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五节 君心难测(一)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2784 2011-08-27 19:44:11

  “小姐,心兰说今日玉贵人给贵妃送了份礼。还有,跟随她进宫的心腹丫鬟意儿昨日被悄悄埋了。”明德殿管事宫女小如,一进殿即刻遣退伺候的宫人俯在德嫔耳边细声汇报着。德嫔不禁挑眉,揣度道:“淑妃新贵,连如贵人这般心高气傲的都免不了送礼示好。她倒去巴结三年未见受宠的兰贵妃?”寻思着,德嫔不由站了起来,在殿内来回踱步。“小如,先前你不是说意儿同玉贵人的情分,就像我俩一般的吗?都是在家女儿时的贴身丫鬟,随着进宫不是比旁人更亲?埋了?”德嫔不解地问:“心兰有没有说为什么?”

“回小姐话,具体细节心兰她也不知道。今日是玉曦殿的德章公公领着心兰与另一宫女上兰轩宫送礼的。在回宫的途中她纳闷怎么这种事情玉贵人不遣意儿去便多问了句怎一日不见意儿姐,不料德章公公神秘兮兮地让她发誓不可告知旁人。说是昨日在玉曦殿佛堂,突然玉贵人就喊了他们进去拖走意儿,杖毙。人也是晚上悄悄埋的不许声张。”小如挑着重点把知道的细细说予德嫔听。

在皇宫死了个太监宫女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随嫁的丫鬟这般动静就奇了,德嫔在心里暗自揣度。先头一件她可以猜到玉贵人想引起淑妃对兰贵妃的忌讳,可意儿。。。。。。。“玉贵人平日总吃斋念佛的,若说那兰贵妃不出兰轩宫半步,她更离谱,连着佛堂都不出。估摸她都说不出自家宫里有些什么。这事要是给陛下知道了,岂不是坏了自己菩萨心肠的形象?”德嫔看向小如,似乎想征得她的认同又似乎是自言自语。见小姐这般疑虑,小如刚想开口又马上止住了,笑盈盈地迎了疾步进殿的太监总管德安公公:“公公所为何事,走得这般焦急。奴婢这去给您倒杯茶。”这德安若是平日必客气闲话一阵,今日话也不多说,接过小如的茶猛地就是一灌直到见了底,才大大呼了口气,稳了稳心神讨好地向德嫔请安:“多谢娘娘的救命茶。奴才这第一要紧事是兰贵妃估摸快到您明德殿外了。”德嫔本奇怪一向处事体面的德安怎么今日这般反常,听着贵妃往自己殿里来,倒更疑惑了,不禁与小如对看了一眼。“公公,要紧的恐怕是第二件吧?”

“娘娘果然蕙质兰心。这第二件要紧事是。。。。。。”德安不明说,只上前在德嫔的耳边悄声细说。小如见着主子的脸色阴晴不定的,也不敢打扰只得在一旁候着。

“兰贵妃娘娘到!”殿外一声高传声,惊得小如忙看向主子,幸好德安倒也机灵恰巧把话说完了,小如便引着德安从旁道离开未免被兰轩宫的人瞧见。“小姐,您小心。”小如走前关切地叮嘱德嫔。德嫔会意地点了点头,收拾情绪理了理衣裳,稳步到殿外恭敬地等候兰雅若的到来。

“奴婢给德嫔娘娘请安。”嫣儿瞧着德嫔这般恭敬地站在殿外候着自家娘娘,心里有些纳闷,虽说娘娘的名位比她高但也不用这般隆重的。“姐姐驾临明德殿,妹妹有失远迎,实在是有罪,哪还能接受您宫内第一等的红人的问安啊!”德嫔快步绕过嫣儿,硬是逼得嫣儿后退自己扶着兰雅若进殿。兰雅若有些诧异德嫔的举动,忙回头看看嫣儿的情况,还好没磕着什么的。于是还德嫔以谢意的微笑,略去先前德嫔那些似讽若酸的话语。

嫣儿见主子已经进殿,顾不上惊异忙跟了上去,心里倒是有疙瘩觉得德嫔好似针对自己,莫说今日连带前些日子都是。只是她是主子自己是奴婢也说不得什么,反正自家主子不针对自己日子也就安生了。这般想着,嫣儿仍一般巧笑地在主子身旁伺候,恭敬地开口道:“我家娘娘想着前些日子多亏了德嫔娘娘御花园的解围,总想着要谢谢您呢。娘娘倒客气了。”德嫔听嫣儿这么说,看向兰雅若,只见那面若芙蓉的女子淡雅地笑着向她点头,心里忽生些隐痛。但思及家中老父,终还是压制住异样的情绪,笑道:“姐姐这是什么话。那贵人妹妹不懂事,难道我不该制止吗?妹妹也只是替您执掌后宫而已呀!”边说着便示意宫女看茶,又道:“不知姐姐今日到访,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

