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静默笙箫人已殇

第二节 御花园的偶遇

静默笙箫人已殇 喻辰 2434 2011-08-27 19:44:11

  清晨鸟鸣,新的一日又至。只是兰轩宫依旧冷清静默,伺候兰雅若的宫人都习惯了不多言。倒是嫣儿看不得主子这般消沉硬是好言好语地哄着,将恹恹躺在雕花长椅上的兰雅若说得换了到外的衣裳,领着一众随从将兰雅若带到了御花园。

“娘娘,您瞧瞧,这宫里啊都换了新景了!去年那棵紫杉木都长这般高了,您呀,真该出来透透气活络活络。”一路上嫣儿都在向主子兰雅若介绍宫里新鲜的景致。兰雅若听着也顺着嫣儿的指向看了看,想想竟有些好笑,这犹如牢笼的皇宫自己竟然看着新鲜,真记不得她有多久没踏出过兰轩宫了。她这一笑,嫣儿倒认为是出了兰轩宫让她欢喜,也跟着笑了,语调也更欢快了:“娘娘,再走几步有个亭子我们要不先去那歇歇,奴婢再去端些糕点来,让您好在御花园赏赏景?”这嫣儿总想得周到,三年来多亏了她照顾自己否则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应对这陌生的宫廷。兰雅若笑着应允,眼眸带着些温暖。兰轩宫的人都知道这位娘娘性子好连对下人也好,就是可惜了是个哑巴。

“姐姐,您莫要再猜了。想着这上京后宫有如此绰约风姿,玲珑身段的也就只有咱们兰轩宫的贵妃姐姐了。”那娇媚无比的声音恍似提了自己,兰雅若免不得停住脚步转了身子,只见若干宫人小心翼翼地跟着两位宫装女子向着自己走来,观之模样印象模糊记不起是哪宫的娘娘,正想询问嫣儿又记起自己刚让了她去准备糕点,心里不禁稍稍有些慌乱但脸上不提,仍盈盈笑着向那二位宫装女子点头以示问候。

刚说话的是其中穿着粉衣头饰稍加隆重的辰仪殿主位如贵人,她见兰雅若向自己示好态度便较方才更得意了几分,“姐姐甚少出门,今儿怎么想着到御花园来了?莫不是闻着些喜庆的味儿想给自己除除晦气?”虽语气听着可亲但嘲讽味十足。凌萧当日不仅自己没有出现在兰轩宫,次日还下了旨意除非他允许谁也不可靠近兰轩宫半步,因此她知道自己这位贵妃娘娘是被它宫嫔妃狠毒了的,只是人不得上门自己也不必应对后宫的云云算计。不曾想今日一见火药味便这般浓郁,于是兰雅若暗自揣度这粉衣女子该是家世显赫又自小受宠不知遮掩自身光芒,虽是嘴巴上不饶人可要是日后相处下来倒不必费心思去度量她心意的真假,这样想着反倒觉得本来酸味十足的话语变得可亲,因此她笑容也更盛了。反倒是那如贵人被她这样的笑容唬住了,不知兰雅若到底想做什么。与如贵人同行的是替兰雅若执掌后宫事务的德嫔,本来因皇后人选未定贵妃应该暂时代为执掌的,可一道圣旨下来说这贵妃身子弱需要静养便让德嫔接管后宫事务了。德嫔见面前二人局面有些僵持,忙赔笑着来到中间:“姐姐莫见怪,这如贵人来自西陵国不懂我们中原人的礼数,她的话您不必放在心里。”兰雅若听德嫔这么说,正想打手势表示自己并无他意时恰见嫣儿端着糕点往这方走来,便作出副无辜的模样等着嫣儿为自己收烂摊子,心里反倒有些乐呵。

