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一百一十六章 毒药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326 2009-12-22 19:18:48

    洛鑫拿了钱袋,脑海里还浮现出那女子娇嫩的容颜,而她自己呢,恐怕一辈子都没办法吧。

  她正愣愣的埋头沿着别庄的路往外走着,“咚”的一声,冷不丁撞上一堵墙。

  摸摸脑门,瞠大了眼,哪里来的墙?一抬头,不是北宫殇却是谁?

  “走路不长眼睛?”北宫殇环手抱胸,用一贯冰冻的表情对着她。

  “你……”洛鑫瞧了瞧这条路,这么宽的一条路,他偏撞过来,还说我走路不长眼睛?

  “喂!好狗不挡道才对吧?”洛鑫叉腰恶狠狠的说。

  北宫殇不悦的瞪眼:“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我……”洛鑫正要大小声,可是突然想起来,是哦,好像这家伙现在是她老板呢,她怎么忘了?洛鑫有些郁闷,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压低了声音道:“知道。我让路。”

  洛鑫向左移动了几步,他也向左移了几步。洛鑫向右移了几步,他又向右移了几步。

  “喂,你……”洛鑫抬头要骂人,突然嗓子里丢进一样什么东西,咕噜一声竟然滚落到肚子里去了。

  “咳咳……”洛鑫拼命的咳嗽,想要把那东西咳出来,气急败坏的叫着:“喂,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北宫殇眉毛扬了扬,丢下两个字,扬长而去。

  “毒……毒药……”洛鑫心口一颤,他在开玩笑吗?无缘无故的给她吃下一颗毒药?

  转头,北宫殇已经不知去向。

  “我的命是他的?难道他这么快就要拿回去了吧?只是因为我触怒了他,挡了他的道?”

  洛鑫苦笑一声,想不到自己的命竟然如此的不值钱,也想不到,有一天会这样了结了自己的生命。看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会不会是骗她的?洛鑫又有些怀疑,不行,她必须去找北宫殇弄了清楚,至少知道他为什么要取走她的性命。

  “北宫殇——,北宫殇——”

  她飞奔着向着北宫殇离开的方向跑去,可是哪里看到人影?

  “我一定要找到他问个清楚,不能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的!简直是岂有此理?我洛鑫的命难道不如一只蟑螂吗?”

  偌大的庄园,要找一个人还真是不容易。她一间一间屋子找,非把那该死的北宫殇找出来不可!

  “啪!”推开一间房间的门,一股墨香扑鼻而来。

  这是什么地方?她放眼望去,屋中的壁上挂着一幅幅的水墨画,有山水的、人物的、动物的、花鸟的,看那笔法,似乎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她不由自主的踏步进了屋里,画的真好啊,虽是水墨,却画的跟真的一样,可见此人的画工异常的不错。

  窗外清风袭来,将墙上一幅画刮起,洛鑫发觉那画的下面还覆盖着另一幅画,她好奇的走过去揭开,下面的确是人物和雪景的结合。

  一片雪地之中,斜生着一支老梅,老梅的旁边白马之上坐着一个白衣女子,那女子青丝飞扬、秋波流转,眉宇间不但俊秀还含着些英气,面上却罩着一幅白纱。

  白纱?洛鑫一愣!

  再看那落款,写着某月某日初雪。

  “啊?初雪?”她记得初雪那天她就是这副打扮出门的!这个人是……是她?

  再看画角的题字,只一个“殇”字,无疑,满屋的画作都是北宫殇所作。

  洛鑫摇摇头,不可能,他在祥洲,怎么可能是她?一定是事有凑巧,有一个很相似的女子,可是天下真这么巧?那面纱也一模一样。

  “你做什么?”男子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耳畔。

  洛鑫吓了一跳,手一放,那画自然落下掩住了里面一幅。北宫殇的眼眸闪烁了一下,道:“没事不要随便乱闯别人的地方!”

  “对了,你说……那个……”洛鑫想起了她来的用意,“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下毒?我现在吃下了毒药,就是死也死个明白!”

  (记得每天都投票哦,每天都可以投的哦,投了票,也才有动力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