兰雅若见德嫔聪慧也就不拐弯抹角的,正想把袖中写好的要说的话掏出,却听见殿外一阵吵闹,接着便是奴才们连连求饶的声音。于是疑惑地看向嫣儿,可见嫣儿也是一副茫然的模样。倒是德嫔好似料着什么事似的,笑着说:“姐姐莫奇怪,定是那泼货,真真是吵得人不得安生。”兰雅若见德嫔这么讲,心里更是奇怪,只得转头看向殿外想知道来的是谁。但见一身艳丽的装扮,累赘的头饰因为佩戴着走得急被相互碰撞得似铃铛作响,虽在咒骂声音却仍娇腻无比。竟是如贵人,那西陵国远嫁而来的公主,那日在御花园想百般羞辱她的人。

“姐姐!姐姐!您这是给我评评理!”如贵人一进殿就带着哭腔向德嫔撒娇,全然不顾兰雅若也在殿内。“我哪里不好了?难不成西陵来的就比不上中原女子了?那哑巴能当贵妃就算了,现在还来个淑妃踩在我头上!姐姐,您倒好!您居然吩咐殿外的奴才不让旁人进来,您这是见得什么贵客?”如贵人边说边跺脚。德嫔惊得忙示意她不许胡闹,急忙起身对着兰雅若恭敬地屈身:“如贵人礼数不懂,还望姐姐见谅。”听德嫔这么一说,如贵人才放了些气恼的情绪,发现了一直安然而坐在旁的兰雅若,不由地,有些愕然地口微张。

兰雅若仍是笑着,止住想为自己出头的嫣儿。盈盈笑意看向如贵人和德嫔,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怀,自己本是哑巴难道还不能被讲?她虽足不出户,但宫里的流言蜚语她都知道,只是装没听见装淡漠而已。她要表示得在意倒正中饶舌者下怀。今日亲耳听见她反倒觉得好笑,起码这如贵人光明磊落的,没有遮遮掩掩。哪知如贵人见兰雅若无责怪之意,反认定她胆小怯懦,恨恨地说:“贵妃娘娘,您虽是说不得话但不是木头,怎么这般任人”“如贵人。”德嫔见如贵人如此不懂分寸,忙再制止。可今日如贵人像受了万般打击非要发泄心中不满似的,瞥视了德嫔一下,继续对着兰雅若说:“姐姐不让我说不礼貌的话我就不说了。可您知道玉贵人那假菩萨怀有龙子了么?当初您的婚礼大典我虽然没见到。但整个宫里的人到现在也称奇不忘啊!陛下即如此钟情,您怎么就这么不争气被玉贵人抢了去?气死姑奶奶了!你们哪一个怀了我都没那么气,偏是那玉贵人!装模作样,除了念经就是念经!这都能生孩子!气死我了!”如贵人恨恨地说了一大串话,仍觉不解气,捧起手边的茶杯急急地大口喝茶,全然不顾自己的仪态。

“妹妹,你这话要让玉贵人知道了可怎么好。你就看在姐姐管着这后宫头痛欲裂的份上,少给我惹事吧。”德嫔觉得如贵人的话想想有些好笑,不由语气变得柔和了,“再说了,太医也为我把了脉,这会该陛下已知晓了。我的也是喜脉啊。难不成你也要气?后宫女子本就是为了龙脉兴盛而存在的,不是么?”

“姐姐,您说真的?您也有了?”如贵人有些错愕,但是眸中的惊喜却是真切的。她紧紧盯着德嫔,在得到德嫔点头确认后,忽而欢呼起来:“太好了!姐姐有了喜脉妹妹怎么会气呢?妹妹高兴还来不及呢!这下好了,看那贱人还敢不敢嚣张!”德嫔听如贵人又说胡话,免不了又想制止,但双手被她猛地握紧:“姐姐,我这就把这好消息告诉其他几位姐姐!我还要去玉曦殿,我就是不让她一人称心如意!”未及德嫔应允,人倒走了个无影无踪,倒真被兰雅若前些日子批对了,是个实诚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