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五十章 想念 一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509 2009-11-16 17:40:03

    回到王府时,洛鑫直奔倾城苑,看到爱喜正无聊的坐在门口,一看她急忙问:“王爷回来没有?”

  爱喜抬起头来,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脸上绽出惊喜来,忙道:“啊呀我的王妃,你昨晚上哪儿去了,害的我担心了一晚上没睡着。”

  “王爷呢?”洛鑫又追了一句。

  “王爷?王爷不是在天牢吗?”爱喜挠着头道,“乔管家还在念叨呢,怎么皇上就这么狠心,忍心将咱们王爷关这么久。”

  洛鑫一听,这么说他没有回来,禁不住心里一阵失落,他不是从天牢出来了吗?那么他会去哪里?

  爱喜看洛鑫一身尘土,急忙去准备干净的换洗衣服和热水供她洗澡。

  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洛鑫脱了衣服靠在热气腾腾的大木桶里面,热水浸没了全身,水面上轻轻的飘着花瓣,洁白而芳香,爱喜想的很周到,她昨晚真的累坏了。她舒服的轻叹了一口气,将背靠在桶壁上,想起昨晚惊心动魄的情景,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一般。她轻轻的将水浇到身上,想起了卫伯侯,她明明看到他在那里,为何转眼就消失了?后来的白烟是谁放的?她的穴道是谁解的?那个“云河”又是谁?逸南又去哪里了?疑团太多了,萦绕在她的脑海里,想着想着,她的眼皮渐渐沉重,竟闭着眼靠在桶边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中,洛鑫感觉有些冷丝丝的,接着又被一团温暖所包围,仿佛身边有个暖炉一般。

  爱喜看洛鑫洗了那么久,敲着门,门开了,开门的竟然不是王妃。

  “你?王爷……”爱喜吓得直咬手指甲,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不是在天牢吗?

  “嘘,她在睡觉。”

  听了这话,爱喜赶紧退了下去,可是刚才……王妃不是在洗澡吗?想到这里她立即害臊的脸都红了。

  仿佛沉沉的睡了一觉,洛鑫睁开了眼,挥手之际打到一个人,她捏了捏,不是枕头?

  蓦然睁开眼,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眼前。

  “你……”她立即要翻身坐起来,却被身上的人用手臂按住,他那张俊脸似乎马上要贴过来。

  “喂,等等,你……你怎么进来的?”洛鑫突然想起刚才她不是在洗澡吗?她揭开被子看自己身上,天,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外面只套了一件薄薄的丝缎睡袍。

  就在身上人的唇贴到她脸上的一瞬间,她狠命的将他的俊脸往旁边一推,骂道:“喂,宇文逸南,你真的很可恶诶!”一边说一边气鼓鼓的将自己的身子遮严实了,同时腿不停的将对面的人往床下踹。

  宇文逸南身着一件白色的长衫,斜靠在床边,任她怎么踹都踹不下床。他无奈的望着眼前气呼呼的女人,抓住她洁白的脚踝叹道:“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看你是一日不打我如隔三秋吧!”

  “放开我的脚啦。”洛鑫一边蹬,一面将自己胸前的睡衣往上拉,在这个色狼面前春光外泄可是危险的很。

  “还遮什么遮,都看光了,身材嘛,差强人意,勉强算你合格吧!”宇文逸南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单身支着脑袋靠在床边调侃她。

  “你……”洛鑫气的满脸涨红,好啊,前几分钟本来对他还有那么一点思念,现在看他这副德行,果然是个阅女无数的浪荡子,居然还只给她及格?

  “去死啊!”洛鑫气的双管其下,两脚一起踹了出去。

  宇文逸南一个翻身躲过她那一击,转眼便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搂住她的娇躯,捉住那双极不老实的小手,喃喃念道:“真是家有泼妇,永无宁日。”

  “你说是不是?嗯?”说罢刮了一下她白玉般的小鼻子。

  “你……谁是泼妇,你说谁是泼妇?”洛鑫气呼呼的伸手狠狠的拍着他的胸膛。

  “我是好不好?”他的声音渐渐低哑,将洛鑫环在怀中,一只手轻抚她的秀发,另一只手却在她的背后摩挲游移,一阵阵的热度由他的手心渐渐传递到洛鑫的全身。

  他灼热的气息吹拂在洛鑫的脸上,她身子微微颤抖,拍了他胸口一下,低声道:“好不正经。天牢里究竟发生什么事?怎么出来的?”

  才抬头,他的热吻已落下,擒住了她的芳唇,她大脑一片空白、芳心大乱,心儿“砰砰砰”的乱跳个不停,生涩的承接着他霸道的吻,沉浸在他狂风暴雨般的热情之中,只隐约听他说了句:“因为想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