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三十二章 秋猎 二

倾城丑妃 东篱夜 2712 2009-11-03 17:25:14

    日暮时分,熙熙攘攘的皇家马队、车队到达了城郊的皇家猎苑,每年秋天皇上都会带着皇子和近臣来到这里打猎。

  方围数万里的围场西风阵阵、烈马嘶鸣,显出一派雄壮慷慨之气。今夜先扎营休整,到了明早才是秋猎的真正开始。

  这皇家猎苑之中驻扎着许多大帐篷,正是为了各位王孙准备的。帐篷并不华丽,皇帝也是为了让各位皇子们记住先祖筚路蓝缕开创江山的辛苦。

  这次,皇后身体不舒服,跟着皇上来的是兰贵妃和董贵妃。马队之前,黄色幡盖之下骑着高头白马、捋着白须的正是皇帝,皇帝左手边马车上坐着一个年轻妖娆的粉衣女子,她云鬓高束、斜插着着一朵牡丹绢花,明眸善睐、眉目含情,显得分外的明**人,正是皇上的新宠娇儿兰贵妃。右手边的女子则年纪稍大、容貌俊秀,着一袭淡蓝宫纱,分外端正,正是董贵妃。

  皇帝宇文夕捋着胡须,看身后四子傲然而立,仿如人中之龙,不由得深感欣慰,心里叹道,真是时光如梭,儿子们转眼都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自己也不得不服老了。

  只是……他微微蹙眉,总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太子总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而且他的口碑似乎不太好,近来犹糟。二子筱,智勇双全,可太过刚直,为人也不肯受束缚,素来只喜遨游于边疆大漠之间,屡次叫他回京城都没听进去,这次不知为何好歹也多呆了几日。四子逸,最为机敏、城府也深,可是自从三年前黎妃去世,父子之间仿佛像隔着一条大江似的,他这个做父亲都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而七子帛,聪明倒是聪明,那是个捣蛋专家,这么大人了还顽劣不堪、死性不改。

  他叹了一口气,偌大的江山,他得好好想一想,将来到底如何交付才好。

  “吩咐下去,今晚先好生休息,明早大早开始狩猎。”

  皇上一吩咐,身边的老太监何总管急忙吩咐下去,令各队人马先去休整。

  洛鑫躲在人群中缩头缩脑,生怕给皇上看见了。宇文筱回眸之际便觉得在逸王队伍里有一抹熟悉的影子,再一转眼,那影子又不见了。他暗自奇怪,也没有深究,心想大概是哪个熟悉的士兵吧。

  “好险!”洛鑫拍了拍胸口,为了躲宇文筱那双锐利的眼睛,她跳到地上装作搬东西的样子,拿一个包袱挡住了脑袋,这才免于被他发现。

  一阵大风吹起,众人眯起了眼睛。巧的很的是,一方丝巾随着那风儿正好吹到了宇文逸南的脸上,他举目看时,前面一个妖娆女子正回头看他,眉目间流露出无限的风情。

  他一怔,原来是兰贵妃,纵马几步上前将手里的丝巾递给贵妃。

  “有劳王爷了!”贵妃轻吐兰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手背轻拂过宇文逸南的手心,肌肤如丝般柔滑。

  宇文逸南一愣,道:“不谢。”便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狗改不了吃屎,花心萝卜一个!”洛鑫瞧到这一幕,心想那贵妃笑的那么***定是宇文逸南招惹了她,看到美女眼都直了,牙齿禁不住咬的“咯吱咯吱”响。

  宇文逸南瞧见她自言自语不由得好笑,弯腰将脸别到她脸边,低声问:“在说什么呢?”

  “下贱!”她迸出两个字,只差没把口水喷在他脸上,说罢,愤愤的提着包袱向帐篷走去。

  “这家伙……”宇文逸南对于洛鑫的愤怒完全摸不着头脑,他又哪里惹到她了?嚯,真是泼妇!

