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九十六章 驾临 二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296 2009-12-12 22:55:38

    “茶已喝过,朕该走了。”逸南耐着性子在弄月的厅中喝了第三杯茶时,开口说道。

  “皇上现在就要走?”弄月睁着无辜的双眼望着他,“可是,我……我会害怕……”

  “怕什么?”逸南有些奇怪,“此处的侍卫不尽责吗?”

  “我会怕……因为我晚上常常做噩梦,梦见太子……太子要带我去……”说罢,弄月竟落下了两滴清泪,“是我对不起太子,是我不该心里总是记得你,总是不能忘记你,我真的错了,当初母亲逼迫我嫁给太子,说不做太子妃就全家都得死,可是自从嫁给太子以后,我心里却总是忘不了你,我真的怕太子……”

  “弄月……”逸南心中一动,说,“为何当初你不跟我讲原因?为何还一直对我避而不见?我一直以为你是……贪恋太子妃的荣华才……”

  姚弄月拿着丝帕擦着泪水,说:“当初我只是不想连累你,我真的担心你会冲动……”

  “逸南……”她伸手覆在逸南搭在小几边的手上,楚楚可怜的说:“你不会不管我吧?我真的好怕……”

  逸南握了握她的手,道:“放心,没事的,我会令人去庙中替你祈福,过去的就当作是一场噩梦吧。以后会好的。”

  “真的吗?”弄月欣喜的站起,走到逸南的身前,温柔的伏在他的膝上,喃喃道:“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陪陪我,好不好,我真的怕再做噩梦。”

  “弄月……”逸南有些为难,“从前的就让它过去,从今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呃?”弄月听到最后两个字,心头“嘭”的一跳,心中感觉有些不妙,低头思忖着,朋友?他竟然说出这两个字?他真的已经变心了?

  抬头时,她已是泪流满脸,哭道:“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你为何还要用‘朋友’这两个字来折磨我?倘若你不怜惜我,那好,你走……你走……我知道你的心里没有我,我不会强求什么,妄想什么……我只能怪自己命不好,都是残花败柳了,还敢奢望皇上的怜惜吗?”

  “弄月……我不是这个意思……”弄月这一哭,倒教逸南有些无措了,他伸手擦过她脸上的泪痕,低叹一声道:“有些事情是会随着时间改变,我希望你可以明白这一点,天晚了,你早点休息吧。”他将弄月扶起,拍了拍她的肩头,拨开她紧紧拽着自己的手,转身走出了门外。

  “时间会改变,人也会改变,你总会是我的,皇后的位置也会是我的。”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姚弄月微微冷笑着,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他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她从来不相信运气,当然,也不会相信男人的心,她只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头脑和智慧,相信手段和机谋,否则她就不叫做姚弄月!卫倾城,你等着瞧!

  出得西苑,守门的小太监惊讶了半天,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见皇上一直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急忙跟了上去。

  到了倾城苑前,大门紧锁着,逸南立在门前半晌没有做声。

  “皇上,让奴才去叫门。”李贵忙说。

  逸南眸色微沉,摆了摆手,闷闷的向着大门口走了回去。走到苑前的莲塘,此时那里已经结了厚厚的冰层,布着深浅不一的积雪,蓦然想起第一次看她弹琴的模样,那身飘逸的白纱,那剪水的双眸,心中一阵悸动,仿如第一次听到她弹的那首曲子一般。还有第一次吃的闭门羹,一切都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

  为何到现在?他们仍然不能在一起?是命运吗?

  走到半路,却隐隐听到远处传来幽幽的歌声:

  “心若倦了,泪也干了,这份深情难舍难了。

  曾经拥有天荒地老,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

  是她吗?他一时痴住了,为何她又唱起这首歌?为“他”还是为“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