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一百三十六章 偷袭

倾城丑妃 东篱夜 2288 2009-12-30 22:57:19

    洛鑫失落的走在出门的石子小道上,不经意的环视四周,周围密植翠竹,翠竹中隐着小阁,这地方倒是挺幽静。

  她真的就这么走了吗?她曾经加诸在夜魅身上的痛苦真的可以就这样说了就了,云淡风轻了吗?

  正想着,突然,一阵窸窣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阵劲风由身后袭来。

  “啊?”回头,一个身着蒙面的黑衣人如鹰般的猛扑了过来。

  洛鑫急忙躲闪,那黑衣人却如影随行,招招攻她的要害,让她来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她猛的想起那晚的紫鹰,再看那双怨毒的眼,惊道:“是你?”

  “你认出又如何?你也不要再活了!”说着“啪”的一声向她胸口猛推一掌,这掌用尽了十足的功力,毫不留情。

  “呃……”带着尖利指甲的五指紧紧的扣在洛鑫的脖子上,勒出深深的痕迹。只要她那紧紧的一收,恐怕洛鑫便会死不瞑目了。

  “你……为什么……”洛鑫喘不过气来。

  “是你,都是你害的!你这个贱女人!我恨你,我做梦都想将你碎尸万段,今日留你个全尸,算是便宜你了。”

  “你……”洛鑫看着那眼中透出的戾光,她陡然明白了一点,“你……你喜欢……”

  “住嘴!”紫鹰怒喝道,“在我的眼里,帮主是天、是地,不是你能亵渎的!可是为什么……”说到后面声音渐低,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为什么他还要看那幅画?为什么……”

  说罢,紫鹰双手狠狠的掐住洛鑫的脖子,冷笑道:“今日杀了你,他再也不会想起你,一命尝一命,我想你也该懂这个道理吧?”

  “呃……你疯了……放开……放开我……”洛鑫无力的挣扎着,就是判刑也轮不到她,也是夜魅说了算。

  可是紫鹰不管这些,她恨她,早就恨死她了。自从在京城地宫中,夜魅将她掳进他自己的房中时,她就开始恨了,也许这恨中更大的成分却是嫉妒。如今,夜魅虽然带着东亭教旧众重组了七星帮,可是他失去了双腿、失去了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自由,而罪魁祸首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紫鹰恨不得喝了她的血、吃了她的肉。尽管夜魅不允许,可她宁愿违背他的意思,也势必要致洛鑫于死地,没有人可以阻止她。

  洛鑫的意识开始迷离……我真的就这样死了吗?人所常说的,种因得因,种果得果也许就是这样吧?我想弥补,可是大概现在也没有机会了吧。

  “住手!”洛鑫隐隐听到一声怒吼。

  “唰!”一声,脖子上的利爪陡然一松,洛鑫的身子软软的向地上倒去,却没有遇到意料中的疼痛,掉在了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中。

  “醒醒!醒醒!洛鑫你醒醒!”有人不停的摇着她的肩膀,呼喊着她的名字。

  终于,她睁开了眼。

  “殇……北宫殇……”她虚弱的喊着,嘴角溢出鲜红的血丝。

  “笨蛋,你没有收到我的信吗?我不是说了不准你在凌州停留吗?你为何不听我的话?武功分明这么差,还敢出来自找麻烦?嗯?诚心丢我们北宫家的脸吗?”他心痛的责怪着她,倘若他再来迟一步,她要变成什么样子?难不成要他接一具尸体回去?一想到这里,心里不可遏止的痛了起来。

  “你……见面就会……训我……”洛鑫断断续续的说,她看到他眼里有着闪亮亮的东西,那是什么?

  紫鹰向后退去,靠在一棵翠竹竿上,惊愕的望着眼前的紫衣俊美男子,他是什么人?他的武功怎么会如此之高?只是轻轻往旁边一拍,她就身不由己的飘出了?

  “怎么回事?”蓝枭推着夜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后面赶来了千红思。

  “殇?你怎么会在这里?洛鑫怎么了?”千红思迅速赶到面前,搭着她的脉搏,惊叫道:“天,是谁?怎么下手这么重?”

  众人的目光向着靠在一旁的紫鹰望去。

  “是我!”紫鹰愤然扯下了脸上的蒙纱,定定的望着夜魅,“我恨她,是我下的手,我一定要她死……”

  “呃……”话音未落,紫鹰捂住了肩头,紧紧咬着牙,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第一枚七星镖。”夜魅沉声说道,阴冷的表情证明他发怒了,而且非常之怒。

  “七星帮帮规,违抗帮主之令,当受三枚七星镖、赶出七星帮,紫鹰,你难道不知道?”

  原来,在刚才眨眼之间,已经有一枚七星镖直插入紫鹰的肩头之中,深深的没了进去。

  “帮主,饶了紫鹰,她只是一时冲动!”蓝枭立即跪在夜魅身前求情。

  “噗……”鲜血从洛鑫的口中喷出,洒在北宫殇的衣襟上,她浑身颤抖了一下,夜魅的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唰!”一枚飞镖疾飞而出,紫鹰腿上中了一枚。

  “呃……”鲜血从伤口渗出,紫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倔强的眼直直的盯着夜魅。

  “你知错吗?”

  夜魅紧紧的蹙起眉头,倘若她能够认错,或许他最后一镖不会太重,毕竟她在他身边已经很久了。

  “我没有错!如果维护喜欢的人也有错的话,那帮主你也错了,而且错的离谱!明明是她害得你变成这样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为什么要原谅她?我知道你喜欢她是不是?

  可是我才是跟着你出生入死的人,悉心照顾你的人,为什么,为什么?她那样对你,你还要这样维护她?

  你知道,当看到你满身鲜血被关在牢中的时候,紫鹰心里有多痛,恨不得失去双腿的人就是自己,自那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处置这个罪魁祸首!如果你觉得紫鹰真的错了,那么你最后一镖就往这里来吧!”

  她扬起了头,分明是叫夜魅直刺她的咽喉,结束掉她的生命。

  一席话,说的所有的人都是一惊。

  “你……”夜魅紧紧握着飞镖,说不出话来,因为那一席话正击中了他的痛处。

  千红思震撼的望着洛鑫,真的是她吗?她一直觉得夜魅的心底有一个女人,竟然会是她?为何她一直不告诉她,为什么?

  北宫殇心疼的拥着怀中的人,她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如此的痛苦、如此的纠结、如此的心酸!

  “饶了她……饶了她……”她迷迷糊糊的说着,“是我的错……我的错……”

  “滚!你给我滚!”夜魅低头怒吼着,最后一镖他究竟是没有出手。

  紫鹰悲哀的望了他一眼,忍着伤口的剧痛、哭泣着向着院外跑去。蓝枭飞快的跑出去追她。

  北宫殇不再迟疑,抱着洛鑫飞奔出了门去。

  此时,天下起了丝丝的细雨,雨中,望着那一个个离去的身影,轮椅上的人怔然,宛然成了一桩木雕。

  直到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

  千红思轻叹了一口气:“既然痛苦,何不放下?为何要自己为难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