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七十三章 折磨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764 2009-11-27 16:44:21

    “咯吱——”卫府的大门在身后合上,洛鑫回头,抬头看了一眼匾额上“卫侯府”三个金漆大字,心里一阵凄然,曾经的繁华仿佛过眼烟云,她对不起卫伯侯,也对不起离去的卫倾城。

  心里低叹一声。

  身前的人轻声道:“走吧,别想太多了。”

  “嗯。”她答应着。

  宇文逸南低头看着她的脸,在卫侯府的这几日,她分明瘦了些,扶着她上了马车,关上了车门,看她静静的坐在身边,一双低垂的眼眸不知想着什么。

  “启程!”

  “咕噜噜……”马车轮轴开始转动,车子不急不慢的向前驶去。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逸南听到洛鑫在低低的念着什么,好奇问:“你在念什么?诗吗?”

  洛鑫“嗯”了一声,不再做声,那是她喜欢的一首诗,不经意间那诗词便浮上了心头。她瞥了身旁男子一眼,他仿似若有所思的琢磨着她刚才念的句子。

  看着他俊美的侧脸,洛鑫恍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自己在做一个梦,梦里她有一个侯爷的爹,有一个俊美的王爷夫君,发生了许多事……有喜有悲,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她的梦就醒了,她仍是做她的特警;她狠狠的揪了自己的大腿一下,会痛,她皱起眉,又产生一丝疑惑,或者她本是一个王妃,而以前的特警又是一个梦……

  风吹帘起,秋风萧瑟。她转头,迷惘的望向窗外。到了转角处,仿似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晃过,再回头,已没了踪影,她揉了揉眼睛,或者是自己看错了。

  车辆驰过,转角处一人一骑缓缓踏出。

  车帘飞起之际,他分明看到她依靠在他的身边。想起那一幕,俊朗男子星眸一黯,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得到倾城的消息之后,刚回王府的他飞快的骑马过来,顾不上喘一口气,可是……他来做什么?她自有她的良人,在他们面前,他又算什么?

  牵着白马,轻揉着它毛茸茸的脑袋,白马仿似有灵性似的朝他扬扬头,仿佛在说,别难过,有我呢。

  “哼呵呵……”宇文筱看着马儿苦笑了一声,低语道:“伙计,也许疆场才是我们的归宿!”

  ——————————————————

  “哇哈哈……”银袍男子仰天大笑,那笑声阴霾而尖锐,仿佛在人的身上扎下一根根刺一般,他的眼灼灼的望着面前的囚徒,得意的说:“没想到你也有今日!”

  “你……卑鄙……”

  夜魅狠狠一挣,手上的粗大铁链发出“哐当”的声音。手脚都被锁在木桩上,如同一只落入囚笼的雄狮,他抬起头,眼中流露出轻蔑的光芒:“宇文涵你就这么点本事吗?哼哈哈……可笑……懦夫……”

  “懦夫?”宇文涵苍白的脸变得狰狞起来,“啪!”一声,狠狠的甩动着手里的长鞭,道:“好!我就让你知道懦夫的鞭子是什么滋味!”

  “啪!”“啪!”……

  鞭声不绝于耳,带刺的皮鞭一道有一道抽在夜魅的身上,原本已是伤痕累累的身体又多了一道道刺眼的鲜红。

  黑发垂在脸前,嘴角不住的溢出鲜血,他却狠狠的咬着牙齿,没有哼出一声。

  “硬汉哦?想当硬汉就不该落在本太子的手里!你当我是棋子?你以为区区神仙散就可以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可笑!无论是你还是纪灵王,都一样玩不过我!还有那老头,哼,早晚落到本太子的手里!

  你是夜魅诶,堂堂的夜魅,竟然会上一个女人的当?!不过我该谢谢她,倘若不是你中毒,我便是上天下地也抓不到你!我就是看不惯你那副样子,你以为你是谁?唯我独尊的东亭教主?还是武林第一的至尊?哈哈……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放心,虽然现在你没什么利用价值,可是我很仁慈的,我不会杀你,折磨你就是我的乐趣,等我玩腻了,再斩下你的首级亲自交给老头子……”

  夜魅没有说话,浑身上下的剧痛钻心的袭来,大滴的汗水从额头落下,他缓缓闭上了眼,成王败寇,他无话可说。

  宇文涵打得累了,喘息了几声,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原来打人也是一件辛苦事。仿似想起了什么,他眼中掠过一丝诡异的得色,突然道:“本太子听说过去有种刑法叫‘膑刑’,老苍头,你说说,那是个怎么样的刑罚?”

  名叫“老苍头”的中年狱卒站在牢门外,听到太子问话急忙答道:“就是将人的膝盖骨挖掉的刑罚。”

  夜魅听了,身子猛的一震,震怒的睁开了狭长的凤眼,目光如电似的照在宇文涵的脸上。这里是太子府的地牢,即便是他滥用私刑,也没有任何人会过问。

  “怎么?你怕了?你不要这么瞪着我,我会怕哦。反正快死的人了,少了膝盖又有什么关系?哈哈……”说罢,大笑着出了牢房。

  老苍头会意,立即招了两个狱卒一起进去。

  出了地牢之际,宇文涵特意顿了一下。

  “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传到耳边,他满意的笑了,轻声道:“不错,他们还能办点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