  吃过晚饭后。

  “你叫我进来干吗?”洛鑫不悦的立在帐篷口问道。她同其他侍卫们又是喂马、又是洗马、收拾猎具、帐篷忙了老半天,累个半死。他倒好,跷着个二郎腿斜靠在软榻上,好不悠哉。

  宇文逸南摸了摸下巴,一双魅惑的眼睛眨了眨,笑道:“你一会就知道了。”

  一看到他这副笑容,一股凉气从洛鑫背后升起,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这时,两个侍卫抬着一个大木桶进来,桶里白气氤氲,是雾气腾腾的热水。晚上猎苑这里风大,比京城里冷,一看到这热水,顿时让人浑身暖洋洋的。

  “出去吧,记住,没有本王的吩咐不准人进来。”

  “是,王爷。”两个侍卫应声出去了,用怪异的眼神瞟了立在帐篷门口的洛鑫,心中暗自奇怪,王爷为何将这个小个子侍卫单独留在帐篷?

  洛鑫奇怪的眨眨眼,他要干嘛?

  “更衣!”宇文逸南站起身,伸展开双臂。

  更衣?洛鑫左右瞧了瞧,没有丫鬟啊,难道……

  “你叫我给你更衣?”不可置信的问他,这丫的吃饱了撑着,也不看本小姐是谁?

  宇文逸南嘴角弯起:“你是我的侍卫,若是你不听本王的命令,今晚就把你给扔出这皇家猎苑。”

  手指握的“咯吱”响,洛鑫犹豫了片刻,走到他的跟前,更衣就更衣吧,暂且忍忍,回去好好收拾他。

  洛鑫将他的外衣一件件脱掉、只剩下里衣便说:“好啦,更完了。没事我先走了。”说完转身要走,宇文逸南伸手箍住她的手腕,笑道:“没完呢,还要服侍本王洗澡。”

  “洗澡?”洛鑫立即声音高八度,“唰”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呐呐道:“这么大人了,自己不会洗吗?放开我的手啦!”

  想要甩开他的手,哪知他反倒攥的更紧。

  “你想去哪里?今晚侍卫们同住一个帐篷,难不成你想去跟他们挤?你也可以选择住在我这里或者在野地里挨冻,听说这猎苑附近狼可是很多的。”

  洛鑫浑身一抖,别的不怕,她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狼了,事实上她只是在动物园里见过,可是每次奶奶讲故事里面都会出现大灰狼,导致了她现在的灰狼恐惧症。她瞪大了眼睛,好似耳边真的出现狼的嚎叫声,现在打死她,她都不会出这个帐篷了。

  “好啦,我不出去了。你洗吧,洗完自己睡床上。”她甩开逸南的手,自己率先爬到软榻上,先占位置再说,虽然里面有这只色狼,可是比起外面的狼还是安全点。

  看着她用毯子将自己裹成一团的模样,宇文逸南摇了摇头,一只狼就吓成这样,她还敢来打猎?

  褪下剩下的衣裤,他踏入了浴桶之中。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洛鑫钻出脑袋,一个男人背对着她,优哉游哉的正在搓澡。

  她埋下脑袋,心里骂着,简直是暴露狂。

  “喂,那只窝在床上的?帮我搓背!”

  她不做声,继续埋着脑袋,心里骂了一句:去死!

  “不搓现在就扔出去喂狼!”他的话里带着威胁的意味,似乎下一秒就要将洛鑫丢出去了。

  她不想冒这个险,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接过宇文逸南递过来的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

  “用点力!”

  她斜眼偷瞄了一下,不脏嘛。白皙如玉,又偷偷用手指头按了按,不由得张大了嘴,好柔滑哦!可是里面的肌肉似乎又很结实,很好摸的感觉,这男人的皮肤怎么会这么好?

  “喂喂喂,摸够了没有?要不要前面也来摸一下?”她那蜻蜓点水似的触摸简直是在玩火,他此时浑身燥热不堪,都是这女人惹的。

  洛鑫红着脸狠狠给他擦了几下便将毛巾“扑通”丢进桶里,道:“擦完了。我要睡觉了,不要吵我!”回身又钻到床上去了。

  “噗!”水声响起,洛鑫好奇的抬头去看,桶中男子背身而立,性感的黑发湿湿的贴在肩头,光滑而精实的躯体仿佛大理石雕像,肌肤上的水珠儿顺着优美的曲线落下,反射着烛光,散发着诱人的晶莹光泽。

  洛鑫咽了一口唾沫,愣在那里。

  他扭过头来,嘴角勾起一丝魅惑的笑容,黑如水晶的眼眸中划过一道狡黠的光。

  洛鑫发觉他回头,立即又将脑袋埋进枕头里,脸上却烧的滚烫,“咚咚咚……咚咚咚……”心儿跳个不停,仿佛一把火烧遍她的全身,是哪根筋不对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