上的伤,记着刺骨的寒!再不可心伤,再不可为他落泪!使那些心计还不是脏了自己?不值得。不值得!“咳。。。。。。咳。。。。。。”冷水堵塞了呼吸,兰雅若猛地抬起头艰难地喘着粗气。用衣袖略略擦干脸颊的水珠,见着衣襟湿了大片,她缓缓站了起来,有些步伐不稳,但仍一个人慢慢向内室走去。只是,她却全然没有发现藏在暗处的两双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