“奴婢给德嫔、如贵人请安。不知二位娘娘这是要与我家娘娘闲话家常吗?”嫣儿在远处就觉察这气氛不是很对,于是忙上前护着兰雅若。“奴婢准备了些糕点,不如请诸位娘娘移步到亭子里边吃边聊?这岂不更好?”见是兰雅若身边出了名伶利的宫女,德嫔忙向如贵人使眼色示意她不必再纠缠先行离开。哪知如贵人根本觉察不了德嫔的眼色,倒是一心想羞辱兰雅若,一想到自己身为公主竟然要向一个哑巴请安,圣上还给了她那么盛大的婚礼,心里就异常窝火。平日总不得见,今日既相遇怎可错过?“姐姐这糕点妹妹们可不敢吃,也不知道姐姐这般‘安静’的性子会不会传染呢。若吃了糕点说不得话了,妹妹可不闷死自己。”

“如贵人!休得胡言。还不给兰姐姐赔礼道歉?”如贵人的话一出口,德嫔心里就暗骂这不懂进退的蠢货,又及观兰雅若本来笑着的表情有些僵硬,而她身旁的宫女也蹙了眉,好似只要等兰雅若有什么指示她便要处置如贵人的架势,自己不得已拉下脸来调解。

“二位娘娘。”嫣儿见德嫔发话了,自家娘娘除了笑容少了反倒好似不在意,而那如贵人一脸不屑表露无遗完全就没将娘娘放在眼里,更别想她听德嫔的话了。不由心里暗叹:“我家娘娘平日鲜离开陛下特意为娘娘建造的兰轩宫,因为陛下再三吩咐要好生在兰轩宫养好身子。今日奴婢斗胆央得娘娘出门却不想遇了不识相的,这坏了我家娘娘的心情,若连累身子也不好了。万一陛下怪罪下来,兰轩宫所有的奴仆都得遭殃。二位娘娘有好生之德,还是且让让,待我家娘娘好回宫休息。”嫣儿加重语气强调陛下,这些宫妃皆认为陛下冷落主子,若非如此也不敢明着欺负。

“好你个伶牙俐齿的贱婢!你说谁不识相!”如贵人杏眼怒瞪,本想抬手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宫女一巴掌奈何手被德嫔抓紧了,心里更加恼火。“回如贵人话,谁不识相奴婢就说谁罢了。贵人您虽非中原女子但想必进宫数年礼仪廉耻定是齐全的,奴婢也会这般与我家娘娘说。还请娘娘莫气坏了身子,陛下现今公务繁重可不得闲照料贵人您。”嫣儿见形势利已再将一军。正得意却发现自家娘娘强忍住笑的样子,连肩膀都有些颤抖。正纳闷,但见兰雅若打了手势示意如贵人和德嫔让道,领了自己和随行的众人离开,只留下错愕的德嫔和气得跺脚的如贵人一行人。

“娘娘,您”嫣儿止住脚步,但见兰雅若早已笑得连嘶哑的声音都不想掩盖,心下了然。“好你个娘娘!嫣儿道您在自家宫里无趣哄您出来,您倒弄个想吃人似的贵人难为我!您这戏是看够了笑也笑够了,可苦煞了奴婢。这要是那如贵人哪日惦记起奴婢来奴婢就惨了!”兰雅若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一个劲儿瞅着嫣儿,这丫头虽比不得自己年少几何却比自己活泼多了。往日听她说些宫里的事情最后总加上句要是嫣儿我在场那肯定不一样,于是刚一见那如贵人气势汹汹的架势她就乖乖地等着嫣儿来处理,看她是不是真的这般胆大。虽说方才那如贵人的话当真刺了她的心,但嫣儿那张嘴也激得如贵人差点跳脚,那模样真的说不出的好笑。“娘娘,您这瞧得奴婢心里发慌。咱们回宫吧,免得您又要找谁来给嫣儿练嘴了。”嫣儿扶着兰雅若幽幽地说。兰雅若微微笑着点头,突然觉得心里欢畅了不少。也许嫣儿说得对,自己是关在兰轩宫太久了该出来透透气的。只是兰雅若却忽略了那如贵人似乎本想对她说些什么,她也就难得欢快了一天。

也只这一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