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十四章 偶遇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933 2009-10-23 14:53:37

    伤风好了以后,洛鑫在府中休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因为她知道如果她没有下药,黑衣人一定会再次找上她,这一次她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他的身份。

  她等了几天,没有等到黑衣人,却等来一个消息。

  “王妃,王妃……”爱喜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洛鑫正在写书法,抬头问:“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咳咳……不得了了,听说明儿要进宫见皇上了!”

  洛鑫的手一顿,眨了眨眼,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有什么大不了的。”

  “您就不怕?您嫁进来的时候连王爷都不知道您脸上……现在皇上要见您,不知道要怎么说呢。”爱喜担心的说。

  洛鑫低了头继续写字,平静的说:“该来的总会来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诸葛亮的老婆还是个丑八怪呢,无盐还可以当上皇后,相信那皇帝老儿不是个老糊涂。”

  爱喜一愣,想想也是,她越来越觉得这王妃丑是丑了些,可是聪明的紧,不知道她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遇事怎么会如此镇定。

  “对了,是不是宫里有什么事?”洛鑫顺口问了一句。

  “筱王爷凯旋回朝,皇上龙心大悦,所以在宫里举行了御宴替他庆功洗尘,宫里的内眷都会去。”

  “恩。”洛鑫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筱王爷即皇上第二子宇文筱,据说骁勇善战,常年征战边疆,很少回京城。她答应帮逸南以后,就查过可能跟他有过节的所有人名单,宇文筱当然不在其中,因为他同逸南产生过节的可能性最小。除了宇文筱,有可能和逸南产生利益冲突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太子宇文涵,另一个则是七王爷宇文帛。宇文帛年纪尚小,上次她见过觉得他心智都不算很成熟根本够不上分量,那么嫌疑最大的暂先锁定在宇文涵的身上。

  据说当今的皇后早已失了宠,太子宇文涵也不讨皇帝的欢心,而宇文逸南和七王爷却是皇帝的两个宠妃所生,如果他找了高手对付逸南,也在情理之中。

  借着此次的盛会,洛鑫倒是可以一睹各位王孙的真面目,也许还可以巧遇那个黑衣人也说不定。

  傍晚时分,吃过饭后,洛鑫闲的无聊,照旧在苑前的莲池弹了几曲吉他,见天还没有全黑,便背着吉他在王府散步。

  她有个习惯,不喜欢走重复的路,王府够大,每次她逛的时候,都会选择新的路径,往往都有些新发现。

  这天,她沿着一个竹林边的小路走去,走了几步,便听见竹林的那头传来悠扬的笛声,她慢慢的走着,听了几句,觉得那调子怎么有些耳熟?再仔细听,那不是《新不了情》吗?

  笛声悠扬中带着几许凄婉,同吉他弦声比起来,忧伤了许多,听的出那吹笛的人肯定有一段伤痛的往事。

  洛鑫绕到竹林背后,那吹笛的人看到她时,笛声嘎然而止。是他?竟是宇文逸南?

  他一身水绿的袍子,星眸错愕的望着她,手里拿着一只碧玉长笛刚刚从唇边放下,脸色有些不自然,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

  “咳咳……”他干咳两声转身要走,却被洛鑫叫住了。

  “喂!别走!”

  洛鑫一叫,宇文逸南的脚步顿住了。

  “不是说要站在同一条战线吗?怎么这两天我去找你你都不见人影?”洛鑫嗔怪的说,她要找调查的资料时每每都碰不到他的人,大概是在搞什么不合作运动。

  “你不是都找李康问清楚了吗?”宇文逸南淡淡说。

  “诶,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在帮你诶,你都不领情,要是真冒出几个杀手出来追杀你,我可懒得管了。”

  “帮我?我看你是在帮你自己吧?你认为本王是谁想动就可以动的了的吗?爱管不管,随你!”说罢,宇文逸南一拂袖,大踏步而去。

  洛鑫气的直咬牙:“哼,跩什么跩,到时候别来求我就是了!这么跩,还学别人的曲子!哼!”

  散完步,刚回到苑里,爱喜迎了上来,扯着洛鑫进屋里,欢天喜地的指着桌上的几套锦盒说:“王妃你看你看,王爷还是关心您的,好多漂亮的东西哦,明天要去赴宴,王爷特地叫人送过来的呢。”

  洛鑫打开了盒子,总共三套衣服,一个锦盒一套,红、黄、蓝三种颜色,从首饰、内外衣、丝帕、绣鞋全都有,却唯独没有她最喜欢的白色。

  “对了,还有这个。”爱喜欣喜的打开了衣服旁边的几个小盒子,“这些都是上好的胭脂水粉呢,听说是从什么乌苏哈图过进贡过来的,我敢说,王府里最好的东西都在王妃这儿了。”

  洛鑫轻轻敲了爱喜一下,笑道:“就你这小丫头贫嘴,他有的是钱,又不是他挣的,谁稀罕。”

  爱喜嘟起嘴,摇了摇头:“王妃啊,不是奴婢说,男人都喜欢漂亮女子,能够像王爷这样对待您的可没几个人,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洛鑫诧异的瞟了爱喜一眼,笑道:“呵呵,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说话开始有水准起来了?我的事你就少管,敢明儿找个正主把你给嫁了,看你还在这里跟我贫嘴。”

  爱喜一听嫁人,立即红着脸跑了出去。

  说是说,笑是笑,看着那盒中的珍珠链、明月珰、丝绸锦缎,想起那忧伤的笛声,洛鑫若有所思的坐在梳妆台前,小丫头说的话不断的在耳边响起。

  “男人都喜欢漂亮女子,能够像王爷这样对待您的可没几个人……”

  摘下了脸上的白纱,那青色的胎记宛如一根刺刺在心里,哼,怎么可能,洛鑫啊洛鑫,别被表象所迷惑,心放在自己这里最安全,一旦落到了别人身上,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