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四十七章 逃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924 2009-11-13 21:57:59

    若不是亲眼看到宇文筱的现场版表演,洛鑫真的不敢相信那个曾在自己耳边柔声低语的男子竟是如此勇武。

  就在他将第五个大汉踢飞的时候,夜魅加入对决,刹那间,大汉纷纷后退,让出一个圆了,气氛转眼间变得诡异起来。

  宇文筱单手握剑,横在身前,眼神微凛,他当然知道面对的不是庸手,从对方那凛冽的眼神、散发出的杀气便可以判断出他的身手有可能不在他之下。当年他曾经参与剿灭东亭教的战事,但是并没有和夜魅交过手,可他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

  不知何时,夜魅的手里多了一把像棍不似棍像刀不似刀的东西,散发着金色的光泽。

  洛鑫奇怪了,那是个什么兵器?她虽被点了穴道,让那大汉挟持着,他们的打斗却可以看的一清二楚。想了许久,终于想起,是不是古代还有一种叫做“锏”的东西?

  待她想明白时,两人早已斗在一起,身手如同闪电,她竟看不出那个胜算更大一些。只听到“乒乓”兵器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宇文筱,你一定要打赢他,一定要啊,要不然,我们两个人都死无葬身之地了……”洛鑫着急的盯着眼前打斗的两人,心里焦急的祈祷着。要是他打输了,这皇陵可真成了他们的陵了。

  夜魅的气息有些急促了,可是宇文筱却仍旧没有显出一丝疲态。他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难道他当真是传说中的“天下无敌”?

  “攸”的一个退身,夜魅大喝一声:“下!”

  洛鑫听了一愣,下?我还上呢?

  “唰!”的一声,一道大网从天而将,劈头盖脑的向宇文筱的身上盖去。

  洛鑫大惊,睁大了眼睛,想叫可是哑穴给点了哪里叫得出来。

  那是一张极大的金属网,任宇文筱削铁如泥的宝剑都割不断那网丝。原来他口里所说的“下”,便是指的下网的意思。

  眼看宇文筱被罩在网中,洛鑫心里叫苦,完了完了,这下我们两个可都完蛋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正在这时,“轰”的一声,不知哪里的巨响,登时整个厅内白烟弥漫,众人纷纷咳嗽起来。

  洛鑫突觉自己背上被人点了一道,立即跃开,穴道竟然通了。

  “宇文筱!快走!”她趁乱摸到刚才宇文筱落网的地方,他已经将网子扯开,循着洛鑫的声音拉住她的手,一路向外狂奔而去。

  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洛鑫伸出双手,“嗤嗤……”几声,细针疾发,只听到迷雾中几声闷哼,有人摔倒在地。

  总算纵身到了井口,洛鑫伸手握住之前卡在那里的飞刀,撬开井门,两人一齐跃出。

  跃到外面时,太阳露出了第一抹微光。

  身后明显有脚步声,宇文筱眼疾手快,迅速抱着洛鑫滚到掩映在草丛中的树洞里。狭窄的树洞,两人紧紧挨在一起正好,他们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敌人过去。

  “咚咚咚”洛鑫的耳边仿似传来宇文筱强有力的心跳声,那心跳似乎越来越快。她不敢动,可是此时他从后面抱住她的暧昧姿势也让她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一股燥热仿佛是从他的身体传到她的身上一般,她想挪动一下身子,他立即抱紧了她,示意她不要乱动。

  可是他强有力的臂膀和大手,以及充斥在自己周围的那股强烈的阳刚之气,都叫她的心非正常跳动了。

  她微微扭头,对上了他那双炙热的眼,那俊朗的古铜色脸上微微带着一点薄红,洛鑫突然意识到,他脸红了?而自己呢?脸上很烫,不会也红得跟煮熟的螃蟹一样吧?一想到这里,心跳的更快了。

  洞外,似乎已经平静了,太阳出来了,可以听到巡逻的军人的声音,这下,他们放心了,夜魅此时是不会出现的。

  “你……你可以放开我了……”洛鑫害羞的低语。

  “哦……”他放开了她,可是语气里似乎带着些失落。

  她揉了揉自己自由的手腕,刚才被他握得的红了,他握得好紧。

  “你手臂上有血?”洛鑫大惊,他身上的衣服也被划破了,净是浅浅深深的伤口。

  “怎么会这样?”

  宇文筱看了看,不在意的说:“小伤口,那网上有倒钩。”

  “怎么可能没事?”那袖子竟被浸的红了一般,可见那锐利的倒钩有多厉害。

  “你担心我?”宇文筱眼眸一深,突然低沉的说。

  “怎么可能不担心?”洛鑫失声道。

  他笑了,很释然的笑了。

  可是洛鑫不明所以,白了他一眼,道:“还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这么多血,天!快点回去,我帮你包扎!老天,流这么多血你还笑得出来?”

  宇文筱摇了摇头,仍旧笑着,可惜,她并不明白他的笑。

  ——————————————

  天牢之中。

  铁链松开,牢门打开了,宇文逸南缓缓抬起了头。

  “王爷,王妃让小的送来东西。”一个青衣的小厮捧着一件衣服走了进来恭敬的说,“王妃说,您在牢里会冷,所以差小的送衣服过来了。”

  宇文逸南眉间扬起一丝讶异,可是仍旧伸手去接。

  “嚓!”明亮的刀光闪过,一条锋利的匕首由衣中抽出,直刺宇文逸南的胸口。

  他怒瞪双目,猛的往后退去,可是这一击太快,对方绝对可以媲美大内高手,宇文逸南的胸口被划出了一道伤痕。

  “呀!”对方低吼一声,如同猛虎一般冲了过来,匕首过处,呼啸生风。宇文逸南闪身躲过,略一转弯,回手一击,“嘭!”那人轰然倒地。

  他微微冷笑,猛是猛,就是笨了些。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青衣模样的小厮依旧捧着衣服出了天牢的大门,而牢中人却静静的躺在石床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