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八十八章 拨乱 四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844 2009-12-08 21:43:46

    一个黄衣太监颤颤巍巍的端上了两杯毒酒,他畏惧的望着太子殿下,此时,这里每个人都听他的,他也不例外。

  “快点!怎么那么慢!”宇文涵怒吼一声,小太监身子一抖,向前快走了两步。

  幸好酒还没洒出来,他同情的望着眼前的人,那可是当今的四殿下跟太子妃,这样的事情他也做的出来。

  他狠心闭了眼,将手里的酒向前递去,此时能保命就算不错了。

  “哐当……”

  “啊!”小太监一个踉跄,盘中的两杯酒竟然一齐洒到了地上。他“咚”的一声趴到在地,颤抖的望着地上冒着白泡泡的酒液。

  “谁?好大的胆子!”冥一声怒吼,他分明看到有细小的石子从人群的某一个方向袭来,他凝眸望去,锐利的视线在人群中搜索者作俑的人。

  正当宇文涵狐疑之时,突然“轰!”一声,一连十来个人一起被推倒,只见宇文筱一身的血迹站立在跌倒的人群当中。

  “二哥!”宇文帛担心的看了他一眼,他那副样子分明受了重伤,听大哥的手下说布下了什么天罗地网,看来果然不是假的。

  “够了,大哥!你醒醒吧!收手吧!我们都是兄弟,难道你一定要搞得众叛亲离才肯善罢干休吗?”宇文帛难过的望着他。

  宇文涵嘴角弯起一丝冷笑,可笑的很,事到如今,他还能收手吗?当他看时计划这一切的时候,他早已料到后果,众叛亲离?哼,他早已众叛亲离,何必等到现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可信的人吗?

  “杀!一个不留!”宇文涵振臂一挥,手下人马如同蚂蚁一般,手持着刀剑层层向着宇文筱围去。

  “铿锵!”宇文涵还来不及下令杀掉逸南,只听见一声金属相击之声,冥一惊,正是这一瞬间,逸南已经闪身,拉着弄月闪到了一边。

  “嗖!”一声,腰带软件抽出,他如同飞鸿一般飞出,直击对面的冥。倘若不是他当初偷袭,以逸南的造诣,绝对不会输在他的剑下,如今,可是新仇旧账一起算个清楚。

  天牢之外,俨然是一片杀场,呈现出一片混乱。

  此时,士兵源源不断的向着这边涌来,可是来的人越多,越发的分不出敌我。逸南原本以为来的士兵都是宇文涵的帮手,可是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反而帮助逸南和宇文筱诛杀太子的手下。

  直到皇后和秦大将军的出现,一切终于明了。

  “够了!”秦大将军举起长剑,向天一声巨吼,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奉皇上旨意,只要放下武器的,一律不予追究!否则,格杀勿论!”

  在场的士兵都惊呆了,可是这是皇上的旨意啊,还由秦大将军亲口说出,谁敢不听。

  “哗啦啦……”一阵兵器落下的声音。

  “啊!”一声惨叫由逸南身后传来,原来,正是刚才大家发愣的一刹那,冥竟然出手偷袭,可是他的喉咙此时却已被不知名的兵器穿了个窟窿。

  逸南瞠大了眼睛,一掌将冥击倒在地,目光扫向了兵器来源处,可是士兵熙熙攘攘一片嘈杂,竟看不到究竟是谁做的。

  “不许放下!不许放下!”宇文涵大吼着,“你们疯了,你们都疯了吗?放下了兵器只有死路一条!”

  “母后,你在干什么?舅舅,你们究竟在干什么?”宇文涵不可思议的望着那两个人,他们是和他一国的啊,怎么会这样?说变就变吗?

  “涵儿……”皇后极其沉痛的看着他,“本宫不能看着你一错再错,本宫已经向皇上求情,会放你一条路的,你别怕,本宫一定会照顾你的……”

  秦将军低头无语,此时城外十万大军围城,皇城之内又人心不齐,再加上自己亲姐极力苦劝,况且皇上还在,现在杀害这么多的皇亲,即便是他自己,也觉得名不正言不顺,于心有愧,不如及早回头。

  “母后,不会的,不会的,你不会这样对我的……”宇文涵摇着头,向着皇后走去,“不会的……不会的……”

  他陡然开始加速,冲到了皇后的面前,“嗖”的一声,袖中竟多出一把银晃晃的匕首,他将那匕首直逼在皇后的喉头,叫道:“让开!快点让开!我要去见父皇!本太子要去见父皇!”

  “涵儿,你醒醒吧!你醒醒吧!”见到儿子如此疯癫状态,皇后真是痛心疾首,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

  “天下是我的!我要去找那个老东西算账!”

  “涵儿……”

  “走,走……”

  此时,人群迅速让开一条道,倘若皇后真的有所损伤,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啊。

  “贱人!你也跟我来!”宇文涵看了一眼立在不远处的姚弄月,眼中透出恨意。倘若他死,一定要她陪葬!

  姚弄月此刻却没有动,脸上露出一丝嘲弄。

  “怎么?你不听本太子的话……”宇文涵说到后面声音嘶哑了许多,“你……”

  心头陡的一阵剧痛,“哐当”手中的匕首落到了地上,他瞠目站在那里,旁边的侍卫立即将皇后救到一边。

  “涵儿——”皇后哭着叫道。

  “轰!”一声,宇文涵仰面倒下,面色惨白,士兵去探那鼻息时,竟是已经气绝身亡。

  “涵儿——,涵儿——”皇后嘶叫着扑到他的面前。

  “太子殿下——”

  泪水,一滴滴从弄月的脸上落下,她似在因太子的离去而哀痛欲绝,低下了头时,嘴角却勾起了一丝隐隐的笑意。哼,宇文涵,没有人可以杀的了你,可是,我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