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二十章 夜探

倾城丑妃 东篱夜 2448 2009-10-26 20:15:01

    暮色渐渐降临,家家户户点起了灯火。

  洛鑫的手已经开始酸软,正当她要支持不住的时候,车嘎然停了,她微微探头,是一个阔绰的庭院前面,只见高墙朱户,门前两个大铜狮子,这时车门开了,一道粉色的衫裙从车上下来,洛鑫急忙缩回了脑袋。

  院中走出一个华服公子另外这两个黑衣的大汉将车上的男女接了下去,车夫便赶着马车回去了,洛鑫没等他走远便从马车上落下。

  爬上一棵大树窥视着这庭院,她发觉这院子里随处都有黑衣的汉子到处走动,他们的警惕性非常高,目光也极其锐利,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便会马上前去查看。

  “一定有鬼!”她心里暗道。侧着脑袋去看那门首,匾上只写了个“富贵居”,也不知是哪家公子的豪宅。

  “嘎吱!”洛鑫不小心踩到一根枯枝,脚底猛的往下一落,“呀……”她轻呼,没等出声,一只手伸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将她提到旁边的树干上,吓得她一身冷汗。

  可是突然觉得那人的气息似曾相识,扭头一看,那微光下,来人一双桃花眼紧紧的盯着她,不是那个坏蛋是谁?

  “别出声。”宇文逸南的目光落到院子当中,那院中的黑衣人目光朝这里扫了扫,没有发现动静又转到其他地方去了。

  “你来干什么?”一等他放开她的嘴,她立即低声质问。

  宇文逸南扬起浓眉,颇为好笑的望着她:“你能来,我就不能来?”望着她这一身打扮,难不成她以为自己真是侠客啊?好笑!

  洛鑫蹙起眉道:“你来了就呆在这里别动,省的坏了我的事。”

  “坏你的事?你这女人……”宇文逸南顿时觉得有些气闷,贴着她的耳朵道:“别忘了,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他们发现了。”

  “走开啦,好痒!”洛鑫一阵面红耳赤,尴尬的推开他的脸。

  “哈哈……”他低笑,这样逗她挺有趣,抓住了她的手,更是将唇贴到了她的耳边才说话,“这样呢?”

  洛鑫怒从心起,都什么时候,这男人还在这里老不正经的,“喂!”她厉声叫了起来。

  “你……”宇文逸南直咬牙,瞪了洛鑫一眼,立时,飞箭如同雨点一般朝着他们的方向直射了过来。

  “走!”宇文逸南低喊了一声,搂住洛鑫的腰由这棵树飞身跃到另一棵树上,又从另一棵树飞身跃到房檐之上,顺着房檐一路疾飞,身后的黑衣人想追来却也是望尘莫及,只是拿着羽箭不断的射。

  洛鑫只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响起,身边的景物迅速的向后移动,他的手臂定定的搂着自己的腰身,以极快的速度在房顶飞驰着,她的感觉,好似在飞一般。

  她禁不住在心里惊叹,原来古人的轻功真的很厉害,可以和摩托车相提并论了。

  “喂,你怎么了?”身后已经没有人追来,他的速度渐渐缓慢下来,她突然惊觉他肩头有些湿湿的,抬头一看,他的脸色竟是苍白的。

  “你中箭了!”她伸手去摸那箭身,立即被他阻住。

  “别动,是毒箭。”

  “啊?”洛鑫心里猛的一跳,不过是平常的护院,为何要用毒箭伤人?即便是小偷小盗,也不至于要人的性命不是吗?

  宇文逸南搂着洛鑫飞身落到了一棵大树下,脚开始有些发抖,瘫坐在树边。

  “喂,你没事吧?”洛鑫慌得不知所措。

  “没事才怪……”宇文逸南艰难的吐出四个字,登时晕了过去。

  “哎呀,怎么办?怎么办?”洛鑫着急的搓着手,“这个笨蛋,干吗要用身子护着我,他难道不知道我穿了防护衣的吗?自己居然什么都没穿还想当肉盾,真是个笨蛋!如果不是他来捣蛋,说不定我早就抓到那个黑衣人了。可是,现在怎么办?”

  又不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该怎么解?

  “没办法,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洛鑫解开身前男子的一带,向四周望了一遍,好在现在天色已晚,这里地方比较偏僻不会有人来。

  天色有些黑,解开了他的衣服,她伸手摸向他肩头的伤口,光滑如丝缎而又温热的肌肤摸在手里,她的心禁不住狂跳不已。

  摸到那湿湿的地方,她知道那里在冒血,从怀中取出一把飞刀,咬紧了牙,一刀扎了进去,宇文逸南昏迷之中呻吟起来。

  “你忍一忍,马上就好了。”洛鑫顾不得擦额上的汗水,将那箭头剜出,立即张嘴将毒血一口一口的吸出来,吐在一边。

  当感觉吸到鲜血咸腥的味道时,她吁了一口气,撕下了自己的衣角,替他将肩头缠了一道又一道。

  “好了!大功告成!”她拍着宇文逸南的脸,道:“喂,醒醒,醒醒!”

  可是那树边靠着的男子依旧昏迷不醒。

  难道是我的方法不行?借着天上的微光,她仔细辨认着男子的脸色,除了些许泛白,并没有黑色。她大大的放心下来,昏迷应该只是暂时的。

  “看来,只有背你回去了。”

  宇文逸南身材高大,将他背在背上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她虽然以前体力经过特训,不过现在的卫倾城可没那么结实。凭着坚韧的意志力,洛鑫背着他一步步的向着王府走去。

  宇文逸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我怎么会在这里?”睁开眼,他有些迷惘,昨晚是在哪里晕倒的,他有些印象模糊,只记得一个小小的身子一直背着他,一点一点的挪动着……

  “倾城……”他突然惊呼起来,他想起那飞箭如同流星一般的射了过来。

  他急忙坐起,扭头看去,却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坐在桌边,伏在那里安静的睡着。

  “倾城……”男子白皙的俊脸上露出一丝感动,不知为何,看着在晨曦中沉睡的女子,他的心头竟掠过一丝暖意,这种感觉,似乎好久都没有,眼里竟有些湿湿的。

  他回视肩头,那黑色的衣角分明是她昨晚穿的衣服。昨晚迷糊的印象这时一点点浮现出来,她替他拔剑、吸毒、一步一步背着他回来……

  “卫倾城,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他迷离的眼望着那安静的女子,此刻睡着的她仿佛一个无邪的婴儿,长长的睫毛垂在眼帘上映出了一道阴影,白色面纱下的小嘴势必轻轻的抿着。

  若是没有那脸上的斑痕,她该是个多么美好的女子!他的心里发出这样的感慨,因为她脸上的斑痕,他却似乎对她更多了一些怜惜。

  洛鑫的身子缩了缩,似乎有点冷。宇文逸南取下搭在床头的衣服轻轻的披在她的身上,此刻她却醒了,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望着他,见他没事,立即开心的笑容如同花儿一样绽放在脸上,打了呵欠,说:“你没事了,太好了,我可以去睡觉了。”

  说罢,伸着懒腰出了门去,仿佛期盼着马上爬上她倾城苑的床。

  “你……”宇文逸南满肚子的话还没说完,立时被她给打消回去,禁不住咬咬牙,自语:“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可是她那自然的反应,却又真的是个纯真的女人不是吗?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了淡淡微笑,一种温馨、一种恬静涌上了心头,这种感觉真的好久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