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一百三十章 谜团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783 2009-12-28 20:38:54

    灯下,洛鑫展开了紫鹰丢过来的地图,图上的红圈所指明的地方位于祥州隔壁的凌洲境内,卫伯侯是否在那里呢?她相信夜魅不会骗她,而且,有一种直觉,夜魅之前应该呆在凌洲,千红思的天涯海阁不就是在那里吗?

  想起刚才的见面,洛鑫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拄着下巴发着呆。他为什么连见她一面都不肯?还在因为她下毒的事情怨恨她?为什么紫鹰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毒?夜魅究竟怎么了?她说都是因为她,为什么呢?

  她抓抓头发,真的想她很头痛,也许到了凌洲以后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想什么这么入神?”

  “啊?!”洛鑫吓了一跳,差点给跌下凳子来,猛的回头,一张放大的俊脸就在面前。

  “喂!你干吗进来啊?门都不敲的吗?”洛鑫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说,“人吓人,吓死人知不知道?”

  北宫殇冷笑一声,指着那门口道:“大小姐,门没关,我敲过门了,你都没听到。怎么?可是在想那个舫中的男子?”

  洛鑫一惊,脸微微红了起来,急道:“你胡说什么?不知道不要瞎猜!对了,你……你这么晚跑这来干什么?”

  北宫殇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今日之事究竟如何?你还没有向我汇报,你不去找我,反倒要我来找你,这是一个好下属该有的行为吗?还有,不经我同意,擅自跟人动手,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生意无法继续,我损失有多少你知道吗?”说这话时,他的目光一直瞄着洛鑫包扎起来的左臂,那里被紫鹰的利爪所伤,青青已经给她上药包扎过了。

  “哼!”洛鑫有些气闷,挣钱挣钱,真是正宗的生意人,脑袋瓜子里就想着钱。

  “知道啦!你要我汇报什么?不就是七星帮的人来码头捣乱,要收保护费,我就跟他们赌了一局,然后那个叫紫鹰的不顾道义动手伤人,最后他们帮主来了人就撤了。”

  北宫殇双手环胸沉吟了一下,事情的始末刘总管早已跟他讲过,不过其间有些环节却让人想不明白。

  “他为何突然撤人?难道因为你?”他疑惑的望着洛鑫,语气有些不悦。

  “我怎么知道?我……我只是认识他,也……也没有多熟,大概大概因为认识,所以给个面子而已嘛。”洛鑫说这话时有些结巴。

  北宫殇眸色微黯,这女子的确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啊。

  他冷冷的向着洛鑫走过去。

  望着他直直的走过来,洛鑫有些惊讶,这么晚了,她只是穿着睡袍,而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该不是有什么图谋吧?

  洛鑫向后退去,身子抵在了书桌上,嘴里慌忙说着:“诶,你该回去睡觉了!你……你过来干嘛……”

  到了她的面前,北宫殇却停住了,看着她惊讶得张大的嘴,他淡淡道:“你以为我在想什么?不要误会,我只是看看那伤口有没有毒而已。”说罢,拉住洛鑫一只手臂,掀起了衣袖。

  “喂,没毒,我还不会看吗?”

  “你?我看你的功夫得叫人好好调教调教了。有毒没毒,还是要专业的人来看。”那声音极为轻蔑。

  洛鑫气坏了,哼,她在警校的时候还是前三名呢,他居然说她武功差?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握着她手臂的手温温的,摸得洛鑫心里直发慌。

  “放手啦。”她扭捏的挣扎着。

  “没事。”北宫殇看了她一眼,这才拉下了衣袖,放开了她的手。

  看过伤口,北宫殇放下心来,那伤口上的纱布包的很整齐,伤口也没看到什么炎症,过几天就不碍事了。

  “好了。早点休息吧。”北宫殇随口道,向门外走去。

  洛鑫一怔,他说这话时声音很温柔呢,这副表情她以前都没有看到过。他是在担心她吗?

  “对了,我明天要请假,我要去一趟隔壁的凌州,可以吗?”洛鑫叫道。

  北宫殇一怔,头也没回,语气变得阴沉冷淡起来:“跟刘总管说罢。”径直出了门去。

  “真是怪人。一会阴一会阳的,也没惹他,又不理人了。”

  第二天清晨,洛鑫跟刘总管说过之后便得到了同意,带着阿龙阿虎向着凌州去了。她本打算再跟北宫殇说一声,却没看到他的人影。

  “主人,洛掌柜已经走了。”

  书房中,刘总管向北宫殇汇报。

  “嗯。”他低着头,答应了一声。

  “主人放心她这样走了?倘若人去了,心被牵住了,人被留住了,再也不回来了呢?”

  北宫殇微怔,手里的笔顿住,低沉道:“从何说起?”心里却道,她会回来,倘若不回来,她就不是我认识的洛鑫。”

  “主人果然这么有信心?主人可忘了那日舫中的男子?”刘总管续道。他不是八卦,只是担心主人,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他都看在眼里,怎么会不明白主人的心意,人伤最怕是伤心,他很担心。

  “你何时变得这么多话?城北的帐可收了?”北宫殇开始赶人了。

  刘总管叹了一口气,道:“既然想要,就要想方设法的要到手,这才像我认识的主人啊。我出去做事了。”

  北宫殇抬眸,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蹙起了眉头,宣纸上的墨迹早已浸润出一朵墨花来,尤不自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